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子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急诊夜班能变动世界线在线阅读 - 第001章 从急诊夜班开始

第001章 从急诊夜班开始

        人死不能复生。

        这是世人皆知的事情,是常识。

        成为一名新晋急诊内科医生的吴佑安,对此自然有更深切的体会。

        昏迷假死,或仍在抢救时效之内的人不算。

        真死了,当然不能复生。

        所以当他看着一个本该已经死去,凉透了的人,活蹦乱跳的出现在面前时,对他根深蒂固的观念造成了巨大的冲击……

        吴佑安家楼下,201的房门打开,邻居李大爷正一手拿着菜篮子,里面还装了个老旧的收音机在播戏曲。

        老人跟着收音机哼戏词儿,看上去悠闲惬意的很。

        “李大爷……”有些社恐的吴佑安破天荒主动和邻居打了招呼。

        老人闻言一愣,刚在想什么风吹得这小子转脾气了。

        笑笑还没开口,他的下半句话就让老人的笑容僵在了脸上。

        “……你没死啊?”

        李大爷心里这个气啊,哪有人这么打招呼的?

        “呸呸呸!不会说话就少说两句,我体格好着呢!”

        吴佑安的眉头皱了起来,没理由啊?

        自己昨天明明还看见他们家挂着挽联,来的亲戚把楼道堵的水泄不通,儿子哭的震天响呢?

        李大爷呸了一通,像是要把晦气都喷走,这才没好气的对吴佑安说道:“你这孩子,心眼儿不坏,怎么就不会说话呢?你上班时可得小心点,别哪天被人揍了!”

        摇摇头,老人拎着菜篮子下楼了。

        也就是吴佑安之前帮了他不少忙,他知道这孩子没有恶意。

        要是换个人这么咒他,这事可没完。

        对吴佑安来说,这事确实没完,死人怎么还活了呢?

        自从昨天上了个诡异的急诊夜班,怪事就不断发生。

        昨天上班之前,他在网上看到了两条新闻。

        一个是连环抢劫杀人犯已经流窜到了他所在的沧海市,公安部门提醒市民注意安全,并将对提供线索协助破案的人员给予奖励。

        第二条是在“沧海热点”的健康专栏上,某工作多年,参与破获数起大案要案的刑警,因为吃了两只帝王蟹居然引发了严重的过敏反应。又因为就医不及时,导致喉头水肿窒息,不幸离世了……提醒广大市民要重视过敏反应。

        起初他并没有在意,比这离奇得多的事情,还不是每天都在上演。

        然而当他出门时,却发现楼下哭声震天。

        邻居李大爷死了……

        听他家来“送路”的亲戚说,好像就是死于抢劫杀人,警方已经展开了调查。

        这让吴佑安立刻警觉起来。

        倒不是他有被害妄想。

        过去的26年,吴佑安一直是个霉运冲天的存在。

        出门就被野狗追,不带伞几乎必下雨,堪称因果律武器一般的男人。

        农业和气象部门如果知道,只要带着不拿伞的吴佑安往全国旱区转一圈,应该就能省掉不少人工降雨的开销……

        倒霉到这种程度,似乎遇到抢劫杀人,也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情。

        小心无大错。

        深秋天黑的早,他特意提前了1小时,趁天还亮着就出门上班。

        只是人倒霉起来是不讲道理的。

        他已经一路警觉,终究还是在没有监控的小巷里再次遇到了那个抢劫杀人犯。

        细胳膊细腿的吴佑安怎么可能是亡命徒的对手?

        幸亏他已经被来自世界的恶意锻炼得十分敏锐。

        通过夕阳照出的斜长影子,他发现了身后有人似乎在用刀刺过来。

        勉强闪开,狼狈躲过对方刺来的水果刀。

        吴佑安只能运用“知识的力量”保护自己了。

        ……他趁机抡起挎包,将其中厚如辞海的《实用内科学(上册)》甩在了对方脸上,砸得劫匪鼻血横流。

        知识,果然还是很厚重,很可靠的。

        之后发挥出每天都被野狗追锻炼出的速度,成功跑到人流密集的街上,这才摆脱一场莫名其妙的追杀。

        厄运最近越来越离谱了,他仿佛活在那部《死神来了》电影里。

        也许不知哪天仅有的运气用光,就莫名其妙的挂了也说不定。

        ……

        只是在命运面前,他似乎也没有反抗的办法。

        那至少最后的时间里,就多做些自己想做的事吧。

        ……比如做个优秀医生的理想。

        报警之后,他没有回家,还是来到了就职的枫叶红医院。

        反正运气差成这奶奶样了,在哪都不安全。

        只是进入医院后他才发现,来自世界的恶作剧并没有停止。

        甚至才刚刚开始。

        吴佑安自急诊的员工通道一脚踏入医院。

        砰!

        大门便自己碰上了,外面的喧闹声瞬间消失。

        一股冷意包围了他。

        甚至他眼中世界的色调都发生了变化,这感觉很奇妙,就像突然被开了滤镜。

        还是那种幽暗的绿色滤镜……就像恐怖片常用的色调,一点都不阳间。

        原本在进门之前还能看到来往的人群,一脚踏进来之后他们就突兀的消失了。

        发觉不对劲的吴佑安立刻返身想冲出医院大门,只是任他推拉踢打,都是徒劳。

        就算搬起椅子砸向大门玻璃,也连个裂纹都砸不出来。

        头上的灯光惨白,还在忽明忽灭的闪个不停。

        地面上一道刺目的血痕蜿蜒向前……

        怦咚、怦咚。

        “呼……呼……”

        环境安静到他可以听到自己的心跳和呼吸。

        一路走到急诊内科,还是没人,地上的血痕断断续续延伸到了治疗室门口。

        治疗室的门紧闭,门上的磨砂玻璃有个血手印,里面隐隐传来一阵女人哭声。

        这环境太接“地气”,都接到地下去了。

        他试过各种办法逃跑,过道的窗户、厕所的窗户、往别的楼层跑……

        但都是徒劳无功。

        最终无奈的吴佑安只得又回到了急诊内科的诊室——这个唯一开着门,亮着灯的地方。

        也是他原本应该上夜班的地方。

        换好白大衣,颇有仪式感的坐在诊桌前,吴佑安静静等待着自己的命运。

        都说运气差到一定程度,会遇到一些……不好的东西。

        原本他对这说法嗤之以鼻。

        只是现在看来,世界已经不按套路出牌了。

        既然无论怎样都跑不出去,他反而平静了下来,默默等着最后时刻的来临。

        只是他没等到谁来勾魂索命,却等来了急诊夜班的第一名患者——双臂起了不少皮疹的刑警。

        懵逼的吴佑安愣了一会儿。

        在这位对周围奇诡环境视若无睹的刑警开始不耐烦时,他终于决定投入工作。

        站好最后一班岗吧。

        没准这就是自己最后一次给人看病了……如果眼前坐着的确实是“人”的话。

        通过仔细的问诊和检查,他确定这名刑警是吃了帝王蟹后引发了过敏反应。

        给对方开了氢化可的松乳膏和依巴斯汀片,乳膏外用,依巴斯汀片睡前口服。

        之后又郑重告诫他不要再吃家中剩下的帝王蟹,在那名刑警终于点头答应之后,吴佑安才放他离开。

        然后……他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恢复知觉的时候,已经是今天早上,睁眼就是自己家的天花板。

        分不清发生的一切到底是梦境还是现实的吴佑安,迷迷糊糊的走出家门。

        再之后就看见了“已死”的李大爷,哼着戏词儿买早点去了……

        ……

        “借光借光!”沧海味儿十足的话从身后传来,也将吴佑安拽回了神。

        发呆的他挡了人家下楼的路。

        恍惚的挪开后,他甩了甩了头,立刻拿出手机查了一下沧海新闻。

        之前看过的两条新闻全都发生了变化。

        “沧海市警方破获重大连环杀人抢劫案!

        警方透露,重大连环杀人抢劫案凶手刘某作案后流窜进入沧海市,经沧海市刑警队的全力追查、严密布控,终于落网。

        本案中,刑警于卫国起到了重要作用……”

        于卫国,和夜班那位吃帝王蟹过敏来看病的刑警一个名字。

        亲眼目睹死者复生的吴佑安,可不觉得这只是巧合。

        至于健康专栏,上面原先关于刑警吃帝王蟹死亡的新闻更是直接消失,变成了关于高血压的科普知识。

        吴佑安呆呆地站着,显然被这么超现实的事情震得不轻。

        他忽然想起自己曾经看过的蝴蝶效应、石头门之类的作品。

        想到了世界线的概念。

        好像一片混沌中出现了一缕光。

        他决定从这个角度,重新梳理一下这件事。

        假设自己昨晚的急诊夜班,是进入了什么特殊空间,跨越时空治好了本该死去的刑警。

        进而导致世界线据此发生了变动,杀人犯被抓。

        那么原本被杀的邻居,自然也就不会再死。

        一切就说得通了。

        他知道这个想法很离谱,但他原本的人生就已经很离谱了。

        况且他也想不出更好的解释。

        自己还会不会再进入那个空间?

        如果会的话,那自己在那里每救活一个人,世界线是不是都会发生变化?

        如果来的人身份显赫,又或者是重要事件分岔路的决定性人物,那对世界的影响会不会更大?

        到那个空间看病的人,死亡时间距今跨度能有多大?

        假如来个历史名人的话,救活之后的世界会有多大改变……

        ……

        无数的假设和可能在吴佑安脑海中盘旋,这些都还没有一个准确的答案。

        但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他的人生,再不会沿着原本的轨迹发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