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子阁 - 都市小说 - 觊觎在线阅读 - 第23觊 纹身

第23觊 纹身

        楼道右手边就有个垃圾站,白鸢把傅寅舟手中的袋子接过去。

        傅寅舟任由手机震动,等上了车,他才接通电话。

        男人平稳陈述的嗓音传来:“柳总那边打电话过来,表示她现在在隋城,想跟你约时间见面解释当年为什么阻止你上火车。”

        傅寅舟眼底一片无动于衷。

        那头男人明了,这又是拒绝的意思,这些年这也不是第一个电话,下场都一样。只不过话既然转到他这儿了,他总得转达不是。

        男人又催促起来:“这周五你早点回来,最好订周四晚上的机票。”

        “怎么?”傅寅舟手指漫不经心地敲着方向盘,抬眸看向垃圾站台的身影。

        白鸢眼中没有一丝一毫的留恋,把所有袋子一骨脑地扔到垃圾桶,转身就往右手边驶过来的一辆白色跑车走去。

        男人一口气差点没上来:“还怎么,你再不回来是想我加班到吐血吗?”

        ……

        向鹿昨晚的任务没完成,家里本来就对她没抱太大希望,倒没多说什么,结果今天一大早就她指派去电视台谈广告合作。

        谈不成另说,反正让这大小姐不当米虫多锻炼总是好事。

        向鹿顺路就过来一道接上白鸢。

        “我是不是该感动,向大小姐一大早过来接我上班?”白鸢上车后,看了眼睡眼惺忪一脸起床气的向鹿不禁调侃。

        白鹿哼了哼,脸朝不远处抬了抬:“真不上他的车?你扔垃圾的时候他车可没动,说不定在等你哟。”

        白鸢只看见大g开远的车尾,手里扣着安全带,一口否认:“你想多了。”

        她心里分析了一下,那个男人刚才就是在车里打电话,不方便开车,现在打完了车就开走了。

        照她上次去星途集团被晾三个小时的经验,这一周他只会装和她不熟。

        这个男人公私分明得很。

        向鹿边开车边摇头:“啧啧啧,不愧是我认识的渣女。”

        白鸢:“……”

        无语。

        向鹿想起一件事:“对了,昨天没跟你聊完,你知道为什么现在大家都在疯狂动心思想挖傅寅舟?”

        “说说。”

        白鸢顺嘴应了一句,她在回复助理孟萝的工作微信,自从上次那个直播节目之后孟萝就被调到白鸢身边当助理。

        “看来你不知道他的来头。”向鹿傲娇地抬头,“为了帮我家老头挖人,他告诉我查到的秘密——傅寅舟是柳宁的儿子。”

        这话成功吸引了白鸢抬头:“柳宁?青鸾资本的柳宁?”

        也是出现在访谈栏目中第二个采访对象,投资界女大佬女强人。

        “对,就是她。”向鹿扔了块口香糖到嘴里,边嚼边说,“傅寅舟和她关系不太好,听说多年前在找一个女孩,等到他终于找到想去追来着,临上前车被柳宁派的保镖按住,关了几个月,出来后两人关系降到冰点。”

        “……”白鸢错愕,无法想象傅寅舟还有这样一段过往,为了一段和心上人错过的缘分和自己的母亲置气了这么多年。

        也可以看出来他对这件事有多意难平。

        前方堵车,向鹿嚼着口香糖,女流氓似的捏捏白鸢的脸:“不过这不是隋城商界都想挖傅寅舟的原因,主要原因是傅寅舟和星途集团签的合同是五年,现在离五年执行总裁的期限只剩三个月。”

        白鸢懂了:“他们看中的还是他的能力。”

        毕竟没有几个人能用五年时间让一个要死不活的公司起死回生,扩大到如今的龙头企业,星途集团就是他能力的最好证明。

        上午访谈栏目组开完碰头会,出发前摄像师在往后备箱搬运器械,白鸢坐在车上给向鹿谈判前的自拍朋友圈点赞,手指下滑,看到了崔悠可新发的朋友圈。

        时间在早上六点。

        【他踏着夜色而来,而我能给他的只有安慰。】

        配图,是一张私密床照。

        从视角上来看是崔悠可躺在床上的自拍,旁边男人只有半张下巴露出来,身上被子只盖到腰部,可以清晰地看到赤luo起伏的胸膛。

        放大后,左胸口处有串字母纹身。

        白鸢冷冷一笑,可以百分百肯定这是沈殊身上的纹身,纹在心脏的位置,是她和他的英文缩写,下面是那张火车票上的日期180116。

        这么明显的床照,崔悠可会发到朋友圈吗?

        那么崔悠可清纯甜美的形象还要怎么维持?

        白鸢视线冷了冷,也就是说,这是一个只对她一个人开放的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