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子阁 - 都市小说 - 至此终年在线阅读 - 66第六十四章 你的顾太太(4)

66第六十四章 你的顾太太(4)

        他一直就没再回来。

        毕业典礼的时候,童言回到学校。

        她是前一天到的上海,办了所有的毕业离校手续,当晚住在沈遥家,次日才到校。

        班级里二十三个人,十二个直升或保送到外校读研。余下的五六个拿到了各自想要的名校offer,沈遥如愿以偿,真的就去了耶鲁。

        周清晨倒是没继续念书,而是拿到新加坡政府的工作,静静意外成了飞上枝头的小凤凰,开始忙碌地陪他办手续,顺便筹备自己跟随出国的事。

        毕业是个分岔口,却没有路标。

        7月之后,每个人都开始沿着自己的路,走向迥然不同的人生。

        早在实习时,宿舍就基本被半空了。

        床铺都是空着的,墨绿色的铁架子,还有木质的床板都□着,如同刚才入校时的模样。书架也是空的,蒙着层灰,沈遥进来溜达了一圈就崩溃着走了,开始各处寻人道别。

        宿舍里又没法坐着,她最后只好提前走到礼堂前,傻等着典礼开始。

        前晚和沈遥挤着单人床睡,现在才觉得,腰有些疼。

        她在台阶上坐下来,把腿蜷起来,下巴搁在膝盖上,看礼堂大门口的人进进出出的,准备晚上的毕业晚会。还记得上届的晚会就是在露天,她和沈遥还挤在图书馆门口凑热闹,时间哗啦一翻篇,就轮到自己了。

        据说这两天本来是阴雨连绵,今天却放晴了,晨风吹过来,带着淡淡的湿气。她两只手臂环住小腿,反复地想着他的名字。

        过了这么久,仍旧记得那天天气很好,清晨的日光透过窗子照进来,他整个人都拢在日光里,随手捏着根粉笔写下了自己的名字,顾平生。

        礼堂里走出四五个人,都是阳光剧社的学弟学妹。

        还有已经开始在电视台工作的艾米。

        频繁的恭喜毕业后,艾米留下来,靠着她肩并肩坐着:“怎么?未来是大律师,还是法官?检察官?”“不知道,”童言是真的不知道,“我不想做和法律有关的事,特别不想。”

        如果有可能,她真的想任性的舍弃本专业。

        因为和他相关。

        “你是文科啊,不做本专业的话,出去会很不值钱吧?”

        “好像真的是,”她认真思考了会儿,“除了背书,没有什么会的。现在想想还是理工科的好,起码有项专长。”“你会唱歌,”艾米笑著说,“而且唱的特别好听,去考个普通话吧,我推荐你去电视台实习。”

        她随口应了,继续把下巴抵在膝盖上发呆。

        从明天起,再开始考虑未来的事情。今天是作为学生的最后一天。

        毕业典礼持续了两个小时,她穿着学士袍站到最后,上衣都湿透了。等到终于宣布结束,所有的帽子都飞上天时,童言第一个动作就是把袍子脱下来,让自己透气。

        汗涔涔的短袖贴在身上,她低头摸纸巾,就猛地被站在身后的沈遥撞了撞手臂。

        “顾平生。”

        她来不及反应,就已经被沈遥扯到了外侧。

        从这个角度能看到所有法学院的老师,还有院长。他真的就站在院长身侧,看着老人家说话,身上是很简单的休闲衬衫,白皙而轮廓清晰脸孔,眼神仍旧是波澜不惊,她那么远远地看着他,每个细微的动作就在她的眼中,被无限度地放大着。

        沈遥再说什么,她都听不进去了。

        很快,广场上的三千多人都解散开来,比火车站还要拥挤混乱的场面,拥抱告别,合影签字,有哭的有笑的,亦有疯癫闹着的。

        曾经最受欢迎的老师,在毕业典礼这天回来,总能牵起很多人的回忆。

        除了沈遥和她,几乎所有人都上去,穿着学士服合影留念。

        堂堂法学院的老院长,倒是成了陪衬,笑呵呵地站在每个学生的左侧,而顾平生则被提出各种要求,配合着留影。班里同学还以为顾平生是特意来陪她,自然也以为童言远远躲开只是为了避嫌。有几个关系还不错的,在如愿合影后,还走到童言身边表达着临时占用顾美人的“愧疚”。

        最后还是她先离开了那里。

        无处可去,就走进礼堂看晚会的最后一次排练。

        她是历届的主持,自然没人会阻拦她进入。

        到阳光剧社的节目时,她就在后台,站在巨大的幕布后,看着台上七八个男女生,拿着夸张的艺术强调,在演绎着毕业离校的场景。舞台前的观众席大部分都空着,只有演职人员在观摩。

        有几个人从后侧的幕布绕过来,忽然就对着她的方向,礼貌叫着:“顾老师”。

        童言忽然就紧张起来……

        有人在身后说:“辛苦了。”

        并不是他的声音。

        她手都有些发软,却庆幸,真的不是他。

        身后的那个老师似乎是新的学生会老师,并不认识童言,只和几个学生低声交流着晚会的安排。她继续看着台上认识的人彩排话剧,手机忽然响了声。

        低头看,是顾平生发过来的短信:

        原本是想要和你说几句话,现在却发现,这么做对我来说不是很容易。

        童言同学,恭喜你顺利毕业。顾平生

        “后台是谁开手机?不知道彩排的纪律吗?”

        因为是话剧彩排,台上有扩音器材,这样的声响足以打扰到每个人。

        后台的人都看向她。童言看着手机,恍惚着发现自己犯了错,撩开幕布,抱歉地说:“不好意思,杜老师,是我。”

        “童言啊,”杜半拍看到是她,很快就笑起来,“我们历届的校晚会主持,今年好像是你的毕业年,怎么样,有没有直研?”

        她摇头,和这个常年合作的老师寒暄了几句。

        那晚她直接离开了上海,没有去观看属于自己这届的毕业晚会。

        她坐的是卧铺,半夜睡不着就跑到过道的休息椅上坐着,不停接到沈遥的短信,告诉她有多少人为了纪念毕业在跳湖,有多少人抱着维纳斯的石膏像合影。这样彻夜不眠地告别学生时代,真的是疯狂而又让人心酸。

        火车驶过轨道的声音,机械而有节奏。

        她看着看着,竟然就趴在小桌子上睡着了。等到五六点开始天亮时,童言醒过来,走道上已经有早起的人开始走动,她从书包里翻着洗漱用具,平凡的电话就打了进来。依旧是和气的声音,没有多说什么,只说要来接站。

        童言猜到她是为了顾平生的事,没有拒绝。

        平凡的车停在火车站对面,隔着一条马路。

        她做好了万全的心理准备,可见到他姐姐,还是非常尴尬。

        平凡看出她的顾虑,等她上车后,很快说:“不要太有心理负担,我早就说过,无论你做什么选择我都理解,”说完,就从后座拿出一叠打印好的文件,递过来,“这是TK自己亲自写的,拜托我带给你。”

        童言拿过来,是房屋买卖合同。

        出售人是顾平生,而购买的自然就是她。

        “我拿到的时候还很奇怪,他为什么不选择赠与,而是买卖?”顾平凡语气刻意轻松着,笑著开他的玩笑,“他说赠与比较复杂,需要他本人出现才能办理,买卖就简单了很多。你只需要签字,剩下的手续我来帮你们操作。”

        平凡说着,已经把笔递给了她。

        童言没有接。

        “言言,他这么做是尊重你,在我们心里,都已经把你当作他的太太。虽然两个人不得已分开,但这也是他必须要做的。而且你相信我,如果你不接受,他也一定会坚持换别的方式,把这套房子给你,”平凡把笔放到文件上,笑了笑,“你知道,他真的很固执,挺让人讨厌的。”

        “让我想想。”她说。

        “还有我会办一个联名户头,把你放在他那里的所有钱,都移到我和你的户头里,大额的取用我会直接授权,所以其实,我只是个挂名保障”

        平凡继续说着,事无巨细。

        车里的冷空调打在身上,冰冰凉凉的,他的每个安排都很妥当,毫无瑕疵。

        到平凡说完,眼睛已经明显泛红了,张开双臂,紧紧抱住她:“好了,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做,我这个不省心的弟弟,从来就没有让我轻松过。”

        童言也抱住她:“对不起。”

        “不要这么说,”平凡告诉她,“虽然结局并不美好,但毕竟我们曾是一家人。”

        一家人。

        她曾经那么渴望得到,完整的一家人。

        如果他有个健康的身体,那该多好。

        她一定会不顾家里的事情,死皮赖脸缠着他,反正顾平生真的很优秀很能赚钱养家。可他的身体这么差,或许本就只剩二十年的寿命,却会因为拼命工作,再减短五年、十年,甚至更多。

        这样的后果,她想都不敢去想。

        最好他能离开,去任何的地方,不需要太多的存款,也没有那么多负担。

        没有爱情,他总会为了这么多爱他的家人,好好对待自己。

        作者有话要说:如果现在标完结,肯定会被拍死??

        还有一个尾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