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子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急诊夜班能变动世界线在线阅读 - 第010章 场外援助

第010章 场外援助

        眼前的黑暗渐渐被驱散,吴佑安恢复了意识。

        猛地睁开眼睛,眼前还是自己家中的天花板。

        他忍不住感叹人体强大的适应能力,此时眩晕和恶心的难受劲儿比最初已经好多了。

        手机还在床头柜自己最常放的位置上。

        口腔中有还未散去的牙膏味道。

        捻了捻头发,尚有些潮湿,淡淡的青柠香型,是自己的洗发水。

        身上的淡蓝色居家服,胸口处印着一个猪头,是出于某人恶趣味买的那套。

        自己整个人的状态就和平时下夜班洗漱完毕,准备睡觉时一样。

        无论是手机的位置,还是枕头边上那本克莱尔·威克斯写的《精神焦虑症的自救》摆放角度。

        或者其他任何房间中的细节,都是自己最熟悉的样子。

        没有任何第二个人能还原到这种地步,父母不行,“场外援助”也不行。

        毫无疑问,这都是世界线变动后的自己做的。

        拿起手机看了一眼。

        10月24日(周日)09:18

        正是以前下夜班到家收拾完毕,准备睡觉的时间。

        比起第一次经历的惊慌失措,现在的吴佑安仍觉得不可思议,但已淡定许多。

        只是田大娘到底治好了没有,这件事需要确认一下。

        上次治好了刑警,自己的运气变成了和普通人差不多的水平,但如果诊疗失败了又会怎样呢?

        自己的运气会不会又重新变差?还有没有其他坏处?

        在通讯录里找到了王有德的名字,电话直接拨了过去。

        “嘟……喂?小吴啊,怎么,有什么忘了交班的事吗?没事,你跟我说我帮你转达,呵呵。”

        王有德的心情似乎不错,和之前告诉自己李圣宇出事时的焦躁愠怒完全不同。

        “王主任,李圣宇的事怎么样了?”

        “李圣宇的事?他有什么……哦,你说前天白班那件事啊。不要紧,你别看他平时摆着张臭脸,但不会因为你抢风头就记恨上你的。说起来,你还是帮了他个大忙呢。表现不错,今后要继续努力啊,哈哈。我还要开会,先这样吧。嘟——”

        没等自己再说第二句,王有德连珠炮般说完就直接挂断了电话。

        不过听话里的意思,至少原本该吃官司,甚至可能前途大受影响的李圣宇,现在没事了。

        “这么说,田大娘好了?自己昨天的处理是正确的?”

        不等吴佑安多想,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是个陌生号码。

        自己一皱眉,下意识的就想滑到红的那边挂掉……

        不过想想,还是接了起来。

        “……”

        “……”

        自己没说话,对方居然也不出声。

        3秒之后,吴佑安又将手指放到了挂断键上,摁下去之前,终于有个男声传了过来:“……吴佑安?”

        “……你是?”这声音有点耳熟,好像听过,还就是最近的事。

        又是2秒的沉默。

        “李圣宇。”

        “哦,有事吗?”

        沉默。

        这人怎么回事?自己又忍不住想要挂电话了。

        就在自己的耐心被耗尽之前,终于声音又传了过来。

        “那个……就是那什么,你知道吧?”

        “我知道个屁啊!到底什么事?!”这磨磨唧唧的样子一点也不像他,不会是要借钱吧?

        “前天田大娘的事情,谢了。”李圣宇的声音很僵硬,就这么简单一句话,绕了这么大一个弯子才说出来。

        “没什……”

        李圣宇不等自己说话,立刻又像背台词一样接着说道:“明天中午我请贺……请客!一起吃饭,到时我开车接你,记得把你女朋友一起带上。就这样!嘟——”

        听着电话中的忙音,吴佑安有点凌乱。

        这人做事情都不考虑别人的吗?还接我,我都没告诉你地址,你去哪接??

        还有,什么叫把你女朋友一起带上,26岁没有女朋友很奇怪吗?

        最关键的是,一起吃饭这种事情,对于社恐来说就是惩罚!

        每年过年时候的家庭聚会,对吴佑安来说是一年一度最大的煎熬。

        比把没闪现的你用天崩地裂盖住,提莫往里面扔蘑菇,其他人在周围跳舞还煎熬。

        连把电话打回去拒绝都觉得是一种负担,更别说赴约了。

        “算了,就这样吧。”吴佑安已经铁了心放对方鸽子。

        知道他没事就行了。

        看来在新的世界线里,是自己在白班的时候帮他诊断出了田大娘的脑出血,及时的治疗让李圣宇幸免于难。

        “这么说,我的运气应该也更好了一些?”想到这里吴佑安有些兴奋,迫不及待的便要出去测试。

        这种诡异的夜班,并不会像普通的夜班一样让自己产生困倦疲惫。

        至少这两次都是如此,不但不觉得疲累,反而精神奕奕。

        换好衣服,刚要出门,忽然想起今天是周日。

        急诊医生的工作中没有节假日,只有固定的“白夜下休”轮换。

        算上规培,自己过了半年多这种生活,对节日、休息日也越来越不敏感。

        周日,是“场外援助”到来的日子。

        看着屋内的乱象,自己忍不住眉头抽了抽。

        就算是多年的深厚交情,总留这么个烂摊子让人家收拾,还是让吴佑安有些过意不去。

        “提前整理一下吧。”

        想着,他从客厅的沙发上捡起了几条内裤,当然都是干净的。

        自己屋子很乱,但并不脏,作为一个医生,卫生几乎是刻进骨子里的习惯了。

        打开五斗橱最上面的抽屉,里面内裤叠的整整齐齐,仿佛一屉排列有序的馒头,看上去充满了秩序的美感。

        “嗯,怎么叠来着……拆一个看看吧,这有什么难的。”

        吴佑安拿起了一个被叠成小方块,怎么晃都不会散的内裤拆开。

        优秀的空间想象力和记忆能力瞬间将这种叠法印在了脑中,同时在大脑里完美推演了数遍。

        他嘴角露出了自信的微笑:“哼,就这。”

        十分钟后。

        五斗橱的抽屉里,原本码放整齐的内裤现在全都散乱的堆在那里。

        吴佑安手中拿着一个勉强叠起来,却是歪歪扭扭的残次品。

        稍稍一抖就散开了……

        “不应该啊……在脑子里模拟的明明就很完美,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咔嚓。

        正当他拿着内裤一筹莫展的时候,有人用钥匙打开了房门。

        同时一个略带迷茫的悦耳女声响起:“你这是干什么呢?”

        ……自己的场外援助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