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子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急诊夜班能变动世界线在线阅读 - 第009章 先头部队

第009章 先头部队

        “您先别说话,双手用力攥我的手看看。”吴佑安表情严肃,语气不容置疑。

        田大娘虽不明就里,仍依言两手分别握住了他的双手。

        吴佑安左手传来的握力明显要弱得多。

        这种程度的肌力下降,根本不能用累了解释。

        田大娘左手的肌力是正常的5级,而她右手的力量,最多不过3级+。

        错了,从一开始方向就错了。

        猝死的患者中,确实心源性的概率最大。

        但统计数据对预防医学、公共卫生的意义更大,对临床来说,每个患者都是独特的。

        在面对个体的突发情况时,统计数据没什么太大意义。

        吴佑安立刻几步窜回电脑前,用最快速度申请了头ct!

        拿着打印出的申请单交到田大娘手里:“您把头ct做了吧,路上小心一点,先去……”

        自己说了一遍做头ct的流程。

        只是田大娘越听眉头皱的越紧:“又要做头ct?刚刚的检查不是没事吗?你跟我说实话,我到底怎么了?”

        又到了自己最不擅长的沟通环节。

        但这几年规培,没吃过猪肉总也见过猪跑,刻意学着做的话,也没理由不行。

        吴佑安暗自握紧了拳头给自己鼓劲,深呼吸一口,回想着当初带教医生和病人沟通的样子,露出个还算淡定的微笑:“高血压不排除是脑血管疾病引起的,做头ct也是和刚刚的心电图一样明确一下,刚刚做了不也没事吗?”

        田大娘闻言刚要插话,自己立刻接着道:“可如果不做,万一真有什么事,到时假如落个偏瘫什么的,您还怎么抱小孙子?”

        她听自己这么一说,立刻乖乖点头,二话不说拿了申请单就往外走。

        吴佑安长长的松了口气,很多病人,尤其是老人或者手头并不宽裕的人。

        他们习惯了节俭每一分钱,只希望承担最有必要的花销。

        说重了容易给他们平添紧张情绪,说轻了他们有可能拒绝检查,这里面的尺度很难把握。

        这不是他们的错,只因为他们没有医生那么多的信息和专业知识。

        因此将最准确的信息以合适的方法传递给他们,也是医生的职责之一。

        尤其对自己这种并不擅长沟通的人来说,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13:08

        看着田大娘似乎变得不太平稳的走路姿势,吴佑安心中一动,立刻追上去扶住了她的胳膊:“算了,我和您一起去吧,一个人别摔着。”

        反正在这个空间里,后面应该也不会有其他病人过来看病。

        田大娘转过头来,感激的笑道:“哎呦,那多不好意思,真是太谢谢您了。我儿子也是太忙,要不然他就陪我来了……”

        即使头晕开始加重,也出现了一点头疼,老太太还是习惯性的絮叨了起来。

        吴佑安搀扶着她向外走,心中也有些紧张。

        剩下的时间太少了。

        总共30分钟的时间,哪怕自己从一开始就找对了方向,光做头ct就要去掉大半。

        这还是在自己直接阅片,不等正式报告的情况下。

        现在剩这点时间,根本不够用的。

        不过他也没放弃希望,上次让那刑警去做血化验,很快就拿着结果回来了。

        快到现实中根本不可能的速度。

        这个空间中的一切都不能以常理揣度。

        很快,就像验证吴佑安的想法一般,“非常理”的事情发生了。

        在他搀着老太太走出诊室的一瞬间,天旋地转的感觉袭来。

        接着他就发现自己又坐回到了电脑前的椅子上。

        生硬而突兀的瞬间移动让自己感觉一阵恶心,而田大娘已经不见了踪影。

        闭眼深呼吸一下,缓了缓,吴佑安起身又尝试着出去。

        结果一脚刚迈出去,就又像瞬移一样被送了回来。

        至此他明白了,接诊病人之后,一直到结果出来之前,恐怕自己是走不出这间诊室的。

        现在自己能做的事情已经暂时告一段落。

        只等田大娘能不能在时限到达之前回来。

        不过既然田大娘出现在这里,她应该就有可能改变原本的命运。

        假如一个头ct就和现实世界一样需要30分钟以上,那自己还玩个屁啊。

        6:45

        吴佑安双手交握,两个大拇指开始下意识的互相轮转。

        身体在椅子上时不时的变换姿势,好像坐在了榴莲上。

        尽管理智告诉他,这地方应该不会给出一个无解的难题。

        可视线还是不自觉的被那个倒计时吸引,看着越来越少的时间逐渐不安起来。

        所幸自己的想法是对的,还剩六分钟的时候,田大娘终于回来了。

        “我回来了,那边的大夫跟我说40分钟后去拿正式报告……”

        吴佑安将脚步已经明显不稳的田大娘扶回座位坐好,立刻冲到电脑前,调出她头ct的电子影像:“不用去了,我能从电脑上直接看片子。”

        一边说,他一边滚轮下滑,挨个层面审视着图像。

        想等正式报告,黄花菜都凉了。

        屏幕上的图像,从大约口腔水平的切面开始层层向上。

        并没有花费太长时间,自己就找到了问题的元凶。

        脑组织左侧基底节区,在灰暗的正常影像之中,有一团亮白色显得格外刺目。

        高密度影,也就是脑出血的头ct影像表现。

        左基底节区脑出血!

        目前看上去出血量还不算太大,但看下午老太太意识恶化的速度,以及现在只剩5分钟的倒计时,吴佑安一刻都不敢耽搁。

        先将田大娘小心扶到了诊查床上静卧。

        不能出去,他能利用的只有这小小诊室中的一切来救人。

        在这里就地手术……这个选项被他立刻pass掉了。

        什么都没有,难道要自己“双手裂颅”不成。

        那是杀人,不是救人。

        再说就算是设施完备的手术室,自己一个刚完成规培的急诊内科医生,根本不可能独立完成一台颅脑手术。

        可这诊室连最简单的抢救设备都没有,要怎么……

        3:47

        “嘶……呼。”

        强行让慌乱的自己冷静下来,他突然想起了岗前培训时,王有德和自己说过的一句话。

        “做一个急诊内科医生,要自信,但不要傲慢。遇到急危重症的患者,勇于解决你能力所及的问题,剩下的交给其他相关专科。你是先头部队,一场硬仗不可能只靠先头部队打赢……”

        对于他过分谨小慎微的作风,自己现在依然不能认同,但不得不承认,这句话他说的是对的。

        作为一个急诊内科医师,自己现在只需要做好力所能及的事情。

        心电、血压、血氧、呼吸监护……

        吸氧、生理盐水、乌拉地尔、微量注射泵……

        吴佑安飞速的敲击着键盘,一条条监护和治疗的医嘱不断被审核提交。

        “还好当时没有贸然给她降压。”

        脑出血患者要不要药物降压始终存在争议,此时的高血压是人体的保护机制,把血压降至正常反而会影响脑组织的血液灌注。

        但就让她保持过高的血压,又可能加重出血以及后面必然发生的脑组织水肿。

        维持一个略高于正常的平均动脉压,是目前临床的普遍共识。

        用微量注射泵,能够更精确的调整乌拉地尔降压的剂量。

        目前田大娘的脑组织还没有进入水肿期,没必要脱水利尿。

        确认医嘱无误,吴佑安接下去要做最重要的步骤了——打电话搬救兵。

        呼叫“主力部队”。

        在这个空间中,他不确定电话能不能打通,但这是他此刻最佳,也是唯一的选择。

        00:34

        “嘟——嘟——咔,……”

        神经外科急诊的电话接通了,但里面却没有任何声音传出来。

        管不了那么多了!

        “急诊内科请急会诊,这里有个左基底节区脑出血的病人需要立刻手术!”

        等了一会儿,自己重复了一遍,对面依旧没有声音传来。

        00:15

        挂断电话,吴佑安又拨通了手术室。

        “准备急诊手术间,急诊有脑出血的病人需要手术,下来接人!让麻醉科派人准备,神经外科我联系过了!”

        此时电话中的寂静,像是无数蚂蚁在噬咬吴佑安的内心。

        00:00

        血红色的倒计时结束。

        双眼的眼皮开始发沉,无论他怎么努力睁大眼睛,视野仍旧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