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子阁 - 玄幻小说 - 神魔录重生之神在线阅读 - (14)少年少女

(14)少年少女

        自从上次于仙器冢归来,阴玄日日沉迷修身练法。时光像长了腿一样,飞快地走过了八载,阴玄不再是当年那个平凡软弱的普通凡人,而是成了一个满身仙法,神力强劲的不普通的凡人。

        一日早功之后,凤鳍忽然提出带阴玄去凡间,回眀府。阴玄虽思家念家,但凤火阁的日子,也已过了八载,这八载正是她年少时候最珍贵的八载,忽然提出回到眀府,虽不知何事,虽心里惦念,可真的走这一步,说出这一句话,阴玄竟觉得不适,心慌。阴玄低头不语,闷声吃饭,只淡淡的点了点头,没问一句话。

        阴玄自凤火阁出来,就没说一句话,没带一样东西,只身下凡,好像默认了她还是要回来,在这里生活的。刚到眀府,就看见满园仆人跪在侯爷殿前,李管家看见阴玄回来。已经认不得阴玄。上前一步行礼询问

        “敢问仙人落于我眀府所为何事?眀府老爷不便接待仙人,还请仙人见谅。”阴玄深感不对,扶起李管家急忙问道,

        “李管家,我是公子玄啊,不知我父怎得了?为何不便接待,众人又为何长跪于此?”李管家抬头定睛仔细的看了看阴玄,泪眼婆娑,语气哽咽,

        “少爷,您还是自己去瞧吧,老爷夫人可终于把你盼回来了。”李管家说完推开了殿门,阴玄与凤鳍走进殿中。只见大夫人,三夫人,公子烈与其妻都站于床侧,大夫人双手紧握床榻上人之手,低头哽咽。

        “娘!”跪于殿中,磕头行三大礼。

        “孩儿归来了!”大夫人起身呆立,眼中含泪,眼眶肿起宛如金鱼,摇摇晃晃,无力且急切的走近阴玄,扶起阴玄,紧紧抱着阴玄嘴里不停的念叨,

        “玄儿,回来了,回来了...回来了..”

        阴玄轻轻扶开大夫人,轻声问着,

        “娘,到底是何事?榻上之人可是我父?”阴玄担心的看了看床榻,大夫人没有言语,拉着阴玄走到榻前,把阴玄之手交到榻上之人的手上,

        “侯爷你看,玄儿回来了,快张开眼睛看看,真的是玄儿。”阴玄看着榻上憔悴苍老的阴峰,无法接受当年气势十足,威风凛凛的父亲变得如此脆弱,虚弱无力的躺在这一动不动。

        “侯爷,你倒是..你倒是看看啊.”大夫人似乎已经哭干了眼泪,嗓音沙哑,无力的叫着床上同样无力的阴峰,

        “兄,父亲怎么了?怎么会这样?”阴玄强忍泪水,怒气满腔,质问公子烈。

        公子烈向前一步,刚要开口,其妻就拉住他不想让他说什么,公子烈甩开其手,拍了拍她的肩膀,让她放心。

        “弟,你离开数年,其中原委一语半句说不清,如今父亲体虚身弱,莫要在此议论不休,你若习得仙法,便想想办法为父医治,若无力救治,就好好陪陪父亲,多年未见,他定惦念你非常。”公子烈叫御医上前,讲了一遍病情病因,拍了拍阴玄的肩膀,

        “交给你了,若能救治一分就救治一分,我们先出去了,多年未见,父亲定有许多话要同你讲,不便在此打扰你二人,若有需要随时叫为兄,大夫人三夫人也该回殿好好休息一下了,放心把父亲交给阴玄,阴玄已经长大了,我们要相信他。”公子烈呆着众人退出了殿冢,凤鳍站于窗口,背对阴玄,默默地听着观着一切。

        阴玄探测其父气虚血亏,精魄飘忽,若有若无,阴玄施法,只暂时守住其三魂七魄,身体状况根本无法医治。阴玄头埋在父亲胸前,哽咽着说,

        “师父,可否救我父一命?”凤鳍背对着阴玄,冷静一语,

        “天命如此,不可违,就算我今日救他,他终究还是要入轮回,逃不了。”阴玄闷头痛哭片刻,整理好状态,叫李管家进殿照看,自己去找公子烈准备问清楚原委。

        凤鳍一路上默默跟着阴玄,阴玄知道凤鳍一直在她身边,虽然痛苦焦虑这,但是心中因凤鳍变得多了一分安稳。公子烈见阴玄身后有凤鳍,示意要不要单独谈话,阴玄介绍,这是她的师父,不必避讳,直说就好。公子烈关上房门,开始讲述阴玄缺席的那些故事。

        “自当年你离开眀府,就日日有魔君之人来府中寻你,父亲与众人告知,你已经在当年的那天不幸遇难,爱子早逝,眀府之中再无阴玄这个人。连我与三夫人都瞒在其中,但是魔君并不放弃,依旧经常来府中查看,虽不知魔君为何寻你,但在府中从没做过伤人之事,就这么过了六年整。一日父亲与大夫人在府中私下议论你并未逝世,而是在凤火阁中修炼,被魔君之人听了去,魔君就派人带走了大夫人,询问你为何去凤火阁修炼,与真凤之仙有何关系,大夫人只字不提,不承认你还活着,魔君恼羞成怒,差点杀了大夫人,危急关头,李嬷嬷舍身救下大夫人,此时父亲寻来,不知与魔君做了交易承诺,大夫人安然回到眀府,而父亲却一蹶不振,仿佛换了一个人,身强体壮的父亲自此就虚弱不堪,气血两亏,精魄飘忽,大夫人伤心欲绝,日日盼着你能早日回来,学了仙法能救你父亲一命,却又不想你回来被魔君伤害。如今父亲已经卧床两年,太医说已无力回天,夫人不求你为其报仇,夫人只希望你释怀一切,在最后的时辰里好好陪陪父亲。”阴玄根本不知魔君之人在寻她,如果当年知道魔君因为寻她,一直为难她的家人,阴玄定不会如此安稳的在凤火阁呆了八载。大夫人与侯爷也是怕她意气用事,所以一直瞒着她,他们只求阴玄能安稳的长大,没有什么过分的期盼,不求其修仙修神,只要能躲过魔君的魔爪,他们也就无所欲求。阴玄听完原由,直接回身与凤鳍道,

        “我不怪你瞒着我,但是我去寻魔君,你休想拦我!”阴玄鉴定的眼神,霸气十足,眼中充满着愤怒,话音刚落就飞身出去,凤鳍于偏院中拦住阴玄,

        “我不想拦你,你听完我说话,你再做决定。”凤鳍冷静的说道

        “我知道你不怕魔君,为师也不会怕,你做决定我定会陪你。只是侯爷与大夫人,为保护你不被魔君寻到,已经如此与其斗争了八余载,你如今自己送上门去,岂不让侯爷多年所做所为,毫无价值。他已带上身体姓名,不是想让你如此冲动,为其报仇。如果他的生命,换来的是你与魔君冲动面对面想战,他当初就不会做这样的牺牲。你若真的想为父亲做些什么,你就得强大自己,如今你与魔君实力悬殊,除了多搭一条性命,你什么都做不到。”凤鳍正说着,大夫人不知道何时到此处,打断凤鳍,与阴玄讲到,

        “仙人此言颇对,玄儿若想知魔君为何寻你,不必冒险去质问魔君,娘亲可为你解答,当年你年岁尚小,故为对你言阴,如今你修炼已久,能保护自己,娘亲就不再过分护你,你始终要亲自面对一切。娘亲与父亲已老,不可能护你一辈子。你一定要保护好自己,仙人,望你能多多照顾我们玄儿,如今我与侯爷,已是濒死之人,不能再为玄儿做什么了。”阴玄搂住大夫人,冷静了下来,沉默不语。大夫人说此地不宜说太多,带着阴玄二人来到大夫人房内,大夫人连连叹气,思量半天才开口说话,

        “玄儿,母亲其实不叫琴霜,母亲乃是多年前被魔君灭门的戚家后人,百年前真龙女神玄柒魂灭与魔殿,魔君就预言,若我戚家百年内生得一女子,就将我戚家灭门,当年我母亲生下我后戚家就遭灭门,李嬷嬷带着我逃生于此,机缘巧合识得你父,多年未生育,偏偏于预言之时怀了你,正于玄柒魂灭百年之时,全城女婴都被魔君屠尽,李嬷嬷与我交代,她乃是玄柒座下一朵莲花,为母正是玄柒重生得宿主,虽你身上毫无神力仙力,但李嬷嬷预感,你与玄柒重生定有关联,就用毕生修为掩盖你女儿之神,将你幻化成男儿,护你二十载,当年城中夸赞你与公子烈二人,魔君听得便欲查探你之身,故而当年要带你去魔殿,正巧这位仙人所赠玉佩救你一命,当年母亲与侯爷恳求仙人能收留你与仙殿,逃过魔君寻查,都是为了守护你,也为了守护真龙女神玄柒重生,如今你已长大成人,母亲不想再瞒着你。你也该知道一切原由,孩子。”凤鳍在一旁听着,阴玄居然是女子,自己与其相伴多年竟分不清少年还是少女,毫无察觉。阴玄也果然与玄柒重生有莫大关联,那更要拦着阴玄,千万不可轻举妄动,凤鳍多日前已知阴峰今晚定会逝世,故而带阴玄下来见阴峰最后一面,如今阴玄已知所有的事都与魔君脱离不了关系,定不会轻易离开大夫人跟凤鳍回到凤火阁,如果到时阴玄不与凤鳍仙殿,凤鳍已经准备好采取强硬手段,带回阴玄,千万不可让阴玄冲动行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