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子阁 - 网游小说 - 快穿之我是你妈在线阅读 - 177 魔教妖女6 古代版楚门的世界

177 魔教妖女6 古代版楚门的世界

        阿昔试吃了一口梨。

        果然和前辈说的一样,        果肉带着一股苦涩的酸意。

        即使将果肉咽了下去,舌尖还是泛着苦。

        阿昔连忙放下梨,吃了几颗红枣甜甜嘴。

        姚容道:“前面不远处有条山溪,        溪里的鱼都长得特别肥美。可惜我身上没带调味品,        也没找到太多能点燃的干枝叶,不然今早就能请你吃烤鱼了。”

        阿昔知道那条山溪:“要是前辈不嫌弃,        等我的脚伤好全了,        我和前辈再来此地,我请前辈吃烤鱼。”

        “那我们就约好了。”

        简单吃了点东西,两人就准备下山了。

        姚容帮阿昔背着竹筐,        伸手扶住阿昔一只胳膊,让阿昔把重量都压在她身上,        慢慢走出洞穴。

        雨后清晨,        林间清幽,        空气清新舒适,不少小动物在枝叶间窜来窜去,一派生机盎然之景。

        路过那片红毛草地时,        姚容问阿昔平时在门派里都会做些什么。

        “基本什么都会做一点。”阿昔把她每天要做的事情都说了。

        “这种事情,随便找个人都能做。”

        “这些都是医者要做的基本功。”

        姚容摇头,        不赞同道:“让你一直重复做这些,就像让慕文轩天天砍柴,还要跟慕文轩说,天天砍柴有助于练剑。”

        阿昔哭笑不得,        却也知道前辈是在为她打抱不平。

        她把之前跟符师弟说过的话又重复了一遍:“我听大师姐说,山下的人想要去医馆拜师学艺,都要从学徒做起,在医馆打杂跑腿好几年,        才有可能学到一二皮毛。我想,等时机到了,师父就会教我更多的东西了。”

        姚容依旧维持着耿直人设:“你那个大师姐,是不是对你不太好?”

        “前辈何出此言?”

        “学徒和门派弟子是不一样的。”

        姚容看得出来,阿昔是真的不懂两者之间的区别。

        阿昔失忆之后,彻底成了一张白纸,如今白纸上的所有色彩,都是由旭阳派的人涂抹上去的。

        姚容想要拯救阿昔,就需要先覆盖掉旭阳派的色彩,让阿昔跳出原来那个狭隘的天地,看到一个更广阔、更全面的世界。

        所以姚容继续道:“学徒在医馆里帮师父打杂,日后学成出师了,可以随时在外面自立门户。但门派弟子拜入师门后,只要不是出了什么大变故,一辈子都会是门派的人。他们是门派的未来,他们学得越好,门派只会越受益。”

        为了便于阿昔理解,姚容还举了个例子:“你想想,旭阳派招收新弟子后,会对这些新弟子藏着掖着,不让他们学习门派武功和心法吗?”

        “……不会。”

        姚容心下轻叹,声音愈发温和,带着一股沁人的安抚意味:“你口中那位大师姐,是不是也学医?”

        阿昔点头。

        姚容说:“她刻意误导你,肯定存了很多私心。”

        “前辈何出此言?”

        “旭阳派医馆只需要一位大夫坐诊就够了。眼下,医馆馆主的位置是你师父的,但日后,你师父退下去了呢?”

        阿昔终于明白了姚容想表达的意思:“我没想到那么远,也没想过和谢师姐争。”

        姚容道:“你怎么想的不重要,重要的是对方怎么想的。对方觉得你的存在,威胁到了她的地位。”

        当然了,阿昔是她的女儿,除非旭阳派掌门得了失心疯才会让阿昔成为医馆馆主。

        但谢师姐他们不知道这件事情啊。

        谢师姐只看到了阿昔比她强这个结果。

        姚容用山泉水打湿帕子,拧干之后递给阿昔,让阿昔擦一擦脸上的尘土:“明面上打压你不是聪明的做法,真正高明的做法就是像现在这样,用各种杂事挤占你的时间,不教你学习高深的医术,只让你领悟个皮毛。”

        阿昔低头,闷闷地用帕子擦拭脸颊,又听姚容继续道:“不过凭你师姐一个人,是做不到这些的。她能左右你师父的决定,影响你师父的做法,她和你师父是什么关系啊?”

        阿昔有些挫败。

        因为顺着前辈的话想一想,她发现前辈说的这些话都是真的。

        谢师姐是师父的女儿,肯定早就把医馆馆主的位置视作囊中物了。

        而师父呢?

        是亲生女儿当馆主好,还是徒弟当馆主好?

        这根本就不用选。

        难怪以前师父还会好好教她,这一两年来就没怎么给她讲解医术了。只怕那时候,师父和师姐就已经在防着她了。

        姚容能感受到阿昔的伤心。

        让一个人彻底认清周围人的冷漠、算计和提防,其实是一件非常残忍的事情。

        但虚假的就是虚假的,谎言始终会有被拆穿的那天。

        与其到时候让旭阳派的伪君子利用阿昔,伤害阿昔,倒不如她先出手,将这些人的真面目剖析得明明白白,彻底打碎阿昔对这些人的希望和幻想。

        很快,两人就走下了山。

        站在宽阔的山谷里,姚容突然停下脚步,仰头望向前方:“有人来了。”

        阿昔顺着姚容的视线看过去,什么都没看到。

        “这一行六人应该是去旭阳派参加论剑大会的,你可以拦下他们,请他们送你一程。”

        “前辈不回去吗?”

        “我还有点事情,不能亲自送你回去。”姚容松开阿昔的胳膊,又解下竹筐。

        阿昔连忙接过竹筐:“前辈要忙很久吗,我可以在这里等前辈的。”

        “不用。”姚容凝望着阿昔的眼睛,认真道,“如果你不想给自己添麻烦,就不要告诉任何人,你曾经在山上见过我。”

        阿昔心中不安,下意识道:“前辈……”

        姚容抬手,帮阿昔抹掉耳际处没擦干净的黄泥,笑道:“别忘了,你还欠我一顿烤鱼。如果你什么时候想来见我了,就去山洞找我。”

        下一刻,阿昔只觉得眼前一花,周围再无熟悉的身影。

        而后,清晰的策马声在山道间回响。

        一行六人骑着马出现在阿昔的视线中。

        当看到形容狼狈的阿昔,其中一个红衣女子勒住缰绳,停马笑问:“姑娘,有什么需要我们帮忙的地方吗?”

        阿昔回神,略去了姚容的存在,将自己的情况说了一遍。

        红衣女子俯身,朝阿昔伸出自己的右手:“我是昭天门弟子满半雪,随同门前来参加论剑大会,如果姑娘不介意的话,我捎姑娘一程。”

        昭天门弟子?

        阿昔握住满半雪的手,顺着满半雪的力道翻身上马,状似不经意般问道:“昭天门现在才到吗?”

        “昭天门距离旭阳派比较远,而且临出门前我师父生病了,就稍微耽误了几天,直到师父好全我们才快马加鞭赶过来。”

        在满半雪的热情帮助下,阿昔顺利回到了住处。

        等木门一合上,阿昔的脸色瞬间凝重下来。

        阿昔将竹筐放到墙角,没心思去烧热水,草草用冷水梳洗了一番,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躺在床上,不断回忆着那位前辈说过的每一句话、做过的每一件事。

        那位前辈自称是“昭天门长老,贾言”,莫非是……

        假言?

        如果那位前辈是受邀前来参加论剑大会的江湖人士,根本不需要刻意编造假身份和假名字。

        她这么做,十有**是因为她的身份和名字有问题。

        她到底是何人,为何会突然出现在那座山上?

        目的是什么,是不是想要对旭阳派不利?

        就在阿昔心乱如麻的时候,门外有人重重拍打她的门。

        阿昔拿起一件外衣披在肩上,走去开门。

        大门一开,阿昔还没看清门外站着的人,就先听到了谢师姐刁蛮尖锐的指责声:“好啊,阿昔,你果然在屋里睡懒觉。你知不知道今天医馆有多忙。”

        “符师弟,我就说吧,她昨晚什么事情都没有。我看啊,她的脾气是越来越大了,就因为我爹昨天让她去摘红毛草,她今天就敢不去医馆。”

        阿昔气急:“师姐,你怎么可能不分青红皂白地指责我!”

        “我说错了吗。”谢师姐双手抱臂,“我爹让你摘的红毛草呢?”

        “我屋里有小半筐红毛草,你们先拿去应应急吧。”

        谢师姐抱怨道:“你摘了小半筐?那你怎么不亲自送去医馆,还要麻烦我们两个多跑一趟。”

        阿昔不愿意与谢师姐多说什么,转过身,扶着墙壁慢慢走到角落,抱起竹筐,将它交到符师弟手里。

        只要稍微注意些的人,都能看出来她的腿脚不太方便。

        可谢师姐压根就没注意到,她素来都不用正眼看阿昔:“这小半筐能顶什么用啊,我懒得计较你偷懒的事情了,你赶紧进屋换身衣服,然后带我们上山采摘红毛草。”

        阿昔再好的脾气,都有些受不了了:“我现在上不了山,我昨晚……”

        谢师姐眼睛一瞪,急吼吼打断了阿昔后面的话语:“你说什么!你不带我们上山,我们临时要去哪儿找红毛草?要是耽误了我爹的事情,你知道会有什么后果吗。别以为有慕师兄护着你,你就能无法无天了。”

        “你这人怎么回事,阿昔姑娘昨晚被困在山上担惊受怕了一夜,腿脚还受伤了。都这样了,她下山时还不忘记将这半筐红毛草背下来。你这个做师姐的不关心一下她的伤势就算了,怎么还要逼她带你上山呢,你到底有没有良心啊。”满半雪站在不远处,怒气冲冲道。

        谢师姐很少被人这么指责,当下也来了气:“你是何人?”

        听到满半雪的自我介绍,谢师姐撇嘴。

        一个小门小派的弟子,也敢在他们旭阳派的地盘上大呼小叫。

        “这是我和我师妹的事情,跟你没有关系,你别多管闲事。”

        满半雪哪里看不出来谢师姐的不屑,气得咬牙:“今天早上是我送阿昔姑娘回来的,我和我师父他们都能为阿昔姑娘作证。我原以为旭阳派弟子十分团结,没想到今天竟然亲眼目睹了一出压榨受伤师妹的好戏。你要是再闹下去,我就要喊旭阳派其他人来评评理了。”

        呸,谢师姐看不上昭天门,她还瞧不上谢师姐这副做派呢。

        到时事情要是闹大了,倒霉的反正不会是她这个客人。

        符师弟连忙扯了扯谢师姐的衣袖,提醒她收敛一些。

        谢师姐也有些投鼠忌器起来:“我……我之前又不知道她受伤了。”还将责任一股脑推到了阿昔身上,“阿昔你也是,怎么不早点告诉我。”

        满半雪是在为自己讨公道,阿昔不是那种不知道感恩的人,她也难得在谢师姐面前强硬一次:“我刚刚要说的,但师姐你打断了我。而且我刚刚去拿竹筐时,走路都是一瘸一拐的。”

        满半雪在旁边哈哈一笑:“就是,你是医者吧,难道没学过望闻问切?噢,我说错了,就算是没学过望闻问切的普通人,也都能看出阿昔姑娘的腿脚不太方便。”

        谢师姐被讽刺得面红耳赤,在原地狠狠一跺脚,转身跑走了。

        符师弟看了看谢师姐,又看了看阿昔:“阿昔师姐,你好好休息。”追着谢师姐离开了。

        阿昔没管他们,对满半雪道:“满姑娘,方才多亏了你。”

        满半雪摆摆手:“举手之劳,我就看不惯她那样。”

        阿昔问她怎么来了,满半雪道:“我们门派落脚的地方距离这里不远,听到这里有吵闹声,我就过来看看。行了,事情解决了,你也快回屋补补觉吧。”

        阿昔苦笑,关上了门,却知道自己接下来没办法补觉了。

        谢师姐这么怒气冲冲跑回医馆,只要稍微添油加醋一通,师父肯定会责怪她。

        但是就算她急急忙忙赶过去解释,也没有用。

        疏不间亲,师父肯定会站在谢师姐那边。

        虽然阿昔能理解师父的做法,但是作为被苛责的那一方,阿昔实在是有些倦了。

        为什么只见过一次的满半雪会为她仗义执言,突然出现在山洞里的神秘前辈能处处照拂她,与她日日相处的师父、师姐和师弟却如此待她?

        阿昔静静坐在门口等待。

        果然,一刻钟后,谢大夫过来了。

        “师父。”阿昔平静地喊了一声。

        谢大夫的城府不像谢师姐那么浅,他先是问清楚了阿昔的情况,才不轻不重地道:“阿昔,你这两天在屋里好好休息,暂时不用去医馆帮忙了。你师姐的脾气一向很急,你不要放在心上。”

        阿昔点点头,没顺着谢大夫的话说自己不会放在心上,而是道:“师父,我这几天不能上山,你需要我把野生红毛草的位置画出来吗?”

        谢大夫太了解自己的女儿了。

        经过之前那一遭,就算阿昔把红毛草的位置画出来了,他女儿肯定也不乐意去山上采摘。

        靠三弟子一个人采摘,估计也摘不了太多。

        谢大夫道:“不用了。近日用的止血药物太多了,我会跟掌门那边多申请一些银两,去附近城镇的药铺采购一批草药。”

        阿昔说:“这样也好,早知道就早点去药铺采购了。”

        谢大夫被噎了一下,下意识看了阿昔一眼。

        其实旭阳派每个月都会往医馆拨一笔不小的费用,让谢大夫去采买药材什么的。

        但这笔钱到了谢大夫手里,基本都被谢大夫私吞了。

        医馆里的药材不够了?

        没关系啊,让弟子去采就好了。

        反正旭阳派就在山里,只要愿意翻山越岭耐心寻找,总能找到各种草药。

        以前这个二弟子再老实不过,从来不会违背他的命令,所以谢大夫也不知道阿昔这句话是无心的,还是有意说的。

        “弟子昨晚在山里没怎么休息,如果师父没事的话,弟子就回屋里补觉了。”

        被弟子下了逐客令,谢大夫的脸色有些不好看,也没想过扶阿昔回床上,丢下一句“好好休息”就走了。

        阿昔扶着墙壁走回床边,坐在床上发呆。

        她昨晚坐着睡了一觉,这会儿身体不困,心却格外疲倦。

        就在这时,阿昔瞥见她放在床头的荷包十分鼓胀。

        荷包里装满了红枣。

        在她不注意的时候,那位前辈居然往她的荷包里塞了那么多颗枣。

        阿昔捻起一颗枣送进嘴里,被甜得眼眶泛红。

        不管那位前辈是何人,不管那位前辈出现在山上的目的是什么,但有一点阿昔可以肯定。

        那位前辈待她,真的很好。

        她之前还在纠结,到底要不要把那位前辈的存在告诉师门,现在阿昔觉得自己不用纠结了。

        就像那位前辈说的一样,如果她将昨晚的事情透露给师门,反倒会给自己惹来很多不必要的麻烦。

        就当她小小地自私一回吧。

        为自己,也为那位前辈。

        ***

        昭天门掌门正坐在院子里喝酒,满半雪突然从外面气冲冲走了进来。

        “这是怎么了?”昭天门掌门问。

        满半雪把刚刚的事情告诉了昭天门掌门。

        昭天门掌门无奈道:“在别人的地盘上,你这性子也不知道收敛一点。”

        满半雪哼了一声,又抱着昭天门掌门的胳膊撒娇:“师父,身为名门正派的弟子,如果不能打抱不平,而是仗势欺人,那正道与魔教的区别又在哪里呢?”

        昭天门掌门摸了摸满半雪的头,眼里带了一丝怅然:“这样的话,以后不要随便在外面说。”

        “我知道,我又不是缺心眼。”

        等满半雪走了,昭天门掌门叹了口气,再也没有了品酒的好心情,她缓缓起身,往屋里走去,伸手推开了自己房间的大门。

        下一刻,昭天门掌门脸色一变,握住了袖中的暗器——

        “是我。”

        站在房间角落的姚容缓缓转过身。

        昭天门掌门松开暗器,迅速蹿进房间,关上了大门:“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想找你帮个忙。”

        “你说。”

        听完姚容的请求,昭天门掌门连个原因都没问,爽快点头:“行。”

        “谢了。”

        “真要谢我就快走吧,要是被人看到你在我这里,我有十张嘴都说不清。”

        昭天门掌门转过身。

        等她再回过头时,姚容已不再屋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