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子阁 - 都市小说 - 至此终年在线阅读 - 20第十八章 悄然的进退(3)

20第十八章 悄然的进退(3)

        手指捏着已经暗掉的手机,无意识地轻划着屏幕和按键,因为电热毯的烘烤,手机有些发烫,如同这一行字,悄无声息地烫着她的心。

        过了很久,她才拼写回复的短信。

        岂料刚才输入个“我”字,床忽然就晃起来。沈遥竟又爬上来:“不行,我这星期又忘了拿电热毯了,今晚咱俩挤一张床吧?”

        她吓了一跳,随手就把这短信发出去了……

        “你去小如床上睡,她床上有电热毯。”

        “不要,我亢奋睡不着,”沈遥钻进棉被,八爪鱼一样抱住童言,“刚才谁给你短信?我记得这句话好像在哪部电影见过?这人够浪漫的。”

        童言嗯嗯啊啊,避开了这个话题。

        于是那条很诡异的短信,直到第二天清晨童言醒过来,才有机会澄清。沈遥背对着她,睡得死沉,她悄俏侧过身子,从枕头下摸出手机。

        怎么了?TK

        时间是凌晨一点。

        童言抑郁地输入短信:昨晚被沈遥打断了,其实我是想说……

        想说什么呢?她自己也不知道。

        过了好会儿,才继续:我虽然六级还没过,这句话还是看得懂的。

        刚才坐起来拿衣服,手机竟然又震了震。

        “谁啊,这么早……”沈遥翻了个身,下意识摸手机。

        “是我的手机,不是你的。”

        童言边说,边看收信箱:

        我刚才下校车,有兴趣一起吃早饭吗?TK

        今天明明没有他的课,怎么来学校了?

        童言穿着很厚的羽绒服,边往西区食堂走边琢磨。很快就看到顾平生站在校车下车的地方,两手插着裤子口袋,独自看着书报栏里的报纸。

        八点,正好是第一节课开始的时间,没课的人也大多在睡懒觉。

        这个时间,校园里人最少。

        她想过去时,正好有学生去换书报栏的报纸。那个人一边把玻璃上的锁打开,一边看了眼顾平生,童言心虚地站在不远处,一直等到学生彻底换完十六个橱窗。

        而顾平生竟就盯着第一个橱窗的报纸,始终没有移开视线。

        到换报纸的学生走远,她才走到顾平生身后。

        是一篇医疗事故的报道。

        她还没认真看,顾平生已经发现了她:“想吃什么?”

        童言想了想:“就食堂吧,什么都有,”说完很快又补了句,“去西区食堂吧。”

        东区南区都临着许多教学楼,学生太多了。

        两个人走到食堂的时候,很多迟到的学生咬着包子什么的,匆匆从门口跑过。童言看了一排的窗口,觉得让顾平生亲自去买生煎豆腐脑什么的,实在是太不应该了,她只挑了个偏僻又临窗的位置,问他:“顾老师习惯吃什么?我比较熟,买的快一些。”

        他轻松地说:“你喜欢吃什么,给我买相同的就可以。”

        他轻松,童言倒是不轻松了。

        其实食堂也没有什么新鲜的,只是顾及到了南北学生,种类比较多。最后她还是买了最常吃的几样,甜的咸的健康的不健康的……

        顾平生看着面前大小碟子,立刻笑了:“是不是吃完这些,就不用吃午饭了?”

        她不好意思笑笑:“我只是想让你都尝尝。”

        “我不喜欢浪费食物。”

        他说完,像是察觉到童言的不自在,又悠悠地补了句:“其实年轻的时候,我也特别浪费食物,不喜欢吃,或者没心情吃就不勉强自己。后来看到很多想吃没钱吃,和已没进食能力的人,才学会不再浪费食物。”

        他说完,用湿纸巾擦干净手,递给她后,开始安静吃早餐。

        听到一个几近道德完美的人,说这些话,忽然就淡化了她的小紧张。

        “我也是,”她咬了一口葱油饼,“小学时候,我特别娇气。每天早饭都是牛奶煮鸡蛋,后来吃到实在不想吃了,经常趁奶奶看不见的时候,把牛奶倒进厕所。”

        他佯装叹气:“的确浪费。”

        “不过,”她笑了笑,“不像你一样见了那么多,只是长大了,自然就懂事了。”

        她现在每次想起过去,自己是如何绞尽脑汁地避开奶奶,倒掉牛奶,就觉得很难过。

        顾平生用勺子,一口口喝着豆腐脑。

        刚才买这个的时候,她特地嘱咐人家多放了一些虾皮,看到他似乎很喜欢吃,就莫名地觉得心情好。

        今天阳光也很好,照的人暖洋洋的。

        直到看着他抬起头,她才下意识移开视线,余光里看到他在看自己。

        她以为他会很快移开视线,可是他没有,于是只能坚持了一会儿,才装作没看见似的回头:“好吃吗?我一直觉得学校食堂的豆腐脑很地道。”

        “很好吃,”?他好笑地揭穿她,“你很喜欢用余光看人?”

        童言马上否认:“没有啊。”

        可是脸瞬间的红润,揭穿了她的谎话。

        “我很小的时候,有过余光恐惧症,”顾平生吃得津津有味,随便闲聊着,“总觉得自己哪里做的不好,惹别人注意,很长一段时间都是小心翼翼留意余光里的人,难以集中注意力。”

        童言诧异看他:“余光恐惧症?你这么说,我好像……小时候也有过。”

        总是不能安心做任何事,无法自控地用余光观察周围的人。

        顾平生拿出湿纸巾,递给她:“不要紧张,很多人青春期都有过,很多时候都是不自信造成的,太在意别人的想法。”

        他说得毫不在意。

        童言抽出一张纸巾,很认真地擦干净嘴和手。

        原来他也有不自信的时候。

        可他有很好的家庭条件,又这么优秀,本就该是那种骄傲的人,为什么会不自信?童言把纸巾放到餐盘里,看着他在擦着手。

        顾老师……顾平生,顾老师……

        她忽然脸有些发热。于是又撑着下巴看窗外,在他看不见的角度,扬起了嘴角。

        过了会儿,她才问他:“顾老师今天怎么来了?”

        他彻底把豆腐脑喝完,继续夹起生煎包,沾了些醋:

        “怕你有什么事情,就直接过来了。”

        有什么事?

        童言恍然,有些内疚:“我后来不小心睡着了。”

        早餐时间过后,食堂已经没什么人,两个人漫无目的闲聊着,最后还是他看了眼手表,说自己上午还有事情,结束了简单的早餐。童言和他沿着食堂,走过很长的一条路,终于停下来:“我想去图书馆看看。”

        其实她很想一直送他到车站,可是又怕被同班同学看到。

        他倒没有多说,再她转过身时,才忽然像是想起了什么:“下周六是六级考试?”

        童言又转回来:“对,我下午考六级。”

        下周的事情,其实他不用这么早问的,反正还有三次商事仲裁课。

        “是什么时间结束?”

        “下午三点开始,到五点半结束。”

        她回答完,就记起了了那天是什么日子,是平安夜。

        今年四六级的时间真是……非常人神共愤。

        “已经错过校车时间了,”他说,“考完打车来找我,我给你报销好不好?”

        她愣了,很快说:“没关系,我还有生活费,而且你上次……”

        “只是那天,”他笑笑,“我本来想来接你,不过应该很堵车,我过来这个校区再回市区的话,可能会很晚了。”

        只是那天……

        童言终于点头:“好,我考完出来就给你短信。”

        这算是……第一次约会吗?

        童言打开沈遥的电脑,上“余光恐惧症”,很认真地看着各种解说。忽然肩膀就被拍了一下:“看什么呢?”沈遥扫了眼电脑屏幕,“你改读心理学了?”

        她吓了一跳,侧头看沈遥:“今天是周日,你怎么不回家?”

        沈遥的眼神,绝对够杀人的:“我不是说好了,下周和你见亲爱的成宇吗?”

        “圣诞节?不是下周末吗?”

        “我亢奋不行啊?这周不回家了。”

        ……

        童言还以为她睡醒了,自然也就清醒了。

        可看她一副认真情迷的表情,终于明白,她彻底当真了。

        于是她刚才酝酿的那么多紧张情绪,也被沈遥这么一搅合,尽数烟消云散。她敌不过沈遥的软磨硬泡,陪着她把整个衣柜清空,所有衣服一件件试,反复搭配……

        她不停给着各种意见,最后说的都口渴了。

        倒杯热水,捂在手心。

        后来很多年后,童言还能想起这天。

        好朋友莫名其妙爱上了一个声音,在寒冷冬天的宿舍里,不停哆嗦着换各种衣服,畅想着初见。而自己只是抱着一杯热水,呼吸着杯口散出的热气,将刚才发现的一段感情深深藏起来。

        顾老师,顾平生。

        对她来说,意义开始不同。

        整个星期的商事仲裁课,他如常讲完。

        可恶的是她大半时间都在记笔记,完全不敢抬头和他对视。最后她甚至很苦闷的抱怨,为什么要这么早约时间?

        考试那天,她提前半小时就写完了。

        反复检查机读卡和作文后,破天荒提前交了考卷。她刚才出考场打开手机,就看到无数条短信进来,都是沈遥的。

        “天啊,我正在睡觉,成宇就来宿舍楼下了。天啊,他完全对我眼缘。”

        “我不行了,他说话好可爱,我要昏头了。”

        “你怎么还没考完?”

        “快啊快啊,我在思源湖旁边,靠着图书馆那边的空地等你。”

        “童言……快。”

        ……

        她哭笑不得一条条删掉,给收件箱腾出空间。最后一条进来,却让她有些匪夷所思:

        “我和成宇给你准备了一个大惊喜。”

        惊喜?她和成宇?

        他们不用发展这么快吧。

        等到她沿着湖边的小路,走到图书馆门口,看见沈遥在笑著和两个男生说话。成宇和她是高中三年的同学,自然好认,而另外一个瘦高的身影,却她停住了脚步。

        她当初考来上海,就是觉得一千四百公里很远,可以让自己暂时远离父母和陆北。

        可是,他怎么就出现在了自己的大学校园?

        她看着他,仿佛是幻觉。

        因为成宇的不解释,沈遥彻底把他当作童言的正牌男友,热络得不行。

        童言找不到和他说话的时机,只能在沈遥提议去市区时,刻意和陆北走得慢了些。沈遥和成宇一见如故,似乎没有再留意他们。童言这才找到机会:“你这次……是陪方芸芸来上海玩吗?”

        陆北拎着个很大的纸袋,和她并肩走着,没有回答她的刻意提醒。

        沉默了很久,他才说:“童童,我这一年做了很多努力。国庆在北京就想告诉你,我改了学籍档案,今年在政法读大一。你等我到大学毕业好不好?”

        她没说话,却还是惊讶。

        这么不爱读书的他终于想通了。只是跳过高中三年,他能读得完大学吗?

        他看她不说话,把纸袋递给她:“他们都说上海室内没暖气,很冷,我给你买了羽绒服,还有羊绒毯。”

        她没接。

        “童童。”他叫着她的名字。

        沈遥忽然就回过头,笑嘻嘻说:“吵架了啊,那可不是随便送什么就行的。说几句好听的,我带你们去新天地喝酒,我请客,灌醉了童言什么都好办。”

        12月底的冬季,天已经彻底黑下来。

        路灯偏偏巧就在这时亮起来,照着沈遥的笑脸,也在他们身边投下了影子。童言坚持不肯收礼物,正是僵持不下时,手机忽然响起来。

        她怔了一瞬,蓦然想起和顾平生的约定。

        果然拿出手机看时间,不知不觉已经五点四十了:

        考的顺利吗?TK

        作者有话要说:这周更新真痛苦==jj快抽死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