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子阁 - 玄幻小说 - 神魔录重生之神在线阅读 - (13)平凡或不平凡(一)

(13)平凡或不平凡(一)

        凤鳍他们三人回到凤火阁许久,凤鳍还未缓过神来。不愿接受自己的徒儿竟是血神树之主,又想到了自己还未弄清,传说重生的玄柒与阴玄的关联,呆滞了整整几日。

        阴玄兴奋极了,每日都琢磨着,自己的心中住着一个传说的树神,捂着小心脏终日傻笑。虽试了各种法子,叫树神现身,可自打树神移根至阴玄心脏那刻,阴玄就再也没见过树神真身,也未能与其对话半言片语,仿佛树神未曾存在一样,无影无踪,无声无息。

        阴玄急冲冲跑去凤鳍寝殿,使劲晃了晃呆滞的凤鳍,大叫凤鳍的名字,想要问问凤鳍是怎么回事。凤鳍回过神来,看着阴玄,却有几分神似玄柒,无缘由的来了一股怨气,未说一句,挥手直接把阴玄赶出殿中。

        “哼!莫名其妙,我看你就是嫉妒我有神兽,你没有!小气鬼!”阴玄在凤鳍门口怒嗔。

        凤鳍在屋里念叨,玄柒是玄柒,阴玄是阴玄,何必纠结二者有何关联,眼前阴玄已有如此强大的神兽相伴,玄柒重生之日也不会晚了,还是不要自寻烦恼吧。凤鳍听阴玄不停在门外激他出去,凤鳍整理好心情,推开门来,

        “好了好了,莫要吵闹。方才为师只是没有睡好,为师之徒有如此神兽相伴,我当以你为傲,怎会有嫉妒之心,怕是要错怪为师了?”凤鳍伸手拿下阴玄捂在胸口的手,

        “徒儿你是想把树神热死吧?还有,虽然为师座下没有神兽,但是我还是略懂一些常理的。徒儿你的神兽可并非寻常的老虎,狮子,仙鹤,苍鹰,你这神兽可是万古神树,比我这寝殿还要大上十倍,你是想拆了我的房子,还是想给你自己压死?让他日日陪着你在我这殿中玩闹?”阴玄眨了眨无辜的大眼睛,

        “可是,怎么一点感觉都没有,他不会走了吧?嫌弃我了,直接就走了。”

        凤鳍看她这副委屈样子,忍住笑意,准备逗她一逗,

        “哎,既然玄儿你都知道了,为师也不好瞒你了.”凤鳍低头叹息,十分遗憾的样子,还没等凤鳍接着说下去,只看阴玄的大眼睛里掉下一颗颗黄豆大的眼泪,

        “你又哭什么!我是逗你玩,玄儿,你可是傻了?神树怎会如此不守誓言,你可是他誓死要捍卫的神主。玄儿,你知道的,为师只是爱开玩笑,嗯?好了吗?”凤鳍语气十分着急,低下头来,想看清阴玄的脸,凤鳍与阴玄四目相对,阴玄忍不住笑意,蹲在地上哈哈大笑起来,

        “哈哈哈,谁让师父你捉弄我,怕了吧!”凤鳍无奈,拉起阴玄,

        “你这小鬼,不能让你终日玩闹了,随我去仙器冢挑一法器,为师才能授学与你。”阴玄还笑着,凤鳍拦腰抱起阴玄,飞身仙器冢。

        仙器冢位于凤火阁内,法阵深处,世人常道,血神之树,仙器之冢,乃世间最神秘之处,血神树神力最强,仙器冢仙器仙力最胜。阴玄没想到这两日竟能随随便便就收了树神做神兽,随随便便入仙器冢选一法器,真如做梦一般。

        阴玄跟在凤鳍身后,只看凤鳍抬手划破手指,滴一滴金黄金黄的血入石缝之中,只见金血瞬间被石缝吸收消失,石缝中散发刺眼金光,阴玄拂袖遮眼,再挥下衣袖,巨石居然消失不见,毫无踪迹,反而眼前多了一扇金门,阴玄震惊万分。凤鳍拉着惊呆的阴玄,进入仙器冢,瞬间金门不见,巨石复原。

        阴玄被凤鳍拉着向前走,阴玄小声念叨着,

        “早知凤鳍的徒弟就有如此境界,我何必做这假冒的凤鳍,风起之徒儿,哎。”凤鳍头也不回,语气发狠,

        “咳咳,你小子注意了啊,我可都听到了。”阴玄不依不饶,声音提高,大声与凤鳍争论道,

        “听到又如何,我又不怕你!你就是冒牌的,你还好意思叫风起,模仿我崇拜的凤鳍之名,你真不知羞!略!”阴玄吐了吐舌头笑话凤鳍,凤鳍忍俊不禁,

        “哈哈,你崇拜凤鳍?你可比我还不要脸,你知道人家凤鳍要不要你崇拜啊?”凤鳍打趣道,

        “风起师父,你要是能让我见一见凤鳍,那我就能回答你凤鳍到底要不要我崇拜。”阴玄摇晃凤鳍的胳膊,撒娇想见凤鳍一面,其不知眼前这个与他终日相伴之人,就是自己想见之人。

        “真凤之仙可是你能随意面见之人?我都许久未见过师父。你这种毫无功绩的凡人,还是莫要妄想了。”凤鳍说完,回头看了阴玄一眼,见阴玄失落万分,改口说到。

        “这样,如果你五年内能入神魔录,我敢保证,凤鳍定会来见你!”阴玄听凤鳍说完,更失落了,简直失落到要化成一滩泥,摊在地上。凤鳍把一切看在眼里,快走几步,推开一扇门,刺眼的金光又现与眼前,凤鳍在阴玄眼前轻挥衣袖,叫阴玄抬头看。阴玄瞬间不再觉得刺眼,眼前法器虽金光不减,却十分清晰,柔和。

        阴玄瞬间忘了刚才的失落,士气大振,随手拿一金鞭一挥,

        “神魔录!我定会入册!凤鳍,我也定会见面!”凤鳍笑了笑,看她虽身影纤瘦,但气势不减,就是情绪来的快走得也快,一会觉得自己不行,一会又信心十足,让人哭笑不得。

        “好,好,为师看好你。只是你莫要如此草率,众多法器你不再看看了?”阴玄眼神盯着四周,虽还在查探,但嘴上却说,

        “我阴玄相信缘分,我与这金鞭有缘,其它就留给有缘人吧。”其实阴玄想的是其他这刀斧剑枪戟看着就重,她一定是拿不动得,平时带在身上也不方便,这金鞭好看又方便携带,还是它最顺手了。

        凤鳍说既然阴玄喜欢,就选它也好,凤鳍席地而坐,拉阴玄衣角,让阴玄也坐下,凤鳍与她讲一讲这金鞭的来历。

        “此金鞭名叫玄龙鞭,虽名为玄龙鞭,其确实神蛇之脊骨,万年前神龙玄柒收一神蛇作为神兽,此蛇与玄柒日夜同处,玄柒对其照顾异常,经常喂其食用仙神之丹,又私传功力与它,想让神蛇早日幻化人形,好与玄柒一同玩耍。虽玄柒活泼单纯,从未对神蛇有所异想,可神蛇早就在心中暗自盘算,神蛇一族千万年来不得成仙成神,入神魔录。只有她一人幸得玄柒所识,爱护有加,才破例能入神殿,玄柒既有如此大的地位权力,可却对她的家人族人无动于衷,终日只想着玩闹取乐,根本不配做这世间最至高无上之神,神蛇早就想好幻化成玄柒摸样,取而代之。玄柒并不知神蛇打算,疏于防范,一日神蛇功成,偷袭咬了玄柒颈出,放剧毒。神蛇神力已深,此毒无仙无神可化解,玄柒晕死过去,神蛇化作玄柒,未管玄柒之体,第一件事就大肆篡改神魔录,将其族人都录入册中。凤鳍深感不对,跑去质问,看见神蛇第一眼,就发现其为假冒,虽其仿的玄柒十分神似,动作习惯都无差别,只是凤鳍早日为入神魔录娶玄柒,早就将神魂换给玄,玄将此珠放于玄柒体内,护玄柒周全。凤鳍感其无半分自己的神魂,不敢轻举妄动。告辞假玄柒,偷进入后院查看,正巧看见昏死的玄柒,凤鳍唤醒其体内凤火珠解了此毒,不然玄柒还要昏睡半日才能苏醒,玄柒清醒之后,直接杀入前殿,玄柒之说一句,何苦这么傻,我玄柒不死不灭,你何必以命相赌。神蛇其实知道玄柒不死,放剧毒只是想多迷倒玄柒半刻,神蛇深知自己做了错事,也体会到了玄柒对她的爱,未与玄柒解释一句,自灭与殿中,欲魂飞魄散,玄柒施法,留住神蛇精髓,化作金鞭,留在身边做为法器,玄柒知其想取而代之,就将金鞭取名为玄龙鞭,为神蛇做纪念。至于录入神魔录的众族人,她都一一察勘,资质标准者都留在册内,对蛇族众神并无任何责罚。”

        阴玄听的呆了,爱惜地抚摸着的手中的玄龙鞭,

        “玄柒竟是如此有情有义,宽容大度,怪不得凤鳍如此爱慕她,要是我,我也爱她。”凤鳍看着感慨的阴玄,摇了摇头,一时间思绪万千。

        “师父你说我有血树神做神兽,又有玄柒的玄龙鞭做法器,我如此平凡之人,也变得不再平凡了吧。”凤鳍笑了笑,摸了摸阴玄的小脑袋,心想,你还有凤鳍做师父呢,你自己都不知道,

        “你的价值,是要你靠自己创造的,不是靠这些赋予你。你若想变得不平凡,那就乖乖听为师的话,为师教你的要认真学,学好了,你才能算得上真正的不平凡了。”凤鳍拉阴玄起身,直接抱着阴玄飞回前殿,看样子是真的要认真开始教阴玄神器操作,神符仙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