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子阁 - 科幻小说 - 苟在高武叠被动在线阅读 - 第三十五章 李红绫,死!

第三十五章 李红绫,死!

        “轰隆……”

        大地震颤,久久难以平息。

        五道如莲花瓣一般的巨大裂纹向四周蔓延开来,为千疮百孔的战场又添了一处难以愈合的伤口。

        地面纷纷塌陷,漆黑的裂谷深不见底,无数士兵跌落其中,势阵失去了“势”,再也维持不住完整的形态。

        那庞大的黑甲将军虚影立刻模糊了半边身体,几乎支撑不住行动。

        相比于圣人之战在万里之外的星天造成的余波,此时在如此近的距离,两个抱月境修行者一决生死,才更直观地展现了什么叫城门失火,殃及池鱼。

        两人全力施为,一招一式,一举一动,都会对四周造成可怖的影响。

        但这些地上的动静,比起此刻的天空,又是小巫见大巫了。

        那天空之上,此时的景象已经接近妖异。

        四周是漩涡般的漆黑雷云,紫电如蛇,霹雳如龙,龙蛇交汇,风云激荡,宛如三灾末日景象。

        但在雷云正中央,厚重云层却完全无法聚拢,反而空出了一片澄澈天空。

        在那空洞当中,黯淡星空完全凝滞,一枚枚星子环绕周天,有规律地固定在了原地。

        细看之下……这些星子竟是组成了一局残棋!

        虽是残棋,胜负却已经几乎明了。

        此刻的沉默与平静,更像是雪崩前的一丝反常寂静。

        “呼……”

        陈旷长出一口浊气,收势调息。

        他身上灵气因为刚才的再度大量倾泻,持续消散,五重劲力打出,修为已经跌落到了辟海境边缘。

        再过不久,就要掉到登楼境了。

        “咳咳。”

        陈旷咳嗽了两声,抬手擦了擦额角的血渍,脸色有些苍白。

        和一个真正的抱月境,尤其还是武圣弟子,常人望尘莫及的天才战斗,对他来说并没有想象的那么容易。

        李红绫的全力一击,哪怕没有落下来,也够呛。

        他此刻不但是身上遍布被罡风所伤的创口,内里五脏六腑也有不同程度的损伤,气血凝滞,沉重如流砂一般。

        但还好,有“肉灵芝”的被动在,只要有足够的时间休息,恢复如初不是问题。

        甚至不会有留下暗伤的隐患。

        这就是他敢以伤换伤,等到叠出五重劲的极限才动手的重要原因。

        李红绫有句话确实没说错,陈旷此时是空有力量而不知道怎么运用。

        如果不是有霍衡玄传授的两门功法,他哪怕是把灵气挥霍一空,也没有办法战胜有武圣传承的李红绫。

        陈旷也只有这时才知道,这两门功法的含金量。

        在同境界修为略占优势的情况下,这功法,竟然能让他一个小白,战胜二十年修炼,“一分功有一分报”的武圣弟子。

        可见这功法有多厉害。

        再加上这功法敢直接用那佛祖一生成道经历作为观想意象,这绝对是佛门正宗,而且是极其高深的功法!

        足可证明,霍衡玄不是随意给了个功法,而是倾囊相授了。

        “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向这老东西道谢……”

        陈旷喃喃着。

        他不由得望向远处,因为剑气肆虐,几乎已经看不出本来模样的坍圮皇城。

        阴云之下,城如伏兽。

        唯有星星点点的火光,和天空之上不断劈落下来的电蛇,勾勒出兽脊的轮廓。

        不过还好,掌心命牌所化的印记安然无恙。

        那几个遵循他的命令前往火药处的修行者还活着。

        这就好……

        接下来,才是他们要派上大用场的时候,

        不过,如果计划按照他所想的那样进行,这些人或许便不用死……嗯,至少能活下来几个。

        “不可能……这不可能,我是武圣弟子,沧浪评第十三名,再给我十年!我必定继承武圣之名,成就盖世无双啊……哈哈哈……这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

        李红绫崩溃嘶哑的叫喊声打断了陈旷的思路。

        他走到了李红绫跟前,蹲了下来,冷眼看她面色狰狞,拼命挣扎着爬行。

        想要站起来,想要逃离这可怕的梦魇。

        曾经狂傲无比的女将军,此刻双腿膝盖以下血肉模糊,已经全都是肉糜。

        脊背全部炸裂,血流如注,隐约可见其中光泽如金玉一般的脊骨。

        她的肉体,已然修行到无比强横的地步,连骨骼的强度都堪比神妙灵宝。

        但很遗憾,这根脊骨如今已经彻底断裂。

        不过,不幸中的万幸是,李红绫是抱月修为,抱月枕风而眠,是仙人之姿,意味着此境界的人已经修成无漏之身,辟谷食气,不再需要进食。

        因此,就算脊椎被人打烂了,李红绫至少也没有失禁。

        算是保住了她最后一丝尊严。

        李红绫正在朝着。

        陈旷站在了她前方,挡住了她的去路,好心道:

        “李将军,你走错路了。”

        “你若是要向武圣求救,应该往战场之外去,这个方向是往梁国皇城去。”

        他微笑道:“到时候,一路上所有还没死的周国士兵,都能一睹飞凤将军的风采了。”

        李红绫浑身一僵,猛地抬起头,双眼赤红,目眦尽裂:

        “你知道,我师父是武圣!你还敢废我双腿!”

        陈旷耸了耸肩,无辜地眨了眨眼睛,道:“有何不敢?”

        “你师父是武圣,你又不是,你若是有本事,不让我废不就好了,何必说什么我敢不敢。”

        “这是我敢不敢的事情么?”

        陈旷一时笑嘻:“这是你自己废物啊,李红绫。”

        如此侮辱,堪称诛心。

        李红绫紧握双拳,牙齿都几乎要咬碎,浑身剧烈颤抖。

        但她的求生欲望大过了心中怨愤,深吸一口气,道:

        “你不能杀我。”

        “我已经点燃请神香……我师父已经知道了此地之事,正在赶来的路上!”

        “若他知道你杀了我,必定不会放过你!与一个武圣为敌是什么概念,你想清楚!”

        “只要你不蠢,就应该能想明白,你还带着那母女俩,现在逃跑,我师父优先救我,肯定会拖延一段时间,你还有机会活下来!”

        她确实是求生心切,都开始以陈旷的视角,为陈旷想主意了。

        陈旷沉默了几秒,点了点头,长叹一声。

        “你说的确实有道理。”

        说着,慢慢后退,然后转身离去。

        李红绫刚松了一口气,目露怨毒之色。

        陈旷走开几步,忽然回身,朝李红绫灿然一笑。

        “骗你的。”

        陈旷摇摇头:“你瞧瞧,你说的是什么狗屁话?!”

        “我都敢废了你,难道还怕得罪一个武圣?这不是早就已经得罪死了么?”

        陈旷走到李红绫身前,抬起脚,深吸一口气,笑意盎然。

        “下辈子记住,不要得罪像我这样的蠢人了,不讲道义和人情世故的——虽然你应该没有下辈子了。”

        “武圣要来为徒弟报仇,那就让他来吧!”

        “我就在这等着他!”

        说罢,在李红绫惊恐的眼神中,灵气狂泄,一脚踩下。

        “砰!”

        一颗大好头颅直接被踩爆,碎裂成一滩。

        李红绫,死!

        ……

        皇城中央的景和殿顶上。

        霍衡玄忽然一愣,然后大笑起来。

        “好小子!”

        “真他娘的狗胆包天啊!”

        “但……此局之中,谁不是呢?”

        他仰头,怒目圆瞪,声音如雷霆炸响,滚滚向外扩散。

        “东皇,滚下来——!!!”

        天上星穹随之颤了颤,随后开始重新转动……不,是震动。

        “砰!砰!砰!砰!……”

        那些凝固的星子在遥远的深空之中轰然炸开,如连锁反应一般,漫天星河纷纷落下,化作犹如瀑布般的流星雨!

        棋盘崩解,半个星空,就此陨落!

        天上,果真有人应了霍衡玄的话,缓缓从星天之上走了下来,披星戴月,煌煌如神。

        圣人,降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