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子阁 - 都市小说 - 至此终年在线阅读 - 19第十七章 悄然的进退(2)

19第十七章 悄然的进退(2)

        童言想了很久,回了短信:我刚才出了医院,手机可能就没电了,没看到你的回复。

        短信很快回来:没关系,我知道。tk

        多平淡的话,可是从他那里发过来,就让她忍不住反复琢磨。

        她想到了那五个电话,很快回道:我只要是开机,肯定会接电话。下次如果一直没有显示接听,一定是关机。

        顾平生:好。tk

        很简单的回复,应该是在忙吧?

        她把手机放到书桌上,抽出本书想看,却发现拿的就是国际商事仲裁。算了,仲裁就仲裁吧,就当提前期末复习了。

        就在想要认真看时,手机忽然又震了震。

        喝热水了吗?tk

        喝了。

        喉咙疼吗?tk

        有一点点……

        明天早上如果还疼,发短信告诉我,我给你拿消炎药。tk

        嗯。

        她打完这个字,又忍不住,也问了他一句:顾老师到家了?

        可是写完‘顾老师’三个字,忽然又删掉,犹豫着,改成了‘你’。

        我还在院办,在和院长谈下学期的课程。tk

        下学期?

        下学期,海商法。tk

        童言想起他说过,也许就教这一个学期,现在在谈下学期的课程,也就是说会继续留在上海留在学校?学院每个老师都会教两三门课程,下学期说不定也会教自己……童言翻出全年课表,在十几个课程里猜测他会教什么。

        这件事过了几天,基本全院都传开了,最皆大欢喜的都是学生。周三商事仲裁课上,班里几个女生实在忍不住了,愣是逼的班长亲口问顾平生。

        下课时,班长笑嘻嘻地举手:“顾老师,最后一个问题。”

        顾平生正拿着黑色的保温瓶喝水,看见他举手,颔首示意他说。

        “顾老师,我们相知道你下学期教什么?”班长觉得自己表现的太热切,一本正经又加了句,“我们好提前买教材。”

        “海商法。不过你们不用准备教材,下学期我会准备打印的资料,不需要你们再额外买任何书。”

        低下喔啊哦,一连串的低声赞叹。

        自从上了大一,每科老师都会提前给参考书目,有钱的去买,没钱的去借书复印。其实最后发现有书没书,差别不大,反正有课堂笔记……可为了尊重老师,还是要准备。

        好像只有马思、毛概那种课,才会一本书传的像是古董。

        专业课里,像顾平生这样完全自己提供资料的老师,完全就是奇葩。

        童言低头看着笔记,像是在检查错误遗漏。

        “你不知道,昨天就有几个师妹在问我商事仲裁,”沈遥低声感叹,“我还说她们,急什么,还有两学期呢。可是,哎,可是看着美人煞,我还真舍不得他教别人了。还好还好,他不用给二专和法律公共课代课,起码是咱们学院独有的。”

        童言撑着下巴,嗯了声,瞥到他继续在喝水。

        “可惜啊,”左边的王小如也难得感叹了一句,“下学期就是最后一学期了,大四都是实习喽,”她侧过头,故意看着教室外,大声说,“同学们,谁暗恋老师的赶紧表白,时间不多喽,可别便宜了学妹。”

        过了周日,就还有5周,35天。

        童言用笔划去日历上的星期六,看着一排排黑色的笔迹,她忽然发现已不用倒计时顾平生离开的时间。

        “你说,”沈遥把脚搭在书桌下的音箱上,“文静静也太过分了,什么也不说就申请转宿舍,我回想了很久,平时我们对她挺好的啊。”

        童言放下笔:“不是挺好的吗?三个人一个宿舍,宽敞不少。”

        “什么三个人,分明就变成两个人了,”沈遥打开音乐,四个环绕小音箱放出的声音,立体声效果绝佳,“一个换宿舍,一个常年不在宿舍。”

        她看了眼紧闭的宿舍门,贼兮兮站起来,打开王小如的衣柜:“看我们家小如的衣服,和我妈穿的一个档次,我发誓她这次换的男朋友绝对身家翻番了。”

        童言嗯了声,顺着梯子爬上床,打开了床头灯。

        沈遥继续哇啦哇啦。

        她却拿起手机看了眼时间,有些心不在焉。

        “我那天看见王小如去找顾美人请教问题,”沈遥很八卦情怀地分享着,“你说,会不会小如说要搞定老师,就是给自己铺垫的?”

        “应该不会吧?”

        她把手机放到了枕头一侧,关上床头灯,酝酿睡觉。

        自从那次重感冒开始,他每天都会发来短信,关心自己的症状。然后私下约了时间,给自己送了很多药,一来二去的,两个人都会发短信闲聊。

        可今天,从上午下课开始到现在,他都没有发短信……

        沈遥看见灯光灭了,很自觉关上了音乐。

        童言刚才迷糊了一会儿,忽然响起电话铃声。大半夜的,宿舍电话竟然响了……她刚想用棉被蒙住头,继续睡,就听见沈遥叫自己:“言言,言言,亲爱的,你的电话。”

        沈遥把听筒一直拉到童言床边,神色怪异地递给她。

        童言接过听筒,喂了声。

        “童言,别睡了,清醒清醒。”

        这个声音好熟,她想了会儿,记起了是谁。

        是自己高中同学,也是陆北最好的朋友,成宇。

        “嗯,你说。”

        成宇寒暄了两句,说自己准备圣诞节来上海,顺便要和童言聚一聚。童言想都不想就拒绝了,那边安静了半天,才说:“童言,我答应陆北要陪你过圣诞节。怎么了?是不是考了上海,瞧不上考湖南大学的,我记得我们法律系可比你好。”

        成宇故意开着玩笑。

        她沉默了很久,才说:“别勉强我,你知道我的。”

        成宇要走了她的手机,很快挂断了电话。

        她正努力找回继续睡觉的感觉,沈遥已经把听筒放回去,走到床下,微仰头看童言:“童言无忌,我恋爱了。”童言莫名看她,她满脸陶醉说,“我爱上了这个男人的声音,快给我牵线,我不行了,我真的爱上他了。”

        ……童言彻底清醒了。

        “他是大学生吗?是你同学吗?”

        童言哭笑不得:“是,湖南大学法学院的……”

        “历史悠久啊……绝对比我们刚成立三年的法学院好多了,”沈遥眼睛亮晶晶的:“他是说圣诞要来上海吗?可以带我一起去吗?”

        “……竟然偷听我电话。”童言还没说完,沈遥已经踢掉拖鞋爬上了她的床,掀开棉被就和她挤在一起:“快给我详细介绍。你不知道他刚才说了句你好,我心都跳出来了,怎么有说话这么好听的男人。”

        童言被她挤在墙角,开始在沈遥追问下,不停回答各种问题,只是有意避开了陆北的事。沈遥俨然一副要彻夜畅谈的打算,童言无奈拿起手机看了眼时间。

        意外地,竟有一条未读短信。

        “他是什么样子的?你有照片吗?”沈遥抱着枕头,靠在墙边,“你知道我对长相没要求的,就是想知道他长什么样。”

        何止对长相没要求,基本对什么都没要求。

        不像小如,对什么都有衡量标准。

        “没有照片,不过长得很不错,80分以上吧。”

        她不动声色打开收件箱。

        顾平生:睡了吗?tk

        童言:还没有,沈遥在和我聊天。

        顾平生:平凡也在和我闲聊。tk

        童言:不会也是感情问题吧?刚才沈遥替我接了一个电话……竟然就说喜欢上了那个打电话的男生。就是一个电话,太快了。

        “童言无忌!”沈遥狠狠拍了下她的手臂,“我的终身大事,你就不能态度认真些,和谁发短信呢?笑得这么荡漾?”

        她说完,立刻凑过来。

        童言吓得攥住手机:“你再看,我就踢你下去了。”

        沈遥很快投降,继续絮絮叨叨问着各种问题。童言悄悄把手机里的‘顾平生’改成了‘tk’,想想还是不妥当,最后改成了自己的名字‘童言’。

        这样谁看到,都不会猜出是谁。

        顾平生很快回复:或许和性格有关,有的人慎重权衡,有的人不顾一切。tk

        是深夜的时间,还是因为沈遥忽然陷入一段莫名的爱情,两个人竟拐到了这样的话题。过去的两个多星期,虽然联系频繁,却都不过是很平淡的话题。

        童言和沈遥又说了会儿话,才鼓起勇气用最不经意的语气问他:你呢?是怎么样的?

        过了很久,他才回复过来:

        the    longer    you    havewait    for    something,    the    more    you    will    appreciatewhenfinall

        “诶?”沈遥见缝插针,扫了一眼,马上荡漾出了暧昧的笑,“这谁啊,说要等你?”

        沈遥马上退出收件箱,把手机放到腿下压着:“下床下床,我要睡觉。”

        “别急别急,”沈遥马上举手投降,“我什么都没看见。”

        手机似乎还有短信进来,她再不敢当着沈遥的面看。

        后来沈遥又说了很久,她只心不在焉应付着,脑中却反反复复想着这句话。

        等躺在床上,她才拿出手机。

        手机屏幕的光,在黑暗中很醒目:

        简单些说就是,越是在漫长等待后到来的东西,越值得我们去珍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