才子阁 - 都市小说 - 第一皇商:夫人飒疯了在线阅读 - 第6章 打劫

第6章 打劫

        突然,裴老太太抬眼,“老三,无论如何,都要把墨儿媳妇找回来。”

        “娘,找肯定要找,可是现在当务之急是找墨儿,还有解决酒楼之事。”

        裴老太太说的一脸严肃:“这些事当然要做,但是墨儿媳妇也一样要找,而且不能懈怠,明白吗?”

        不能坐马车,一坐就晕,这次出逃,舒锦玉全凭双腿。

        三天时间,才走了一百多公里,猴年马月才能到关外呀。

        一边走,舒锦玉一边想办法,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呀,她倒是可以边走边玩,当旅游,可是裴家人会放过她吗?

        也不知为何,她尾随出城的马车队竟跟她步行一样慢,还真是奇怪,要不是她出逃是偶然的,她都怀疑这马车队好像有意等她似的。

        说实话,舒锦玉出逃,真是什么准备与计划都没有,除了九两银子与一个小包袱什么也没有,晚上要么花钱住客栈,要么睡在星空下,区区九两,能够住几回客栈?

        想省钱,就得睡野外,露天,啥也没有,可是跟着这个马车队,她帮马车队烧火煮饭,他们给了她一个小小的账蓬没有睡在野外。

        第三天晚,又到宿营时间。

        舒锦玉照例又帮忙烧火煮饭,晚饭刚好,还没开锅,竟遇到打劫。

        能参加马队走货的汉子当然都有身手,个个提刀而上,舒锦玉也会拳脚功夫可以自保,那个眼睛长得漂亮的师爷可就不行了,看着身量颀长有力感,遇到剌客却焉了,开始躲在丁武头身后,后来丁武头被几个劫匪纠缠根本顾不过来他。

        他逃着逃着竟逃到了舒锦玉身边,不仅如此,还躲到她身后,什么叫中看不用,就是这样的。

        舒锦玉赤手空拳,原本一个人能自保,身后多了个尾巴,而且还把劫匪引到她这边了。

        艹(一种草。)

        舒锦玉在刀枪血雨中拾了一把刀与劫匪周旋保命。

        月色清亮,血腥气很快掩住了锅里飘出的饭食香气,再打下去,她的小命怕是不保。

        舒锦玉心道,才逃了三天,她就要命丧于此?

        就在她体力不支,胳膊被劫匪擦过时,不远处,官道上有官兵来了,劫匪一见不妙转身逃向丛林。

        老天爷啊,终于得救了,舒锦玉扔了刀一个屁墩坐在地上大口喘气。

        身后,那个莫师爷到是风轻云淡去找官差叙述案情了。

        舒锦玉不屑的瞄了眼他颀长的背影——绣花枕头。

        好似感应到被别人骂,莫师爷转头。

        舒锦玉连忙看向血流成河的地上,死的死,伤的伤,当中还有劫匪。

        莫师爷不动声色的收回目光。

        嘁!舒锦玉静静的坐着看他们办案,受伤的劫匪见官兵与莫师爷上前,一个抹脖子结束了小命,这下没活口,这案子没办法破了。

        “丁山、莫非衣,带上你们的人跟我去衙门。”

        直到这话响起,舒锦玉才想起自己是逃跑之人,一骨碌从地上爬起,拔腿就跑。

        众目葵葵之下,她逃得了嘛!

        被衙门官差揪住时,她笑的比哭还难看:“官……官差大人,小民就是路过……”

        “不管是什么原因,你都是这起案件的目击人。”

        艹!(一种草)舒锦玉感觉有人在看她,下意识看过去。

        目光与莫非衣相遇。

        狭路相逢,要不是他,刚才在混战中她就逃了,是不是眼花,那厮嘴角竟微翘。

        艹,什么狗男人。

        一个晚上,舒锦玉骂了三次。

        舒锦玉是被裴家三老爷捞出衙门的。

        衙门口,狗男人刚好也出来。

        二人目光再次相遇。

        一个满眼杀气。

        一个眸光淡淡。

        舒锦玉蓦然收回杀气腾腾的目光,大步而走。狗男人,再不要让她遇见,若是遇上一次打一次。

        “墨儿媳妇……墨儿媳妇……”裴三老爷以为侄儿媳妇又要逃跑连忙让家丁追上去。

        “少夫从……少夫人……”再次见到主人,春杏兴奋的直扑向舒锦玉。

        “杏儿……”一别五天,再次相见,舒锦玉既难过又高兴,难过的是没能逃成,高兴的是终于又见到了在古代与她相依为命的杏儿。

        她的情感很复杂,老天爷,她该怎么办?

        裴家人离开,丁武站莫非衣身边,小声道,“莫师爷,咱们回车行。”

        “嗯。”莫非衣目光与回头的裴三老爷相遇,他疏离而又不失礼貌一笑,低头,下了台阶。

        裴三老爷眉头微凝,身边小厮见他没动,好奇的问,“老爷,你看什么?”

        他回过神,“没什么,走吧。”余光却仍旧盯着那离开的武头与师爷。

        这双眼怎么有点熟悉的感觉?

        再次回到裴记客栈,舒锦玉无精打彩,逃跑失败,她什么心情也没有。

        春杏却与她相反,少夫人再次回到身边,她相当兴奋,叽叽喳喳说个不停,“少夫人,你知道吗?咱们家酒楼食客中毒的案子破啦……”

        她一边讲一边双眼亮晶晶的看着主人,发现她一点也不好奇怪案子怎么破的,只好提醒问她:“你知道结果是啥吗?”

        舒锦玉对这个一点也不感兴趣,打哈欠,“我要睡了。”

        “少夫人……少夫人……”春杏拽住她,激动的道:“就是你提醒的那个呀……”

        “什么哪个?”她可提醒了好几个。

        “就是那个夺娇妻。”春杏亢奋的八卦,“那个被毒死的食客果真有个美娇妻,他朋友眼馋就在吃饭时下了砒霜毒死了食客。”

        “是嘛。”

        “是的,千真万确,老百姓都给他扒出来了。”

        “哦。”舒锦玉真的困了,躺下之前,拍了拍嘴,嘟了一句,“挑裴记酒楼下手毒人,不是他想死,就是裴记走向末落。”

        “啊……”少夫人声音越来越小,春杏没听清,帮她盖好薄毯,“反正案子因为少夫人你破的,你就是裴家的福星,看谁还敢小瞧你。”

        梅林裴记酒楼被抓的管事、厨子、跑堂等人是都放出来了,可是经此一事,这些人被吓的走的走,散的散,裴记酒楼一下子空了,都没办法营业。

        裴三老爷忙手忙脚招人重整酒楼,除了每天来跟舒锦玉汇报整合酒楼的情况,其余时间她空闲的很,带着春杏逛遍了整个梅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