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子阁 - 玄幻小说 - 神魔录重生之神在线阅读 - (7)明府寿宴

(7)明府寿宴

        转眼过了数日,今日是明峰的六十岁寿辰,府里热闹非凡,来的都是些达官显贵,攀龙附凤之辈,平日里入明府可谓是难上加难,今日明府大摆寿宴,都想借此机会结识府中适婚少爷,一是大少爷明烈二十有余,已娶正妻还未纳妾,又未生育子嗣,明府此等门第,近年一定是要给大公子另娶几位的,二是从未露面的小公子明玄,老爷对他最是疼爱,从小就珍之重之,保护周密,没有几人有幸见过公子,再过五六年明玄也该成家立业,自家家里有适龄的小女孩都想着借此机会结识明玄,按老爷疼爱他的程度,日后婚配必定是要娶明玄自己心仪之人,今日来府之前这些个家长早都教好了自家女儿,入府后别老跟着家长走,去府中寻一九岁十岁孩童去玩,取悦于他,最好以后日日叫你去明府玩耍。

        小孩子哪里懂得大人的意图,就单纯以为父母叫她寻个玩伴,根本没放在心上,几个孩童聚在一起,结成一伙出府玩去了。待明玄睡懒觉起床来玩,院中已无同龄儿童,都是些面带假笑的大人。明玄觉得毫无乐趣,自己跑到花园去玩,还未走到园中便听见婴儿啼哭声,明玄走近一看,一美貌妇孺怀中抱一婴孩,面若桃花粉嫩可人,甚是可爱,只是哭闹不止扰人心烦。

        明玄拱手行礼,

        “夫人,在下乃府中小子明玄,实在冒昧,公子我眼看夫人怀抱婴孩,颈印梅花,可是知州大人之妻,阮梅菱是也?”

        阮梅菱站起身行礼,

        “久闻明府公子耳聪目明,博学多识,今日一见,果不其然。公子自幼未出府一刻,怎得知道妾身身份,真让妾身十分惊喜。”

        “夫人过誉了,吾母平日里最爱与我说些旧日之事,吾母曾提当年在街上碰到一走失女儿,将其送至明府,故而结缘吾父明峰,此女儿颈上有一梅花印记,乃吾父府上草原而来之客,人生地不熟,走失于城中。幸被她所遇,安然无恙。吾母常念其所带之姻缘,感慨万分。”

        “愧不敢当,老爷夫人乃天定姻缘,妾身只是有幸参与其中,可不敢称自己是有功之人。”阮梅菱说着,怀中孩儿仍哭闹不止,欲起身离开,

        “妾身还是找处僻静之所栖身,莫在此扰了公子清净。”

        “无妨,我与夫人既有缘相遇于此处此时,明玄就不与夫人您客套了,称您一声姑姑可好?”

        “甚好,承蒙公子不嫌弃孩儿哭闹,还愿与我交谈甚久,姑姑之称妾身很是喜欢,你叫便是了。”明玄拱手作揖,说道,

        “姑姑若信任于我,可否让侄儿抱抱这孩子,在我府中惹得这孩子哭闹不止,确是我有愧于他,让我哄哄他罢。”

        阮梅菱听着点头示意,将孩子交予明玄怀中,这小儿刚到明玄怀中变止住了哭闹,呆呆地看着明玄,竟笑了出来。

        “姑姑,你看弟弟甚是喜欢我,竟破涕为笑。”阮梅菱也觉得十分惊奇。这孩子平日里不爱哭闹,年岁太小本不应带其入府,只因今日明府请来宫中灵画师,传言能将人画的活灵活现似活在那画中,知州大人吩咐她将小儿带来,借此机遇也画上一副,留着珍藏,才将这襁褓中的孩子带来明府。

        这小孩子刚进明府就被这来来往往,熙熙攘攘的人们给吓着了,哭闹不止,阮梅菱只好将他带到花园,僻静之所哄他入睡。哄了半天不见其安稳,没想到明家公子的怀抱竟能安抚这毛燥小儿,怕真是与这明家母子有解不开的缘分呢。

        “侄儿你真是与弟弟有缘,待我家冷儿长大,定会与你亲如兄弟,默契非常。”

        明玄很是喜欢这小孩子,听阮梅菱说完她更是欢喜,

        “若姑姑不嫌弃,就常带弟弟来我府走动,平日里哥哥忙于政事无瑕陪我玩耍,若是有弟弟日常陪我,侄儿我深感欣慰,定会好好待他,像待自己亲生兄弟一般,请姑姑放心。”

        阮梅菱本无意与明府深交,她深知有多少双眼睛虎视眈眈盯着明府,盯着明玄,不想将孩子搅入是非之地,推拖道,

        “姑姑当然不会嫌弃,我们母子有幸结缘明府,已经深感荣幸,不敢于府中走动频繁,明老爷明夫人日常辛苦繁劳,无瑕顾及府中众多事务,我们就不常来打扰了。”阮梅菱将明玄眼中失落尽收眼底,劝慰道,

        “弟弟现在还小,过一年半载还是要到府上私塾学堂读书的,不妨彼时再于弟弟彼此深交也好。”

        明玄不好强人所难,表态说,

        “姑姑放心,侄儿定不会忘了弟弟,到时入我明府求学,侄儿一定照顾好弟弟,让姑姑你放心。”

        阮梅菱看小明玄如此认真,尽责,倍感欣慰。年纪尚小就体贴懂事,真不愧得明峰如此疼爱。阮梅菱作揖行礼,伸手抱回孩子,

        “姑姑不宜离席太久,弟弟已不哭闹,妾身这就抱着他去找画师,早些画完早些回府,小孩子看不得这热闹场景,怕再将他吓着,再哭闹一番,姑姑我也不好哄他安心。”说完就告辞离开。

        明玄看着二人离去,心中有些不舍,虽第一次相遇,她却觉得这孩子一举一动牵着她的心,见她破涕为笑自己心里便豁然开朗,舒服异常,现在转身离去,心里就像缺了点什么,跟着他一起走了。明玄念叨着,

        “也罢,既是有缘,日后定会再见。他日再见之时我也长大了,他也能于我沟通交流,不再咿呀学语卧在襁褓之中了。如此更好。”

        明玄盼着寒冷长大,入府求学之日,心里满是期盼,充满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