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子阁 - 都市小说 - 第一皇商:夫人飒疯了在线阅读 - 第37章 变故

第37章 变故

        大运河自隋唐开凿使用以来,历经千年,早以形成固定漕运、商圈模式,几乎没人想到把大运河码头南扩,或许有人想到了,但没人敢这样做。

        秋冬落潮,舒锦玉手中握有裴家上百万两银子,动手扩充了大运河起点支流,形成新的商业码头,不仅裴家有了漕运与仓储之地,多出的码头位置她以高价租给往北经商的粤闽赣大商,花出去的一百多万两银子转回来时变成了近三百万两。

        一时之间,裴家少主声名大噪。

        咦,明明是舒锦玉带着管事干的事,为何变成了不见踪影之裴墨呢?

        其一,人们不相信一个女人如此能干;其一,裴舒氏所作所为都是在裴墨失踪之后,开始时,有人觉得裴舒氏能干,渐渐的,人们发现她的手笔太大了,就算男人也做不到,她一个女人凭什么能做到呢?那么真相只有一个,那就是裴墨在背后出谋划策。

        至于裴少主为何不现身,传言王董二家嫉妒他天赋异禀,一直暗暗刺杀他,搞得他不得不隐居幕后,让自己不受待见的妻子出面。

        一个不受待见的妻子杀了就杀了,反正豪商巨贾有的是钱,什么样的美人得不到呢?

        春杏听到大街上的流言气得跺脚,“真是胡说八道,那来少主给少夫人出谋划策,这些点子可都是我们少夫人自己想出来的好不好。”她要挤过去与人理论。

        大志一把拉住她,“快回去吧,少夫人还等着你手中豆黄酥呢。”

        春杏不服,还是要挤进去理论,大志无语,连忙在她耳边小声道,“这些流言有一部分是少夫人让我和小甘哥找人传的。”

        春杏惊呆了,“为……为何啊!”

        “还能为何,一个冬季,三个月时间,来了三场刺杀,少夫人小命差点不保。”大志摇头叹气,怪不得少夫人一直要和离,生在这些大户人家,还真不怕有钱,就怕没命花。

        “也是。”想起少夫人小命就差没了,春杏不挤了,反拉大志,“走走,还有两天我们就能回京陵拿回我的卖身契了,到时少夫人就能和离解脱了。”

        二人高高兴兴往回赶。

        冬至过了,离过年也不远了,余杭的事基本妥当,有杜管事盯着就可以,舒锦玉准备回京陵拿和离书与春杏的卖身契。

        想到很快就能自由,她满心愉快,哼着轻快小曲。

        方洛恒望了几眼,终于忍不住放下手中账册,笑说:“少夫人心情不错。”

        “要是方掌事能留在余杭坐镇,我的心情会更好。”

        方洛恒眉目含笑:“裴氏在余杭的发展已到极限,没了新鲜与挑战,没意思。”

        舒锦玉意味深长的笑了声,“哦,是嘛。”

        “是啊,要不然少夫人怎么会离开呢?”

        哼,又在探她话,舒锦玉可不上当,“人各有志,不管方掌事是留还是离开,该给的工钱一分不会少。”

        “多谢少夫人。”

        “方掌事客气了。”舒锦玉让杜管事给他结账。

        方洛恒起身行礼,“希望有机会再与少夫人合作。”

        “但愿吧。”舒锦玉心道,过两天她就回京陵让老夫人履行践约,裴家从此与她无关了,这话也就是客气一声。

        以前,舒锦玉想找个地方赚钱过小日子,现在嘛,给裴家赚了这么多钱,拿的佣金已经够花上一辈子,她准备边走边玩,遇到中意的地方就停下来,建一座小院,养上花花草草过怡情悠然的小日子。

        十天后,腊月初八,舒锦玉带着仆人回到了京陵裴府,与以往任何一次回裴府不同,除了失踪的裴墨,连瘫痪的裴老夫人都被抬出门迎接她归来。

        古语: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对舒锦玉而言,就是三个月河东,三个月河西,她已今非昔比。

        舒锦玉不是真的二十岁小女人,现代职场厉练,早就让她学会了洞悉人心,裴家门口阵仗虽大,看起来也很隆重,可她一眼望过去,一大堆人,个个心怀叵测,望向她的目光冰冷不善。

        特别是那个把余杭甩手给她的裴三老爷,再没有初见时的温文儒雅,一脸中年人的精明与阴沉。

        目光与她相遇。

        马上咧开嘴角,“墨儿媳妇,辛苦辛苦,终于回来了。”一脸曲意逢迎,仿佛刚才那个深沉叵测的不是他。

        舒锦玉浑身起鸡皮疙瘩,尴尬笑了下,连忙走到老夫人担椅前行礼,“老夫人,外面冷,还请赶紧回屋。”

        除了一只眼,裴老夫人全身都不能动了。

        “啊……啊……”裴老夫人好像要对她说什么,可惜只能跟聋哑一般,喉咙咕咕。

        裴三老爷抬袖抹泪,“侄媳妇啊,墨儿在京城出事了,让你赶紧去救呢?”

        什么?

        舒锦玉转头看了眼门口乌鸦鸦一群人,还以为特意迎她回来呢!还真是自作多情,低头,哑然失笑,对于裴家来说,她不过是个赚钱的工具人罢了。

        低头之际,舒锦玉没有发现某些人眸光泛绿,像一条吐信的毒蛇。

        春杏瞄到了,吓得一哆索,再仔细看时,却又找不到是何人了。

        老天爷,裴府怎么像阎罗殿?

        一直到傍晚,众人才散去。

        舒锦玉没有拐角抹角,“老夫人,和离书我已经签好名,春杏的卖身契呢?”

        “啊……啊……”裴老夫人只有一只眼能动,焦急只能通过喉咙表达出来。

        舒锦玉听不懂,看向三老爷,“老夫人想说什么?”

        裴三老爷一脸无奈,疲惫的佝着腰,“终于打听到墨儿的下落了。”

        舒锦玉根本不想听这些,皱眉,“你们答应过我的……”

        见她生气,裴三老爷急的连连摆手,“不是我们不同意,而是墨儿现在确实找到了,你要是和离可以,拿着签过字的和离书到京城让他签字,这事才算成了。”

        舒锦玉算是明白了,说来说去,只要裴墨还活着,要想能和离,只能让他在和离书上签字。

        她倏一下起身,“说白了,你们就是想让我去京城救他,是不是?”

        裴三老爷目光躲闪。

        老夫人:“啊啊……”

        “你们真是欺人太甚。”舒锦玉气得心口疼。

        “要不是照顾可怜的老娘,我怎么能不去救墨儿!”裴三老爷掩袖哭泣,“我可怜的侄儿啊,你要是有个什么三长两短,我怎么向你死去的父亲交待……”

        舒锦玉气得大吼,“春杏卖身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