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子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急诊夜班能变动世界线在线阅读 - 第005章 安全第一

第005章 安全第一

        旁边的李圣宇二话不说,起身快步走出了诊室,直奔对面的抢救室而去。

        咣啷咣啷……

        护士和赶来帮忙的保安把金属平车推得又稳又快,车轮不断和地上的瓷砖缝碰出声响,似乎也在催促着众人。

        随着抢救室大门的关闭,“抢救中”的红灯亮起,让人焦躁的咣啷声戛然而止。

        一同消失的还有人群的惊呼,和保安驱散人群给平车开路的声音。

        急诊区又暂时安静下来,仅剩一些不明就里的人小声议论着出了什么事。

        然而亮着刺眼红灯的抢救室中,想必又是另一番景象了……

        “大夫,我看病。”

        又有新挂号的病人过来,吴佑安收回盯着抢救室的目光,回来继续工作。

        忙忙碌碌干到中午,平时话少的他说得已经嗓子冒烟。

        喝水、去厕所都是见缝插针完成。

        工作日的急诊,午休时反而是个忙碌的小高峰,不少上班族也都是趁着午休才能跑出来看病。

        病人非但不见减少,还有增多的趋势。

        而李圣宇那边还忙着抢救,看样子也不可能出来替自己。

        本以为午饭就此泡汤,此时却有个救星从天而降。

        一个身体发福的中年胖子拧开门走了进来,已经不太合身的白大衣被大肚子绷得紧紧的,似乎一不小心就会把扣子崩飞。

        稀疏的头发被梳成了背头,以掩盖“中央军”兵力不足的尴尬境况。

        西班牙斗牛犬一般的胖脸上戴着一副圆眼镜,微微一笑,眼睛就没了。

        吴佑安疑惑的看向来人——枫叶红医院急诊内科的主任,王有德。

        “小吴啊,你先去吃饭吧,这里我盯着。”

        “哦,好,我看完这个病人。”说罢,他又转回视线继续给病人开药。

        王有德眼角抽搐了两下。

        这家伙不按套路出牌啊,我好歹也是你直属领导,你倒是推辞客气两句啊。

        吴佑安可不知主任的复杂心思,给眼前的病人打印好病历,他便起身低头往外走。

        路过王有德时挤出了个微笑,低低说了一句:“……谢谢。”

        就头也不回的走了。

        吴佑安尽力了,但显然王有德不会这么认为。

        “嘶……呼。”王有德深呼吸了一次,坐到电脑前,点了下一个病人的名字,心中默念,“我只想平稳混到退休,我只想平稳混到退休……”

        等下一个人进来时,他脸上已经恢复了职业化的笑容。

        ……

        关于王有德这个主任,吴佑安没办法做出一个客观评价。

        察言观色、揣测人心是他的弱项,不过正式上岗前的培训,他和王有德也有过一些接触。

        即使以吴佑安拙劣的看人眼光,也明显能感觉到这位主任似乎并不为自己的职业骄傲。

        与对这个职业满怀憧憬的自己不同,王有德在谈到“医生”这个职业的时候,说得最多的是“保护好自己最重要”、“不出事就行”、“安稳退休比什么都强”。

        对这种想法,吴佑安自然无法认同,不过千人千面,别人怎么想他管不着,也不想管。

        ……

        走出诊室,正巧对面抢救室的大门打开,两名护士推着已经换到抢救床上的老太太出来。

        居然就是之前进来诊室,说自己只是拿点降压药的和善老太太。

        旁边的李圣宇亲自提着沉重的转运呼吸机,本就是扑克脸,此时更显冷峻,一行人急匆匆向着放射科快步走去。

        这已经是在“不许奔跑”前提下的最快速度了。

        之前进来看病时还有说有笑,现在老太太嘴里已经插上了气管插管,靠呼吸机喘气。

        急性心梗、恶性心律失常、心衰导致的心源性休克、心脏破裂、严重心脏压塞……

        出于职业习惯,看着床上的老太太,又是一排排发着光的词条出现在吴佑安的视野下方。

        其中又以这些心脏疾病亮度最高,毕竟猝死的患者中,大约有75%是心源性猝死。

        再结合老太太来的时候似乎是开降压药的,平时应该就有高血压,这方面的几率就更高了。

        抢救床消失在拐角,吴佑安视野中的词条也随之消失。

        眼下自己也帮不上忙,还是赶快吃完饭回去接班才是正经。

        枫叶红医院的食堂乏善可陈,除了某些特例,绝大部分企业、单位、学校的食堂大都是这个样子。

        食不知味的吃完一餐,吴佑安便匆匆赶了回来。

        诊室中空无一人,王有德已经腆着大肚子坐在里间的休息室喝茶了。

        看自己回来,对方放下茶杯走了出来。

        “回来啦,正好,有个事我想问问你。”

        王有德费力的把大屁股塞进椅子中,打开工作站的总揽界面,鼠标划向其中一个病人。

        “这人,明明受过外伤,直接让他重新挂号去看外科就好了,你为什么要接诊?”

        “他当时说憋气,我觉得应该首先排除心脏问题,再让他去看外科更安全……”

        “安全?”王有德扭头看向他,似笑非笑道,“你来看这份后来急诊外科给他做的ct,他左侧第3、4肋骨已经折了,断端对合也不好。如果你给他做心电图时肋骨断端形成二次损伤,气胸或者内出血了,安全又怎么保证?”

        吴佑安回答的并无丝毫犹豫,这些情况他当时也已经考虑到了:“做心电图时并不会大幅度挤压胸廓,形成二次损伤的可能性极小。以对方胸廓当时的形态来看,肋骨断端不可能刺破大血管,即使造成气胸、血气胸也不会很严重。还是先排除创伤性心脏病对他来讲最安全……”

        “那你呢?我们急诊内科呢?”

        ?

        他并没有能第一时间理解王有德的意思。

        对方示意吴佑安跟过来,走入了里间的休息室。

        自己连忙跟了上去,这位胖主任将门虚掩,轻声道:“你接诊了,就是首诊医师,首诊负责制不用我说你也知道。他只要在你这出事,无论最后致命与否,你都逃不脱责任,整个急诊内科都要受影响。让他换号去看外科,他有外伤病史,说到哪去也没毛病。”

        “可如果他真有创伤性心脏病……”

        “那到时外科请你会诊,你再去就是了。无论结果如何,这样做的话都没有你的责任,没有急诊内科的责任。”

        可病人如果心脏真有大问题,本来能救的,也救不活了。

        这句话,吴佑安没有再说。

        王主任的意思已经很明白了。

        自己是社恐,但不是傻子。

        见吴佑安不说话,王有德以为他已经听进去了,面色稍霁,拍拍他的肩膀:“想干的长,就不要冒险,以后机灵点儿。你接着看吧,我去看看抢救室那边。”

        下午的病人少了一些,他在看诊时依旧发挥出了让那位观察室小护士刮目相看的效率和零失误。

        只是闲下来时,便觉得心里有点堵得慌。

        吴佑安从白大衣里面的衬衫口袋中,拿出了一个有些老旧的塑料小人偶。

        是个卡通形象的医生,帽子上还缺了一角。

        摩挲着手中的小人儿,似乎有种温暖的力量传递了过来。

        微笑着将其放回口袋,刚刚的郁闷一扫而空。

        若是几句话便能让吴佑安动摇,那他当初也不会明知自己社恐还坚持学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