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子阁 - 玄幻小说 - 纯阳武神在线阅读 - 第八百二十二章 登龙船,去踏平那深谷!(求订阅,求月票)

第八百二十二章 登龙船,去踏平那深谷!(求订阅,求月票)

        巡天殿。

        第八日,刘清蝉归来,向众人见礼。

        “见过圣上。”刘清蝉看向汉天子,微微欠身。

        “星空中只问道行,我早已退位,不再是什么一国之主,而今只是一个踏入星空的求道者罢了。”汉天子轻轻摇头,语气温和。

        “圣上不再是圣上,也是清蝉的宗族长辈,礼不可废。”刘清蝉罕见地坚持道。

        而在玄黄大地时,苏乞年都未见其如此看重礼数,但他也明白,正因为来到了浩瀚星空,刘清蝉方才更加看重与玄黄诸天命之间的关系,就像汉天子,其他人都可以凭借道行,以达者为先,但刘清蝉这一世出身大汉皇室,与汉天子体内流淌的,是同样的血脉。

        “好。”汉天子颔首,语气也浮现几许郑重,但没有再多说什么。

        身为曾经的大汉天子,一国之君,转动国运,把握天命,什么尔虞我诈,人情冷暖没有见识过,正因为如此,刘清蝉的坚持,得到了他的认可。

        人都到齐了。

        巡天殿中央,苏乞年缓缓起身,看眼前的众人,除了大师兄等人外,身为巡天使的玄黄诸天命,这几日也陆陆续续归来,齐聚巡天殿中,只有两位人王,此前联袂出行,眼下尚未归来,但苏乞年相信,以那两位的性子,最后一定不会缺席。

        “时候差不多了。”苏乞年开口,语气平静,“诸位随我踏平葬龙谷。”

        “早就等着这一天。”河老三咧嘴一笑,眼中却有寒光迸溅,这些年,他们这一脉顾全大局,一直未曾对葬龙谷出手,而其却窝藏掘墓人一脉,眼下又尽起气运,与巡天殿争锋相对,这已经不只是一种挑衅,更是在约战。

        从第六日辰时起,战书就已经送出了。

        这一日,战皇殿所在的无垠战土,一些临近巡天谷的强者蓦的浑身一震,他们霍地转身,眺望那座沉静了数日的山谷,耳边传来殿门洞开的轰鸣声,伴着一股阳和的气息,像是比万物复苏的春雷更蓬勃,刹那间席卷了这片无垠战土,并朝着战皇殿外,广袤的荒莽大地蔓延而去。

        那是……

        诸紫绶刑天在第一时间被惊动,他们看到了那一袭粗布白袍的身影,当先一步自巡天殿内走出,左侧微后半步是那位锁天一脉的大师兄,右手边则是不空天女,那位诸天禁忌的几位弟子,众人所熟知的,尽皆在列,也有紫绶刑天蹙眉,那位传说中的,更在年轻的巡天殿主之前成就盖世战王的锁天弟子,又身在何处?还是说,就是这几人中的某一位?

        此外,近些时月,无论是五荒大地,还是浩瀚星空,都开始流传一种说法,自始至终,无论是所谓的盖世战王,还是战帝,都是那位年轻的巡天殿主本身。

        这种说法最早的雏形,是由昔年那位诸天禁忌坐化时,出手的四族大帝口中流传出来的,当然是否真的是出自几位大帝之口已经不可考了,因为八帝十王的陨落,加上几位大帝的失踪,而今已经无从论证,但近些时月,这种说法的起源,据一些紫绶刑天了解,是源自五荒大地一些避世多年的无上传承,这些无上传承少有传人行走世间,但族中或是宗门内,着实蛰伏着一些恐怖的活化石,走在帝路上,或是已经跻身帝境。

        很快,这些杂念就被剔除,诸紫绶刑天相信,不多久,随着年轻的巡天殿主降临葬龙谷,一切都将水落石出。

        随即,他们的目光又落到了那群巡天使身上,传闻中与那位巡天殿主同出一源之地,眼下看来,那位巡天殿主出身的,怕也不是真的什么微末之地。

        不是吗?足足数十位圣境绝巅的强者,不乏圣境巨头,乃至有不少,都有不朽的意志光辉内蕴,哪怕只是雏形,无上天路,也算迈出了坚实的一步,尤其是其中一位老道,竟令不少紫绶刑天都生出一种无法窥探感,那是真正的不朽意志。

        且不说其他,数十位圣人,就算是很多无上传承,也拿不出如此众多的绝巅圣境,一般而言,能够拥有这般底蕴的,唯有帝族。

        昂!

        也就在苏乞年一众巡天殿强者走出巡天谷的一刻,这片无垠战土上空,顿时响起了一道滂沱且苍茫的龙吟声,一条金色的巨龙,峥嵘龙角如天剑,切开了虚无,挤出了比星河还要巍峨的龙体。

        “不灭龙船!”

        很多战皇殿强者眸光炽热,这是以初代战皇以及一位龙皇的遗蜕打造而成,无尽岁月以来,承载了太多历史的光辉,在人族战史上,这条不灭龙船几乎贯穿了整个近古的记忆。

        就是不少紫绶刑天,也面露惊容,没想到那位年轻的巡天殿主,竟然能够勾动不灭龙船,难道是五大刑天借用了刑天大印?

        要知道,不灭龙船素来征战异族,遨游星空,若是真的降临葬龙谷,怕是要震动整个人世间,这其中蕴含的意义,足以令每一方无上传承深思,乃至心悸。

        此刻,刑天大殿内。

        一身兽袍,仪态邋遢的第一刑天先是微微错愕,继而就轻笑着摇摇头:“那位在不灭龙船中给他留下了烙印,以其炼化的天龙血脉,也足以勉强驾驭了,没想到这第一次出手就动用了,他倒是一点也不客气。”

        不远处,剑眉入鬓,身姿英武的第四刑天瞥他一眼,淡淡道:“就怕葬龙谷那位对于不灭龙船没有那么忌惮,这肃清人间的最后一战,终究是要以惊涛骇浪来终结。”

        刑天殿一角,又一道清冷的声音响起:“那位沉寂这么多年,葬龙谷中那桩悬案,也到了该曝露的时候了,不灭龙船不行,巡天殿一定可以。”

        “呦,老二,你对那小子也挺看重。”第一刑天挑眉道。

        刑天殿一角,那清冷的声音略一凝滞,整个大殿都飘起了鹅毛大雪,每一片雪花,都是秩序的凝结,有一种冻彻神魂的可怖气韵:“别以为你是第一刑天,我就不敢打你。”

        第四刑天也有些无言,看一眼第一刑天,若论他们战皇殿五大刑天,与诸帝间的关系,这位凭借一己之力,令诸帝对他们五大刑天的观感皆一般,甚至有些不待见,当世战皇就更不用说了,那是懒得跟他计较,就连年轻的巡天殿主那位大师兄,那些年的故事,他们可是一清二楚……

        巡天谷上空,不灭龙船沉浮,有星辰如灯火,悬挂在船舷之上,对于第一次见到不灭龙船的玄黄诸天命而言,不灭龙船带给他们的震撼,是溢于言表的,尤其是对于汉天子等五国之主而言,昔年,五国皇室也都有真龙船,但与眼前这条龙皇遗蜕铸成的不灭战船相比,就显得太过微渺。

        一身人龙血脉在沸腾,隐隐与这条伟岸龙船共鸣,汉天子与景唐女武皇四人相视一眼,只是这不灭龙船的神形,若是可以带回玄黄大地,摹刻成观想图,当可令他们五国皇室血脉,诞生出更多可以化身成龙的存在。

        下一刻,苏乞年念动间,虚空挪移,众人出现在不灭龙船船首之上,俯瞰下方的无垠战土,天地都似乎变得微渺了。

        但诸天命明白,这只是一种错觉,苏乞年注意到祖师三疯道人,在登临不灭龙船之后,就露出几分沉吟之色,周身阴阳气机流转,一些莫名的变化,似乎在由表及里地深入进去,祖师的生命气息,出现了高涨的迹象。

        当然,这种变化,也只有如他一般拥有不灭意志的强者才能够感受到,祖师对于气息的收敛,哪怕未曾破入无上领域,也足以令诸王自惭形秽。

        于此,大师兄除了微微挑眉,也就见怪不怪了,毕竟有人王古唯一珠玉在前,玄黄大地走出来的,若是真的平淡无奇,他才会觉得不正常。

        这……

        无垠战土上,众多战皇殿强者看眼前这一幕,都感到一阵恍惚,真的要驾驭不灭龙船,威压葬龙谷?

        一个是龙船,一个则以葬龙为名,虽然尚未交手,但不少强者已经可以从空气中嗅到清晰的火星气。

        此刻,不灭龙船船首。

        苏乞年勾动脊椎大龙,与脚下的不灭龙船共振,当世战皇铭刻了他的意志气息,是以借助一缕炼化的天龙血脉,他瞬间对于脚下的龙船生出了一种清晰的掌控,他感受到了一股沉寂的伟力,若是可以撬动,怕是足以大帝胆寒。

        昂!

        即刻,苏乞年勾动不灭龙船,那如星河般伟岸的船体如真龙蜿蜒,天裂了,无声无息,张开了一道接连天地的口子,口子里,是另一片天空下,一座幽邃的山谷,通体被黑雾笼罩,沉静无声,像是一头太古凶兽,沉眠在荒莽中,还不曾苏醒。

        苍茫的龙吟声,随即在这片寂静的天空下响起,不灭龙船庞大的船体降临,穿过天裂,直接出现在了葬龙谷前。(求订阅,感谢大家的月票和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