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子阁 - 都市小说 - 至此终年在线阅读 - 64第六十二章 你的顾太太(2)

64第六十二章 你的顾太太(2)

        拿到驾驶证的那天,也是她在法院实习结束的时候。

        实习鉴定表上盖上个大红印子,拿在手里真是说不出的轻松。

        午后的中心公园阳光很好,甚至有些晒,她陪着奶奶来喂流浪猫,到最后却因为下午无事,强迫奶奶回去午休,自己却多留了半个小时。

        她拿着大的可乐瓶,往空盘子里倒白开水。

        十几只猫早就吃的口渴了,倒是秩序井然地,几个几个侯着等水喝。童言身边有七八个几岁大的小朋友,都是跟着阿姨或是爷爷奶奶来的,老人家坐在长椅上远远看着,除了一两个家长不放心卫生的,倒是都没拦着,围在童言身后看猫喝水。

        身前一圈猫,身后一圈小朋友。

        不知道的,还当她是幼教,带着群小朋友们体验生活呢。

        顾平生断断续续地发来短信,还是因为那个在欧洲市场投资的对冲基金项目,要临时出差,而且是今晚要走。

        这个消息有些突然,她拿着手机有些心不在焉,瓶子握在手里,却忘了添水。

        小朋友看有猫喝完了,童言却还没有下一步动作,着急着催促她:“姐姐,倒水。”

        “姐姐把猫猫给你照顾,好不好?”

        记住网址

        几个孩子早看得心痒,忙不迭地点头应承。

        她把水瓶交给年纪最大的那个女孩,到四五步远的长椅上坐下,开始细细地追问着,商量有什么需要带的东西。顾平生因为要进ICU,匆匆说了几句就暂时关了机。照他的估算应该最少需要半个月,她默默计算要带多少的行李,可又苦于没有经验,怎么都觉得自己会忘了什么

        琢磨的正忘我,身边已经坐了人。

        是每隔两周才会过来看望奶奶的父亲。

        “我买了些水果放到家里,你奶奶说你在这里喂猫。”父亲努力把话说的亲近,看得出是想了很久的开场白。

        她犹豫了几秒,笑了笑。

        或许是因为顾平生的影响,对于许久疏远的父亲,她终于开始心软。

        父女两个并肩坐着,没什么共同话题,大多是父亲问两句,她嗯一声,或是短短两三个字作答。气氛虽然有些尴尬,却还不是无法忍受。过了会儿,那些流浪猫都喝够了水,三三两两地钻进了草丛,小女孩终于小心翼翼地抱着倒空的水瓶,跑过来还给童言。

        她双手接过来,郑重其事地说谢谢。

        “这是三千块钱”父亲在小姑娘转身跑远时,忽然把个信封递给她。

        童言怔了怔:“不用,我们不是很缺钱。”

        “上次我来,你不在小顾真是不错,”父亲含糊其辞说着,“第一次的三十万要等两年,等我股市彻底翻身,就把钱都取出来给你们,这是还上次的,虽然不多,但慢慢地赚着,总能还上。这一段时间所有股票都在涨”

        父亲说到股市前景大好,眼睛里难得有些兴奋的波澜。

        她却隐隐听出什么,抬头打断:“我不在家的时候,他给过你钱?”

        “有两个人催钱催的紧,我是和小顾借来,先还上钱,不是真要你们的,”父亲再次把装着钱的棕色信封递给她,“这次有两个股票涨幅很好”

        “你又借别人钱了?他又帮你还钱了?”

        童言不敢置信地看着父亲。

        这样的一张脸,不到五十岁的年纪,头发已经花白了大半。小心翼翼的笑容,永远都觉得自己会成功靠这样赌博式的方式赢得金钱,找回所失去的一切亲情。

        她不是没有尝试过,认真地和父亲谈,甚至以断绝父女关系要挟。

        可到最后,父亲却总认为家庭破裂,女儿不亲近都是因为自己穷,自己没钱。越偏激越投入。数十年的挫折造就了父亲偏激的想法,不容沟通,所有的想要劝说的语言都是因为瞧不起他。

        她甚至想不到有改变的可能。

        直到这几个月所发生的事情,真就让她以为看到希望,不再有填不满的债务,不需要再有彷徨不安的未来

        父亲开始陷入了自己的世界里,极富热情地说着自己所持有的几个股票,她只觉得难过。难过着,心渐渐空空落落的。

        不知道为什么,刚才喂的两只小猫跳上了长椅,偎在她腿边温顺地趴了下来。

        她摸了摸猫,无意识地给它挠着下巴。

        这个城市是她出生长大的地方,从小到大读书的学校都有太多背景不可测的同学,如方芸芸那样的也只是过得“尚可”。在十几岁的时候,她并未体会这些差距在哪里,只单纯为父母离婚痛苦,为母亲和自己不符的道德观而自卑。

        后来有陆北的事故,她终于理解了家庭和家庭之间的真实差别。

        太不坚强,所以不堪重负。

        到上海读书成为了唯一的逃离方式。

        可惜她一直相信生活会变好,却忘记了现实的残酷。

        “这世界上,你有权利选择任何东西,惟独父母,你不能选,也不能放弃。”当初顾平生说出这句话时,有多少是因为责任,而又有多少是无可奈何?

        猫被挠的很是惬意,软软地喵了声。

        父亲将所有话都说完,果不其然,又用着很走投无路的声音说:“言言,你身边有没有三万块钱,我需要先把利息还上,”他说完,很快又告诉她,“我和你妈一直在抢之前的房子,以后我老了,都是给你留的”

        童言拍拍猫的头,没吭声,起身就离开。

        “或者小顾”

        她马上就停住脚步。

        “我和他分手了,”她听见自己的声音说,“就是这几天的事情,你不要再找他了。之前借的钱,我会慢慢都还给他,其它的我帮不了你。”

        回到家后,她把自己关在卧室里,给他收拾今晚出门要带的衣服。

        估算着差不多要半个月的时间,从阳台搬出最大的行李箱,开始把衣柜的西服和衬衫领带逐一拿出来,扔到床上。做法律的就是好,公开场合统一都是黑色西装,衬衫和领带也不会有出挑的颜色,搭配都不会有什么大问题。

        顾平生曾经说过,如果住的是酒店最多带四套就足够了。

        她默默地计算着数量,脑子有些迟钝地竟然数了三四遍,衬衫倒是叠的仔细,用手指从反面划下两道折痕,连襟对折,将袖子扯平中途手机响了几声,她都没有注意到,直到把四件衬衫都叠好,小心放进箱子里,忽然就开始流眼泪。

        大颗大颗地掉在衣服上。

        她一直用尽心思对他好,舍不得他吃半口不喜欢的东西,每晚困的不行都要替他熨好第二天穿的衣服,她认认真真学药膳学按摩,就是为了让他可以越来越健康。甚至学开车,都是怕他忽然病倒了,可以及时送他去医院。

        可是就是这么用心疼的人。

        却也因为自己在受着比常人更多的压力。纵然高薪又如何,却需要更多的钱来应付以后的病痛,可是如果一直和自己在一起,就要不停赚钱再不停被掏空,甚至还有奶奶的身体,也需要考虑和应付

        就这样想着想着眼泪就干了。

        继续收拾好余下的东西,到洗手间去冲了个热水澡。等到出来的时候,顾平生忽然就推门进来,她光着身子傻傻看他靠近。

        “为什么关着灯洗澡?如果不是奶奶说你在家,我都不知道你在这里。”顾平生的声音贴在她耳边,手贴上她的背脊。

        童言伸手,搂住他的腰,用湿漉漉的头发在他胸前蹭了蹭:“我真舍不得你。”

        “在说我什么坏话?”他的声音带笑,顺手从门后摘下浴巾,给她轻擦着头发。

        洗过澡的浴室湿气很重,她既忘了开灯,也忘了开排风扇。可是还是耍赖不肯出去,就这么侧脸靠在他胸口上,用身子紧紧地贴着他的身体。他难得穿了纯黑色的衬衫,可能是刚才回到家,还没来得及摘掉领带,竟有着致人犯罪的诱惑。

        “我始终和对方强调,我正处于新婚蜜月期,不适合长时间在外,”顾平生始终笑著哄她,“所以应该不会十五天那么久,大概十天就会回来。”

        她微微点了点头。

        他的航班是七点半起飞,来不及吃晚饭就要马上离开。

        童言找了个借口没有送他去机场,只帮他把行李拿到电梯间,不知道为什么,等了很久也不见电梯来。顾平生看了看表:“走楼梯吧。”话刚才说完,就有人推开了楼梯间的木门,看着两个人不无抱怨地说:“别等了,电梯忽然就坏了,好在只有五层,爬楼梯吧。”

        楼梯间的灯是声控的。

        每每下了一层,她就跺跺脚,让下面的灯都亮起来。

        前路亮了,后边的灯却是逐层灭掉。走过她曾坐着哭的那几级台阶时,童言看了眼自己用手指甲写下的字。浅浅的痕迹,除非用心看,并不会注意到。

        两个人走到楼下,童言忽然就把手握成个小拳头,伸到他手心里。

        “我记得你第一次来上课,是穿的白衬衫和浅棕色的休闲裤,衬衫袖子是挽起来的,能看的到刺青,”她抿起嘴角,“特别的好看,我肯定从那时候开始就爱上你了。”

        顾平生好笑的表情,把她攥成拳的手握住:“不要撒娇,我很快就回来。”

        作者有话要说:都快完结了,各位兄弟一定要记得,这文叫“至此终年”啊啊啊啊。(某天天被人追着问“只要我们在一起”的人,惆怅飘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