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子阁 - 都市小说 - 全知全能者在线阅读 - 第341章 三傻并立,一时难分高下

第341章 三傻并立,一时难分高下

        前方可能会有一只凶兽,想要伏击。

        这是太苍月所提供的信息,一种基于她的直觉感应而并非荣枯境修者所具有的能力。

        之前的一路上,太苍月已经屡次地发挥她的这种能力了。

        许广陵能提供这种信息吗?

        能。

        当然能。

        基于道体的天地沟连。

        基于天眼的大范围观照。

        基于眼窍、耳窍乃至鼻窍的灵敏探察,纵然不动用天眼,他的眼窍等灵敏性也远超正常的其他打开了诸窍的修者。

        哪怕这几种能力都不动用,    许广陵也依然可以通过和草木的沟通交流,获得周围乃至丛林很远处的信息。

        但以上这些,许广陵都没动用。

        他完全地把信息探查,交给了太苍月。

        而一路走来的事实也证明,太苍月完全有能力挑起这个担子,而且,很胜任,    很称职。

        于是,进入丛林数日后,    三人小团体的分工也基本确定了下来:

        太苍月,导游,领航员。

        许广陵,草木专家,药师,知心大哥哥(小弟弟)。

        纪飞妍,动物专家。

        太苍月兼灵脉感知,许广陵兼地理分析,纪飞妍兼这片丛林中的动物势力地盘描绘。

        虽然只是三个人的小团体,但基本上把游览所需要的一切,都给包揽了,也因此,一路走来,三人的配合越来越默契,游览的体验感也越来越愉快。

        至于说凶兽之类的,    只是调剂。

        以三人摆在明面上的最高可以和四品、三品凶兽周旋的能力,目前他们连最低阶中的七品的凶兽还都没遇到呢。

        他们这次所面对的凶兽,    是一只鸟,实力在八品左右。

        这在周围的动物中,已经算是比较强的了,要知道之前所遇的那只沼泽怪,实力也只是在八九品之间。

        凶鸟很大,两只翅膀张开后,整个躯体足有七八米宽,如果飞到头上的时候,遮天蔽日的,很吓人。

        绝对能把小盆友什么的给吓得哇哇大哭。

        但凶鸟此时面对的不是小盆友。

        要说起来许广陵三人也比较坑,他们的外表真的太有欺骗性了,但凡对自己实力稍微有一丁点儿自信的凶兽,不限于鸟兽虫鱼,看到他们,都会忍不住想要加个餐。

        而且是加个美美的餐。

        他们不止是细皮嫩肉,而且光是看着,就很好吃的样子啊。

        甚至,不止是看,    就是远远地闻着,    虽然没有什么明显的香味,但是,莫名地就是感觉很好闻啊!

        啊,忍不住了!

        啊,快抓了他们!

        这次搞伏击的凶兽,按理来说,应该是属于沉得住气的那种。

        其实很多凶兽都沉得住气,尤其是喜欢搞伏击的那种,最讲究要么不动,宁愿错过机会也不动,要么就是动如雷霆闪电,一击必杀。

        这只凶兽也是。

        嗯,本来是。

        它早八百年就在隐蔽的树梢上蹲守好了,就等着许广陵三人靠近。

        哪想,许广陵三人还没真正靠近,它就暴躁起来了。

        具体地说,是兴奋起来了。

        兴奋到如同得了躁郁症,两只爪子轮番地在它站着的那个枝桠上踩踏,踏得树梢沙沙作响,也踏得早已准备好“被伏击”的三人大是一愣。

        “它这是搞啥?”

        许广陵问纪飞妍。

        中近距离下,他们的交流自然而然地切入了隐秘传音模式,相对于外界或那只凶兽来说也可以称为静默模式。

        “搞啥我不清楚,但它很高兴,也很激动。”

        作为“动物专家”,纪飞妍相当地确定这一点。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难道它是把我们当成老朋友了?”许广陵道。

        纪飞妍惯例地先甩了一个白眼给他,然后才道:“傻子,你没听月月说它是想伏击我们的嘛,鸟类的视力大都比较好,早在想打伏击的时候它就把我们给看清楚了。是不是朋友,人家可比你清楚得多!”

        “它应该是遇到了能够让它兴奋的东西。”太苍月说道,“我们三个站在这里不动,看它先捉谁。”

        大概是和两个傻子走在一起,太苍月也变傻了。

        从宗门刚出来的时候,这种话太苍月绝对是说不出来的,她是走的清冷系。

        用一个大概的概括和形容的话,太苍月有点像是中秋月,首先是明亮的,光华灼灼,其次是清冷的,入秋且已中秋,离深秋都不远的那种。

        她自己说的小时候喜欢看月亮看星星,估计看时间久了,属于月亮和星星的那种既明亮又淡漠、既高旷且邃远,作为一种整体的印记,与她的神气交融。

        但现在,清冷之气在另外两人的带动之下逐渐变成了傻气。

        俗称呆萌。

        在太苍月的这个提议下,三人真就站着不动了。

        一个傻子+一个傻子+一个傻子。

        三傻并立,一时难分高下。

        那只兴奋且焦躁的凶兽估计也被三人这举动搞得一愣,这是干啥子,真就送菜来的?

        但它可没有迟疑,两翅倏地一展,就如一架战斗机般,迅捷却无声地向着许广陵三人扑击而来,到得近前时,更是一个陡然加速的俯冲。

        “瞬间加速,速度提升了三倍。”

        哪怕凶兽近在眼前,扑得他们的头发都开始乱,太苍月犹自这般,淡淡说道。

        “这家伙疯了,这种程度的速度提升,它绝对是施展了什么天赋秘法,甚至都可能是需要透支的那种!”纪飞妍一头雾水。

        作为一个动物专家,她是真搞不明白这只凶兽到底是得了什么大病。

        然后。

        然后那只凶兽就抓向了她。

        具体地说,是抓向了她身后的那个包裹!

        纪飞妍是很宝贝这个包裹的,更不想身上的衣服被它扯破,在爪子即将接触的一瞬间,到底还是闪开了。

        “小陵子,都怪你!”

        闪避中,纪飞妍还不忘对许广陵一顿怒吼,并顺势开发出了新称呼。

        “我咋了?”

        许广陵作无辜状。

        “你还装傻!你炼的那药,对这倒霉东西有莫名其妙的吸引力!你自己吃完了,月月也吃完了,就我身上还带着一粒!”

        那凶鸟继续扑击,纪飞妍被追得鸡飞狗跳。

        “你说的是那个大补还元药啊。”许广陵轻描淡写,“我都不知道你干嘛要留下一粒,都吃了不就没这事了?”

        “你给我等着!”

        纪飞妍说着,然后一转身,“定!”

        那只凶鸟大张着翅膀,却瞬间僵直于半空,如被固化在了琥珀之中。

        然后。

        它就这样完蛋了。

        无声无息间,它的躯体开始分解。

        从内到外,从头到脚,如是被庖丁解牛一般,毛骨肉血之属,喙爪冠尾之类,各成一堆。

        也像是一个呼啦圈式的大圆盘,悬在半空中。

        嗯,这一招是跟许广陵学的。

        “小陵子,师弟,大药师,喏,你看这家伙能炼出什么好药来,能炼出好药这事咱们就算过去,炼不出来,我要和你打一架!”

        纪飞妍捋了捋袖子。

        打架就打架,谁怕谁呀。

        就怕我一拳下去,你就蹲地上嘤嘤嘤,那就麻烦了。

        许广陵很从心地走上前去,打量着已经被她分割处理好的材料。

        真是可怜的家伙,惹谁不好惹这个凶丫头,看,落得这样的下场!

        许广陵摇摇头。

        “妍妍,你想要我炼什么药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