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子阁 - 都市小说 - 第一皇商:夫人飒疯了在线阅读 - 第21章 谣言

第21章 谣言

        为了甩手裴家,舒锦玉把他推荐给裴老夫人,没想到老太太不撒手,她是不是把自己给坑了?

        大周朝三大巨商发展的机遇、时间差不多,都是白手起家到目前都经历了四代,但到第三代,裴家与另外两家开始不同。

        其一,王、董两家第三代都健在且都把控大权,但是裴家当家人却意外身亡了,当家家主成了生不见人死不见尸的第四代裴墨。

        其二,王、董两家与朝庭接触,先后成了皇商,裴家因为第三代当家人早亡,并没有成为皇商。

        其三,如果裴墨真的死了,他又没有后代,那么裴家可能就此败落了。

        舒锦玉心想,就算她幸运扭转了裴家铺子的乱象,裴三老爷父子或是裴家庶子庶孙好像没有一个能担得起家业之责,最终结果还是走向败落,那还有必要去做这些无用功吗?

        “杜管事——”

        “少夫人,小的在。”

        她问:“你们家少主下落有眉目了吗?”

        杜管事愁云笼罩,“三老爷已经派很多人手沿江去寻了,也许用不了多久就能找到。”

        舒锦玉忍不住嗤笑一声:“他都能被山匪绑走,还能找到你们家少主?”

        “这……”

        舒锦玉叹气:“如果你们少主真的遇难了,裴家该有谁来当家做主呢?”

        “当然是少夫人……”

        “这种虚话就不要说了!”舒锦玉伸手制止。

        杜管事也只是个管事。

        想了想,舒锦玉道:“这样吧,杜管事,你写封信给老夫人,让人散一些在什么地方看到少主踪迹的谣言出来。”

        “这是为何?”杜管事疑惑,“要是这样的谣言陷少主于危险境地怎么办?”

        舒锦玉道:“你只管告之老夫人即可。”

        裴老夫人同意散谣言,她就按同意的方法解决余杭之事,要是不同意,那她就按不同意的方式行事,总不能蒙着头瞎忙活。

        语气淡淡,裴墨仍旧听出了不寻常之意,小女人在不知不觉中决定了什么。

        丁山被捞上来浑身湿淋淋的,一脸苍白的看向裴墨,又瞧了瞧少夫人,最后几句他可听见了,刚想开口反对,被裴墨的眼色制止了。

        小女人行事又打破了他的计划,难道这次仍会向上次一样,开局不一样,结果却殊途同归?

        到了余杭,舒锦玉并未急着解决什么,而是把三十多个铺子统统走了一遍,甚至很多铺子她只站在街道远远看一眼,仅此而以。

        这样能解决问题?余杭大掌事心道,还不如三老爷呢?面上露出恰到好处的表情——三分恭敬三分难过三分小心谨慎,“少夫人,三老爷来时所有问题小的都汇报了一遍,要不小的……”

        舒锦玉摆摆手,“账册、花名册这些都拿给莫掌事看,你只把第一家倒闭铺子的看门伙计带到我这里就可以了。”

        “看……看门……”

        “年纪大死了?”

        众人明明看到裴少夫人的脸是笑着的,问出来的话却比隆冬腊月还冷。

        余杭大掌事猝不及防吃了一憋:“那……那到没有……”千想万想,谁能想到少夫人会找一个看门的呢?

        “找个假的来也没关系。”她说。

        “……”余杭大掌事什么话也说不出来,他不知道对面的小妇人是段数太高还是傻不拉叽。

        月黑风高之夜,有人拿着密信,抬眼对主人道:“再傻不拉叽,也不应当找一个看门人,公子,这妇人什么路数?”

        公子勾唇,“那就让她找到真的。”

        “公子?”中年人惊讶,“要是被她套出话怎么办?”

        “一个看门人能让她夺回铺子,我认输!”烛火下,年轻公子一双眼灼亮,像是盯到了可心的猎物。

        那个看门人离裴家余杭掌事堂有点远,舒锦玉趁这个时间上街闲逛,都快八月了,仍旧有乡村农人上来卖麦子。

        “大志哥,你们麦子卖了多少钱?”

        田大志正与杏儿走在一道,两人眉来眼去热络的不得了,猛听到少夫人问话连忙回道:“上次你用麦子抵工钱,我们急着缴耕种杂费,二文钱就卖了。”

        “甘小哥,去打听一下这里的麦价。”

        甘遂没一会儿就打听回来了,“三文两斤。”

        价格更低。

        “杜管事——”

        杜事连忙上前,“少夫人,今年少主失踪,我们裴家没有参与收麦子。”

        “往年收的价格是多少?”

        杜管回道,“去年是四文。”

        降了一半。

        “毛大掌事?”

        余杭的大掌事姓毛,他挪着肥胖的身子连忙跑到她身边,“少夫人……”

        “车马行聚集的街道在那里,带我们过去看看。”

        刚才不还在说麦子之事,怎么又转到车马行了,毛大掌事很纳闷,少夫人那像个当家理事的样子呀,分明就是个什么都不懂的。

        今天出门,舒锦玉依旧作少年打扮,甚至把头发梳得有些流气,跟溜街逗鸡的穷家少爷一样,又穷酸又流气,容色却极毓秀。

        一直到华灯初上,舒锦玉都没回掌事堂,找了个食肆大吃大喝。

        掌事堂内,桌上成摞账册,宋时安认真审阅,“公子,这些账大部分都是后做的,还要看下去吗?”

        裴墨一手揪眉心,一手挥了挥,示意他不要看了,“来人——”

        一身黑衣的玄明进来,“回公子,少夫人在德记食肆吃饭。”

        他问:“逛了哪些地方?”

        “小吃、衣裳、首饰珠宝,还有麦行、车行。”

        宋时安笑道:“要不是有裴记酒楼在先,我真会以为少夫人就是随便逛逛,少主,你说她逛这些做什么呢?第一家倒闭的可是染坊,难不成德记食肆里也有染色高手?”

        裴墨瞅了他眼,继续问玄明:“上次三老爷招的金大厨有跟什么人接触吗?”

        “回公子,有。”玄明道:“不是王三公子的人,是三老爷的幕僚。”

        宋时安刚紧张的神情蓦然松懈:“人是三老爷请的,结果被少夫人挡回头,他肯定要给对方说法,若不然说不过去。”

        玄明下意识点点头,“公子,小的刚才回来时发现王三公子正朝德记食肆而去。”

        裴墨蓦然抬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