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子阁 - 都市小说 - 至此终年在线阅读 - 25第二十三章 洗手做羹汤(2)

25第二十三章 洗手做羹汤(2)

        公共课考试结束后,法学院休息了一周。

        沈遥趁着这一周休假,直接飞去长沙和成宇度过热恋一周,把童言一个人留在了宿舍。她每天除了看书,就是上网看菜谱,删删减减,到了周五也凑了七八样。都不算太难,在原先基础上……应该可以做的好吃些。

        没想到周六早上,她正准备出门,宿舍门就开了。

        那个为了爱奔走长沙的人,竟然提前回来了。

        “你怎么回来了?不是说周一吗?”

        “吵架了,”沈遥努了努嘴,“你去哪儿?今天不是周六吗?”

        童言含糊说自己去图书馆,拿起包就要跑,岂料被沈遥一把抓回来,笑眯眯看她:“别急,我又没追问你,”她说完从包里摸出一片暖宝宝,撕开贴纸,掀开童言的毛衣,把暖宝宝隔着衬衫贴在她肚子位置,“外边冷死了,一片管你暖一天。”

        沈遥冬天喜欢穿裙子短裤,就靠这个东西保暖御寒。

        她见沈遥一直用,超市里看也不便宜,只觉得有意思,从没想过需要这种东西。

        可真贴上了,此发现果真是暖呼呼的,让人舒服不少。

        这场雨,断断续续下了整整一星期,真是冷到了极致。

        记住网址

        超市却很热闹。

        顾平生推着车,走在她身边,她看蔬菜瓜果时他全是点头,到买完需要的食材,他很快就带着她绕到零食区域。

        赤橙黄绿的包装袋。

        整个超市就属这个区域最花哨。

        卖蜜饯和糖果的是单独柜台。

        一个上海老阿姨站在四四方方的玻璃柜台里,很热情地拿着剪刀,剪着手中的盐津乌梅,递给顾平生和童言:“老好吃了,快尝尝。”

        童言看人家都剪下来了,不好意思不拿,就捏了一小块,吃到嘴里。

        “小姑娘,好吃伐?”老阿姨追问她。

        她征询看顾平生,看到他也吃下去,随口说:“挺好吃的。”

        他说的云淡风轻,可是眼睛里却全是明显的笑,童言想到大白兔奶糖的事故,有些脸红,还没等说什么,老阿姨又拿出一块芒果干,剪下一角给他吃。

        泡水的,干吃的,他看老阿姨说了会儿,竟就秤了七八袋的蜜饯……

        童言去他家,基本没见过什么零食,没想到他还喜欢吃这些东西,扯了下他的胳膊:“我觉得差不多了……够你吃几个月的了。”

        “我是买给你的,”他哑然而笑,“我平时不会吃这些蜜饯糖果。你这几天复习,不是总说精神不集中,看不下去书吗?吃这些口味重的蜜饯,可以刺激味觉,让你精神好些。”

        她诧异看着推车里的七八袋蜜饯。

        她从小也没吃零食的习惯,这么多,到大学毕业也吃不完。

        “小伙子,”老阿姨又献宝一样,指着一玻璃盒棒棒糖说,“这个最近卖得老好了,都是小姑娘吃,红糖做的,小姑娘吃了补血气色好,里边还有话梅,酸酸的,正好适合给你女朋友考试复习提神。”

        “好,替我拿一罐。”

        顾平生直接接过,放进了购物车。

        童言哭笑不得看着那满满一罐棒棒糖,发现他真的很容易被推销。

        结果两个人明明是来买菜,最后都被满车的零食替代,她实在忍不住了,就趁着顾平生不注意,拿出一两样胡乱塞到货架上。没想到身边有一对也和他们一样在大肆采购,那个男生正做着和童言一样的事情,悄悄把一盒薯片塞到打折货车上,女生则不停看着新鲜的零食,放到车里……

        童言和那个男生,对视一笑,又回头去看站在货架边,垂眼看食品说明的顾平生。

        偏执的认真狂,什么都喜欢仔仔细细去看配方,有这样的人在身边,估计时间久了自己的思考能力都会下降……

        惯性依赖吗?

        她忽然心有些柔软,走到他身边,忽然发现货架下有个罐头,有了些明显的膨胀,于是顺手拿起来扔到了车里。

        顾平生看她。

        “可能是坏了,拿到总柜台让他们回收,”她忽然有些想要献宝:“罐头膨胀就说明食物已经氧化变质,不能吃了,对不对?”

        以前看报纸,边角上总会写些生活常识,她偶尔也会记住一两句。

        岂料,他只是微笑起来:“你是要我说对,还是不对?”

        她愣了下:“不会错吧?我还是从报纸上看的……”

        “的确是不安全食品,”他把看好的全麦饼干放到购物车里,很自然双手推车,边走边说,“不过,是因为微生物产气膨胀,从微生物角度来看不安全,而不是食物氧化变质。”

        ……

        “顾老师,你是万能的吗?”

        他拍了拍她的头顶,言简意赅:“我不会做饭。”

        他们排队结帐的时候,那对年轻人也恰好站到另外一排,满车的零食和速冻食品,还有饮料,两个人不停挑挑捡捡,小争执着,不停把一些瓶瓶罐罐放到空车里。

        到最后那个男生看了眼这边,很小声说:“看人家,都是做饭,我们都是买速冻水饺……”女生也看了眼顾平生面前的车,笑嘻嘻说:“你学呀,你追我的时候不是说要做川菜给我吃吗?”

        两个人继续嘀嘀咕咕,童言听着好玩,顾平生揽住她的肩,用口型问:他们在说什么?

        童言半仰起头,也笑嘻嘻用口型说:女生在逼男生学做饭。

        顾平生抿起一侧嘴角,很无奈:不要逼我。

        童言看着他的眼神,忽然很有成就感地挽住他的胳膊,学着他的表情说:放心,有我在,你不会有自己做饭的一天。

        初高中时,奶奶身体不好总会住院,事先就会留给她满满一冰箱的食材。都是简单的不能再简单的做法,那时候老人家最爱说要学会做饭,以后嫁人了才不被嫌弃。那时候被陆北惯坏了,她提到做饭,陆北总会说我来,全部我来做。

        那时候的她心安理得,哪个人不喜欢被宠。

        现在才发现,原来能宠人也挺好的。

        她拿起一罐奶粉,刚想和他说自己不爱喝奶,他的脸却很快凑近,慢悠悠地,亲了亲她的嘴角。

        虽然是浅尝辄止……可在收银台长队中,立刻成靶子。

        “你看你看呀,你从来不敢当众亲我……”那个女孩拧了男生胳膊一把。男生龇牙咧嘴,捂着胳膊:“回家再说……”

        被隔壁队伍的那对活宝一闹,所有人都笑呵呵地看着他们以及自己这里。童言只是不停把东西拿到传送带上,装着厚脸皮,视而不见。

        临走前,她还特地抱了个豆浆机,厚着脸皮让顾平生付了钱。

        结果两个人到家时已经是下午一点多,来不及做饭了,她就拆了一个塑料袋,把超市现做的面条煮了。满满两大碗的面,加了很多的老干妈、青菜,还有鸡蛋和午餐肉。童言看他吃的很合口味,借故说自己吃不下,用筷子挑了少一半的面到他碗里。

        最后的结果是自己没吃饱,看书不到四点,就开始边把泡了三个多小时的黄豆往豆浆机里倒,边摸了个据说补血养颜的棒棒糖,含在嘴巴里解馋。

        等到炒了花椒大料什么的,开始炖上牛肉的时候,她才跑回书房去看顾平生。

        他对着电脑,在看文献资料。

        童言悄悄走过去,从他斜后方俯身,看他看的东西。因为含着棒棒糖,白色的塑料棒子不小心蹭到了他的耳朵,然后……就被发现了。

        “在烧什么?这么香?”他随手拉过她,抱到了腿上。

        “土豆烧牛肉,你不是爱吃辣的吗?我用的是四川那边的做法,”她拿着棒棒糖,忍不住又舔了一口,“不知道好吃不好吃,但我炒料的时候,还是很香的。”

        他似乎很感兴趣,童言正是准备了一桌的饭,兴奋的不行,索性和他详细讲述今晚的菜单,听着挺诱人,可她最后总会加上一句“第一次做,不知道好吃不好吃”。她说的极其不自信,被当作小白鼠的人却听得津津有味,把她抱的正了些,手臂刚好搭在她的腹部。

        她还想说什么时候,他忽然就蹙眉,打断说:“你这里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发热。”

        她没反应过来,疑惑看他,直到他拍了拍她的腹部,童言才恍然反应过来:“是暖宝宝,就是……就是给女生贴的,冬天用来抗寒的。”

        要不是他说,她都忘记了这个给自己一天温暖的东西。

        他听得有趣:“我能看看吗?”

        能看倒是能看……可是一块白色膏药似的东西,贴在衬衫上……实在也没什么好看的。童言不好意思撩起毛衣,露出了贴在衬衫上的暖宝宝。

        就是一块白色的发热的……小膏药。

        他用手掌覆住整块白色的地方,倒是吓了她一跳。

        安静的房间里,忽然这样的动作……童言抿起唇,如果他想要……

        “贴了多久了?”他忽然换了语气,看她。

        “一天吧,”她仍在飘荡着思维,随便估算着,“大概是十个小时。”

        “下次如果很冷,就贴在这里,”顾平生很快把暖宝宝揭下来,贴在了她左肩以下的位置,把道理说的通俗易懂,“血液都是经过这个位置,从心脏流向全身,所以你这里暖和了,全身也慢慢也就会热起来。”

        她看过沈遥买的几大包暖宝宝包装上的说明,不是建议小腹,就是脚底什么的,从来都没有建议过贴在这里。

        童言崇拜地看着他,万能宝典又开始发挥个人魅力了……

        崇拜还在不断攀升,他却忽然很自然地伸手,撩开了她的衬衫下摆……肚皮瞬间凉飕飕地,她只觉得全身血液都猛地冲上脸颊,险些从他身上跳下来。

        “有些发红,”他的声音很温和,也有些无可奈何,“下次不要贴这么久,这个温度很容易低温烫伤……”

        他有条不紊说了几句,正经的一塌糊涂。

        童言窘窘地坐在他腿上,直到他放下自己的衬衫下摆,还僵着身子,端坐着。顾平生本来真是没想什么,可看她不停闪烁闪烁的眼睛,就觉得好玩:“你去医院检查,不是经常会脱衣服吗?”

        ……

        这一样吗?

        童言被他逗得更说不出话了,索性咬住棒棒糖,迅速逃离现场:“时间差不多了,我去看牛肉。”没想到,刚走出一步,就被他拉了回去。

        声音就在耳边,低低地,有些哄慰:“不要乱想。”

        作者有话要说:有个很要好很要好的读者,跟随我换了三个马甲,始终不离不弃。今天告诉我她要消失一段时间,我心里咯噔一下,以为她有什么事。最后她才喜滋滋告诉我是怀孕了,让我务必等她一年后回来,务必务必要让她能找到我。。。。

        感动之余,我默默烧了一炷香==还好我是个女的,否则非被他老公砍死。。。。

        好吧,我又罗嗦了,但是亲爱的望望,我真的很开心。

        亢奋之余。。。。更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