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子阁 - 修真小说 - 神话诸侯时代在线阅读 - 第一百四十四章:文教之功,概莫能及

第一百四十四章:文教之功,概莫能及

        大项目!

        又是一个大项目!

        风青阳听完姜华和鲤鱼王的对话就知道,这又是一个大的惊人的项目!

        随着姜华的命令,内阁成员们就开始了工作。作为内阁成员,很多时候都能第一时间得知一些信息,所以,到了如今,每一位内阁成员进入内阁之前,都得签订道契。但即使如此,前往内阁,也已经成了很多年轻俊杰的最优选。

        伴随着内阁的行动,新一期的盐城官报也在三日后如期发行。

        如今的盐城官报,已经定下了发行日期,每三天发行一次。慢慢的,每到发行的这一天,都会引来很多人的关注。未来,随着盐城识字率的上升,发行频率可能还会有所提升,一天一次也是可以预见的。

        原本内阁成员们讨论后觉得,大海相关的项目会是接下来这一期报纸的头牌,最标志性的新闻,没有之一,可万万没想到,就在第二天他们就又得知了一个大新闻!

        第二日,姜华直接来到了某处造纸厂。

        此前,盐城的官报使用的载体不是纸张而是绢布,还是质量上佳的绢布。

        印刷方式也不是想象中的活字印刷,而是调版印刷。

        那个时候的印刷流程是这样的:内阁成员们亲自确定盐城官报的内容,斟酌之后,制作一份初稿拿去给姜华看,拿去给郡城雨看。

        等到姜华和郡丞雨都审核完毕,觉得没问题了,就可以准备大规模印刷了。

        大规模印刷之时,道人们会直接施法,有时会使用土行法术来改造石板。都是齐刷刷的高质量石板,上面一点凹凸不平都没有,一个麻子都没有,摸起来光滑的很。

        以经过道法改造过的光滑石板为原材料,再次施展土行道法,利用土行灵气改变石板的表面,使之出现一个又一个阴文。

        得到了阴文石板之后,就直接在上面泼洒特制墨水,接着就是拿着沾染了墨水的阴文石板印在早就准备好的绢布之上,每印一次,就出现了一份盐城官报。

        有了道法,制作石板就变得很容易,成本也不高,随便找个术士就能很快完成这些。以至于活字印刷术至今都没有铺开,调版印刷反而更受欢迎。

        但绢布这种东西,放在如今这个时代那就是钱!

        在绝大多数地方,绢布都等价于钱,都可以直接当钱花。

        偶尔用绢布印刷没问题,一直用绢布印刷,那就是纯粹的烧钱。尽管盐城不缺这点钱,宣传效果远大于成本,但如此高昂的成本,显然是没法走进寻常百姓家的。

        至于更加昂贵的道法版盐城官报,产量更少,价格更是高的离谱,一般人看看绢布版本的官报也就是了,没必要强求法器版官报。

        不过,法器版官报也有显著优势,绢布版的只能看,法器版的输入法力之后,就能自动读出来,有声音,还有投影!

        走着走着,姜华就来到了这处造纸厂。

        看着这处造纸厂,姜华就想起了造纸厂的来龙去脉。

        纸张,姜华老早就想弄出来了,但可惜姜华前世虽然也是个理科生,也是个研究人员,但并不擅长造纸,也没有了解过这方面的知识。

        他对于造纸的了解仅限于可以利用渔网、破布、竹子为原材料造纸。

        但如何利用这些原材料得到纸张,姜华也不清楚,只记得古人也可以造纸,这说明造纸术本身不会复杂到搞不出来的地步。

        不过当时的盐城力量尚且弱小,只能让几个感兴趣的术士带着几十个方士一起研究。

        后来,等到公子阳生那家伙当上了大司马之后,他和盐城保持默契,盐城也就有了充足的时间发展。

        更何况当时也有了来自全天下的道人,道人一下子就多了,所以,那时姜华又派了一个道士过来主持此事。

        如今,又过去了四个月,终于有了能拿得出手的成果。

        “博士秋阳见过大祭酒!”

        姜华微微点头,脑海里立刻浮现了这位秋阳博士的具体资料。

        博士秋阳,职位是学宫博士,道号是秋阳,出自一百七十三家中的刘氏,今年已经二百五十六岁,是个大龄道士,资质在道士这个群体中,不上不下,但胜在行事踏实可靠。

        年纪大了,也没有那么多的念想,没有年轻道士那样喜欢幻想,可能是被毒打的多了,执行命令的时候严谨到了一丝不苟的地步。

        “辛苦了,秋阳博士。”

        “不辛苦,臣其实并不是最辛苦的,最辛苦的是雨教习。”

        姜雨是姜华的同族,不过,早就出了五服,但也算是公族的一员。

        作为公族的一份子,不去欺负别人就不错了,怎么可能被其他人欺负。所以,秋阳博士并没有贪墨姜雨功劳的想法。

        “在臣到来之前,雨教习就已经制造出了原始版本的纸张。”

        姜华微微点头,表示了解。

        “确实,那时候的纸张已经造出来了,只是成本较高,而且质量较差,保存时间又远不如竹简,用不了多久就会烂掉。”

        别说这种原始纸张了,就算是后世的教材,反复翻阅,从高一翻到高三,也能把一本原本比较薄的新书翻得比较厚,出现明显的肿胀现象。

        从新书变成老书,书籍本身明显变厚了。

        而当时姜雨制造的原始纸张,真要是做成了书籍,估计翻个百八十次就彻底烂掉了。

        “臣到来之后,雨教习对臣毫无保留,臣也只是更加了解道法,从法术的角度对造纸的过程进行了优化。”

        说到这里,秋阳博士就带着姜华等人开始参观如今的造纸过程。

        “过去的时候,第一步是斩断竹子,把竹子放到池塘之中浸泡百日以上,同时洗去竹子的青皮。”

        “如今这一步直接使用道法替代,这口池子里面的水是用浊水配置出来的,竹子放到里面,只需一天就能浸泡完毕。”

        “过去的时候,第二步是……”

        “最后,直接使用道法进行烘干。”

        “臣为了方便,也为了提高效率,直接建设了一个烘干房,整个房子外围使用了大量的道纹,每天都需要数名方士全力维护才能保证烘干房的运转,但效率也因此大大提升。”

        “如今,使用了道法之后,从竹子到最终的成品,只需要两天。”

        “也正是因为每次试验的时间较过去大为缩短,所以臣才能在短短四个月内使用不同的原材料进行数千次试验,正是有了这数千次试验的数据,才有了今日的造纸流程。”

        “坦白说,臣其实并没有刻意去发明什么,臣只是先使用道法模拟整个造纸过程,缩短造纸时间,提高造纸的实验频率。”

        “接着,臣就是带领同僚们进行一次又一次的实验,这些实验本身其实很枯燥,但就是这些枯燥、不起眼的实验过程却蕴含了很多秘密,了解了这些秘密之后再去造纸,就便捷许多。”

        看着一脸谦虚,不觉得自己有什么功劳的秋阳博士,姜华是打心眼里满意。

        虽然秋阳博士总是说他其实什么都没做,并没有做什么创新的工作,但其实他的这种思维模式,就已经领先了很多顽固不化的保守派道人。如果可以,姜华打算未来给他加加担子。

        这种人才,怎么能因为修为无法突破而没多少年可活呢?

        这种人才,就应该赶紧找个机会成为羽士,然后活上好几千年,老老实实的给自己当项目负责人去!

        走着走着,就走到了终点,姜华亲自拿起了一张刚制造出来的纸张,两个手指摩挲了一会儿,感觉还行。

        “你们也都来看看。”

        随着姜华的招呼,风逸就走了过来,从现场拿起了几张纸,自己观察的同时,还递给了其他同僚。

        “秋阳博士,能问你几个问题吗?”片刻后,风逸直接问道。

        看着一丝不苟的风逸,秋阳博士就想起了很多关于风逸的传说:嗯,这些和风逸有关的传说,大多数不是什么好话。

        有的说风逸不要脸,光拿好处不办事!

        有的说风逸这人不行,明明出身一百七十三家但是却不给大家伙儿办事,自从当上了内阁成员,就自觉高人一等,你请他吃饭他都不搭理伱!

        还有的说风逸这人面厚心黑,是个能唾面自干的家伙,城府深沉的很。

        总之,面对姜华这位主君的时候,秋阳博士一点都没有紧张,还觉得姜华的笑容很有感染力。可是此刻看着板着脸的风逸,顿时心里就是一惊。

        被风逸抓到小辫子然后送走的道人可不少!

        秋阳博士咳嗽了一下,确定自己没有贪污也没有干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之后就点了点头:“没问题,你问吧。”

        “秋阳博士,这种纸张的成本如何?”

        “这个要看你如何定义成本本身。”

        “在过去的时候,道人和国人们几乎每一个都擅长砍竹子、烧竹子、做竹简,最终留下一份竹书。”

        “那个时候,几乎每一个有求学经历的道人和国人都亲手制作过不少竹书。”

        市场上制作好的竹简太贵了,还不如自己闲着没事儿去竹林里找竹子、砍竹子、烧竹子,做竹简,写竹书呢。

        “如果把过去道人们自己花费的时间和精力也计算在成本之内的话……”

        说到这里的时候,秋阳博士就开始了思考,也不怎么紧张了。

        “比如说,一位方士,他一天的时间可能在过去只能制作记录一千字的竹简,而如今一天的时间如果去学宫干活或者前往某个乡镇帮助该乡镇耕地干活的话,是可以获取至少好几百钱的。如果他这一天是去绘制符箓了,那么兴许他这一天至少能有上千钱的收入。”

        “这么一本线装书,一共厚五十页,每一页之上如果纯粹的记录文字,使用雕版印刷,可以至少留下三百个字或者一幅图,就这么一本线装书,就能装下三本李圣书写的道德经。”

        很多人对于道德经的字数,都没有清楚的认知。

        他们总觉的道德经一共也就才五千字,字数实在是太少了!

        可是在竹简、竹书时代,五千字的道德经十卷竹简都不一定写的下。

        而十卷竹简,已经可以堆满一个书桌了。

        煌煌五千言,在竹简时代,已经是真正的大部头层次的著作了!

        “就这么一本书,就能记录三本道德经的内容!”

        “很多黄级道法,在过去的时候,也就一个竹简而已。在这本书里面,一页就能记录一个黄级道法,旁边还能附上图文和解释。”

        “随着我们雕版技术的进步,随着纸张质量的进步,未来可能一页书里面就能有五百字、八百字甚至是上千字!”

        “而一旦大规模制作,这么一本书的价格,从纸张的成本再加上油墨的成本再加上雕版再加上其他的一切,一本书也就几十钱而已。”说到这里,秋阳博士的脸上就充满了幸福感。

        他感觉自己开创了一个前所未有的新时代!

        “在过去,书籍是无价的,一份上了年纪的竹简,只要愿意卖,也能轻松卖好几千钱。”

        “一份用来启蒙的竹简,也能至少卖一千钱。”

        “而这么一本书,里面的内容至少也有十个甚至是三五十个竹简,成本却只有三五十钱,未来可能还会更进一步的压低成本,压低到一二十个钱。”

        “一旦书籍大规模铺开,兴许就能实现每一个孩子都能拥有一本属于自己的书籍,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很多都是一个班级才有一套竹简教材。孩子们很多时候,都只能拿着竹子在地上写写画画。”

        “哦,对了,幸亏有人发明了黑板和粉笔,否则,还会更加困难……”

        “要不了多久,学宫里的孩子每人都能拥有属于自己的书籍!”

        “用不了多久,整个盐城家家户户都能拥有属于自己的书籍!”

        “这都多亏了主君!”

        “如果不是主君,又哪里有今日的纸张?”

        “就冲着这纸张,主君的文教之功,就少有人及甚至是无人能及!”

        “这,其实也是道法走入生活的启发,臣代表天下想读书而不得的人,拜谢主君!”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