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子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急诊夜班能变动世界线在线阅读 - 第002章 资深非酋,好像要脱非了

第002章 资深非酋,好像要脱非了

        午后,小区一角。

        吴佑安仰头45度角望天,俊秀的侧脸在阳光下更显温润,曾经让许多女生都羡慕不已的大眼睛,此时看上去十分专注。

        “麻麻、麻麻,那个哥哥怎么傻站在那里发呆~”

        “嘘……快走啦,别乱说话,不然一会儿不给你买佩琪奇趣蛋!”

        “不行!麻麻不能骗人……”

        二人声音渐行渐远,面对幼女的质疑,自己丝毫不为所动,短发和额前的碎刘海都不带乱的。

        仍然眼都不眨的盯着没有一片云的天空,吴佑安又确认了一件事。

        “我的运气,变好了……”

        他故意把原本出门不离身的雨伞留在了家里。

        就是想要验证一下,世界线变动之后,自己的运气是不是也随之发生了变化?

        在这条世界线上,吴佑安没有遇到过那个杀人犯,正在家中静静躺着的《实用内科学(上册)》就是最好的证明。

        因为在之前的世界线,这书明明被自己扔出去了,没有捡回来。

        这当然是件好事,可从经验来说,好事不大可能发生在自己身上。

        除非自己转运了。

        是否真的如此,他此时就在亲身测试。

        而测试结果显而易见,已经在太阳底下站了一个多小时,若是以往天上肯定早已乌云密布。

        此时却还是一片湛蓝。

        “保险起见,再试试别的。”吴佑安活动了一下已经站僵了的身体,扭头向自行车棚走去。

        那里的垃圾桶后面,有只长着“斑秃”的黑色流浪狗定居,它是自己在这小区的老对手。

        自己的跑步速度和耐力,就是拜它所赐。

        此时吴佑安正看上去颇为嚣张的叉腰站在垃圾桶前面。

        可再看下半身,其实重心还是小心翼翼放在了后面那条腿上。

        情况一旦不对,方便立刻跑路。

        然而那野狗只是抬起头,惫懒的看了一眼吴佑安,哼唧一声便失去了兴趣。

        打个哈欠,又继续它的午睡。

        “呼……”自己松口气的同时,也更加确认了运气的变化。

        这一刻吴佑安感动的有点想哭。

        路过的行人纷纷看着他指指点点。

        在旁人视角里,这个青年正眼含热泪的看着垃圾桶后面的斑秃黑狗,感动得像寻回了失散多年的亲儿子。

        吴佑安没心思理会旁人的想法。

        他们是无法理解一个做了26年究极非酋的人,突然发现自己转运的心情的。

        而这些变化都是从那个夜班开始的,他觉得自己应该主动去了解这个“现象”。

        这很可能是自己这辈子逆天改命的唯一机会。

        接下来两天休息时间,吴佑安在晚上相同时间又去了一次枫叶红医院,以同样的方式走进急诊。

        却什么也没发生。

        他有些失望,不过很快又调整好了心态。

        没一个好心态,可做不了26年非酋。

        “或许是有些触发条件,自己没有满足吧,比如轮到自己值夜班?那如果自己和别人换班了又会怎么样呢……”

        去急诊时,他又顺便打听了一下那晚医院夜班的情况。

        自己既然进入了那个特殊空间,那当时现实世界的夜班又是谁上的?

        一问之下,所有人都一口咬定是吴佑安自己上的班,甚至能说出很多细节。

        不死心的他甚至去了保卫科,想调取监控录像。

        谎称自己那晚钱包被偷了。

        保卫科配合的帮忙查了录像,人来人往的却和平日没什么区别。

        甚至画面中,一个拿着雨伞的奇怪青年真的走进了急诊诊室,虽然不是高清画面,但那好像……确实是自己。

        第二天早上又从诊室出来离开了医院。

        没什么异常。

        吴佑安又查看了自己工作站上的诊疗记录,显示当晚一共看了28个病人,自己哪个都没有印象。

        唯一真正看过的于卫国,却不在名单上。

        至此,他更加确信了,世界线确实发生了变动。

        连带着自己以往的经历都跟着出现了变化。

        只是自己的记忆却没有跟着同步,这有些不便。

        或许是当时进入了特殊空间的缘故吧,这里面的原理自己一时搞不清楚。

        这离医学太过遥远了。

        求助于别人……谁又能相信他说的呢。

        万一真相信了,也未必就会带来好结果。甚至惹出大麻烦也说不定。

        只好自己慢慢摸索了。

        至少到目前为止,这个现象并没有给自己带来什么不好的影响。

        之后吴佑安就一直在测试自己的运气,乐此不疲。

        和小区里的孩子玩掷骰子,去报刊亭买彩票,去以前从没等到过座位的网红早点铺吃早饭……

        这些活动对社恐的吴佑安来说还是有些难度的,但此时的他已经完全沉浸于测试运气的变化中,甚至和人交际都自然了很多。

        测试的结果也令人欣喜——他的运气非常普通。

        普通二字,对过去的吴佑安来说,已是可望不可求的好事。

        不过他的测试要先告一段落了——明天又到了他该上白班的日子。

        在那个诡异夜班之前,他已经上过一个白班。

        当时场面极度混乱,厄运让他根本没有机会专心看病。

        新笔写不出水、打印机卡纸……这还只是小问题。

        好不容易开出的电子处方,打印出来就变了样子,1变成11。

        搞得护士姐姐一脸懵逼的过来问自己,是不是真的要把11支利尿剂全给病人从静脉推进去……

        急诊的病人原本就没什么耐心,等的时间一久便忍不住暴躁起来。

        若不是和自己一套班的搭档,负责抢救室工作的医生过来救场,只怕他们就要大闹急诊了。

        ……

        ……

        “不过今天不同了!”确信自己已经转运的吴佑安,脚步轻快的踏上了去往医院的路。

        枫叶红镇在沧海市青郊区。

        近几年为了解决百姓看病难,镇上的枫叶红医院在区官方扶持下进行了改建。

        外表上已经从一家只有两座二层小楼的郊区小医院,变成了急诊、门诊、住院、行政、职工生活娱乐区……等区域一应俱全的现代化医院。

        只看硬件设施已经不输市里的老牌三甲医院了,甚至更好一点。

        当然,也只是外表。

        医院,最根本的还是人才。这方面,枫叶红医院可就不够看了。

        其实吴佑安当初选择的也是市里的老牌医院,最后之所以进了这里,也是一系列倒霉事的连锁反应。

        往事不堪回首,倒不如说对以前的他来说,还能考上个医院的正式编制本身就已经是奇迹了。

        吴佑安到急诊时,刚刚七点二十。

        他提前出门也已经成了习惯——为了给意外留出时间。

        只是今天没有意外,进医院时,也依旧没有进入那个诡异的空间。

        悠悠闲闲的溜达到急诊区。

        新病人还在挂号,夜里的病人要么已经走了、要么在观察室输液,这会儿是急诊难得清静的时候。

        不过也只有郊区医院是这样,市里三甲医院无论什么时候,急诊大都是人满为患的。

        “吴大夫,早啊。”两个正在整理设备的护士路过,笑着打了个招呼。

        “……嗯,你们早。”吴佑安微微点头回应。

        他内心对陌生人之间的寒暄,还是有些抵触,不过已经尽力回应了。

        二人走进库房,却有一阵压低的嘀咕声传了过来。

        “唉,怎么今天又是和他对班啊……”

        “怎么了?不是挺帅的吗?”

        “帅能当饭吃啊?燕姐你不知道,上次白班的时候……”

        她们刻意放低了声音,但吴佑安近两年生命受到厄运威胁,早已习惯耳听六路。

        加上天生灵敏的五感,还是隐约听到了她们的谈话。

        这位上次也和自己对班的护士姐姐,在和那位“燕姐”抱怨上个白班闹出的乱子。

        其实她倒也没添油加醋,以上个白班自己的效率,以及急诊内科门口的混乱程度,经历过当时场面的护士不愿再和自己对班也是人之常情。

        至于吴佑安当时经历了什么才导致效率低下,旁人却不知道。

        他若过去解释一通,把原因都推在客观上,反倒更让人看低。

        ……好吧,其实这只是他用来说服自己的借口,无论会不会被看低他都不打算解释。

        因为和陌生人交际,对他来说是一件很累很麻烦的事情。

        何况他现在还处于兴奋状态中。

        他终于能在没有厄运干扰的状态下接诊病人了!

        这可是从实习到规培,自己都没享受过的待遇。

        哪还有功夫管护士背后怎么议论自己。

        不过此时刚好从他面前走过的另一人,吴佑安却主动打了个招呼。

        “……你好,上次多谢了。”

        那男人身高和自己差不多,也快一米八了,四六分斜刘海,狭长的眼睛和两道剑眉,挺鼻薄唇,不苟言笑。

        与看上去温润内敛的吴佑安不同,这人长相帅气的同时还很有“攻击性”。

        听到招呼,他转过头来见是自己,也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早。”

        这种冷淡的态度换个人可能难免心有芥蒂,却正是自己这个社恐人士最喜欢的交流方式。

        这个看着冷冰冰的男医生,便是和自己一套班,负责抢救室的搭档——李圣宇。

        打过招呼,吴佑安便走进了急诊内科诊室。

        陈设与夜班时完全相同,当然,环境气氛已经没有那晚那么“接地气”了。

        诊室中,还没下班的夜班医生正在给一个病人听诊。

        自己默默从旁边走进了里间的休息室,换好白大褂坐等交接。

        短短20分钟在此时的吴佑安看来显得格外漫长,盯着手中的《实用内科学(上)》看了半天,却是一个字也没看进去。

        眼睛总是不自觉的去看时间。

        终于,时间来到了八点整。

        轮到自己上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