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子阁 - 都市小说 - 第一皇商:夫人飒疯了在线阅读 - 第46章 没给钱

第46章 没给钱

        阳春三月,脱去厚重冬装,换上轻盈春装,舒锦玉又作少年打扮,发髻高束,脸无妆痕,气息干净,少年感十足。

        “少夫人,今天我们去哪里?”

        京城平民小街巷,深入窄出,墙头柳探花繁,主人是少年公子,春杏就作书僮,一副游手好闲的样子。

        头顶暖阳,舒锦玉并未回丫头话,这几天,她刻意避开裴墨,除了晚上回去睡觉,一直在外面游荡,原本还准备跟裴墨一起想些点子赚钱,可这家伙整天粘粘乎乎,真让她受不了。

        算了,他都不急赚钱,她急什么,那就逛逛京城,权当旅游了。

        到某地一游,最有意思的就是寻找街巷旮旯的小店小铺,会发现很多有趣有特色的小玩意、小吃食。

        “少夫人……”春杏走不动。

        舒锦玉停下脚步,转头看,“走,带你吃东西。”

        “真的?”一听到吃,小丫头两眼发光,连忙跑到主人身边,“早饭吃的早好,肚子早就饿了。”

        舒锦玉敲了她脑门一记,“就知道你嘴馋。”

        主仆二人一边走一边闹,看到一间小食铺——门口幌子上写着裴记京陵早食店。

        作为豪贾巨商,裴记还有这样的‘苍蝇’铺子?舒锦玉很觉得此铺子挂羊头卖狗肉。

        到底是不是,进去吃一碗就知道了。

        小食铺巴掌大,里面只有四张迷你小桌子,东西墙各靠两张,大概要到中午了,四张桌子只有一个白面中年男人哈腰坐着呼拉吃着面。

        她仔佃看了眼,好像是皮肚面,还真是京陵一带的特色早饭,难道真是裴记铺子?

        “店家,来两碗——”叫完,舒锦玉坐到桌边,一边打量小铺子,一边悄悄看中年男人吃饭。

        等她把铺子看完,又打量完吃饭的中年男人,店家还是没出来应声,春杏朝端面口里间叫了句,“店家,生意来了。”

        还是没动静。

        真是怪了,店小不说,还没人照应,难道吃面的中年男人是店家?

        “打烊了?”舒锦玉朝喝最后一口汤的中年男人问过去。

        中年男人好像没听到问话,滋溜一口,喝汤很快,回味却很久,老久才放下碗,掏出帕子抹了嘴。

        就在她以为中年男人不会回答时,他开口了,“是的。”他起身,朝外走。

        就回两字?

        “喂,帅……大哥……”舒锦玉出口就差‘帅哥、美女’幸好脑子及时回神打住,这是古代不是现代。

        “我不姓帅。”中年男人回头,“店家去后面井台洗碗了,出门记得给他关一下门。”说完,又要走。

        老天,居然还有这样做生意的,舒锦玉连忙叫道,“你还没给钱呢?”

        中年男人怎么也没料到女扮男装小娘子会跟他要钱,再次停下脚步,想想,又转身,对他说,“我到裴记吃饭,终身免费。”

        “你是店家儿子?”只有儿子吃老子的终身免费。

        中年男人感到好笑:“小娘子,你今天跟我杠上了是吧。”

        中年帅大叔眼光还挺毒辣,都看出她是女扮男装,“不是,我就是奇怪,一没人招呼生意,二是客人吃饭不付钱,那这个店是怎么生存下来的?”

        “也差不多开不下去了。”一直神情淡淡的中年男人突然感慨,显得多愁善感。

        “那……你还不给钱?”

        “我……”

        中年男人刚开口,后面有声音传过来,“是我不要。”

        舒锦玉转身,一位苍沧老伯弯腰进来,“二位客官,小店打烊了,要吃,明天趁早,一天三十碗,只卖二十九碗,赶不上,只能等后天了。”

        无论春杏怎么费口舌、加钱,老伯就是卖。

        老字号耍大牌?饥饿营销?

        平淡无奇的小日子,忽然就有了意思。

        “好。”舒锦玉展颜一笑,“大哥,你明天还来吗?”

        中年男人扫了眼淡然而立的小娘子,眉头一皱,“京陵口音,刚来京城不久?”

        “是。”舒锦玉坦然承认,“你贵姓?”

        中年男淡然一笑,并不回答,转身,施施然离开,走到门外,门口一边一个仆人,他顿住脚步,转头,又朝店里望里眼。

        舒锦玉颔首微信。

        他依旧没有表示,不急不慢,徐徐离开。

        “少夫人,这人怎么这么没礼貌。”春杏报不平。

        没礼貌?很多时候,礼貌跟很多因素有关,比如性格、地位、脾气……还有,他干嘛要对一个对他感兴趣的陌生人礼貌。

        走到门外,“甘遂——”

        “少夫人……”

        舒锦玉呶呶嘴,示意他打听前面的中年男人,“给你个方向,京城五品以上在城南附近有宅子的官员。”

        京城五品以上官员很多,但在城南附近有宅子的怕是不多,这里可是平民区。

        虽然此‘平’不是彼‘贫’。

        苍沧老头走到门口,巷子深深,他仰头望天,“老天让我的店开不过三月,还真是!”摇头失笑,转身进店,下门板,关铺。

        手下人很不解少公子为何一直打听裴家少夫人,总觉得怪怪的,可主人性格阴柔城府深,他们不敢不打听。

        “禀公子,裴家少夫人今天进了那个不算裴家铺子的裴记小食肆,去晚了,没吃到面,被那老头赶出来了。”

        王云韶半靠在榻上,手拄侧额,眯眼小憩。

        手下继续回话:“裴少夫人好像让随从打听重回京城的原吏部侍郎陆宁白。”

        王缓缓睁开眼,“就是那个一直吃白食的陆宁白?”

        “是,公子。”

        他眯眼。

        手下道:“寻常人认识原陆大人的并不多,小的要不是跟随公子遇过一次,也不认识他。”

        “他什么时候回的京?”

        “回公子,听说去年秋天就被圣上召回京,可不知为何,召进京却一直没有起复。”

        三月晨间,微风和熏,五皇子萧策徒步拾阶而上,极目远眺,青山巍峨,层层叠翠,尽显春色,一直到中午,他才爬到小山顶,木屋柴扉,有犬吠。

        书僮闻声,打开院子木板门,“原来有贵客到。”说罢,跟小大人似的给五皇子行礼。

        萧策微微一笑,“老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