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子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急诊夜班能变动世界线在线阅读 - 第011章 青梅

第011章 青梅

        来人身形高挑,一头披肩中长发黑顺柔滑。

        深邃的眼,高挺的鼻,稍薄的唇,美的同时,更是给人一种飒飒的感觉。

        浅灰色职业套装简练素雅,却掩不住其下的姣好身材,上身特意加大了胸围,才不显紧绷。

        下身及膝的收身套裙并没有像很多职场的小姑娘一般,为了吸引眼球特意改短,显得有些保守。

        可天生颀长优美的腿部线条,却让这种保守的努力顷刻间化为乌有,反而更加撩人。

        吴佑安手里举着内裤,就算是多年的交情,还是不免有些尴尬。

        打量了一下对方的装束,转移话题道:“呃,羽馨,你这是昨天又加班住公司了?怎么不先回家休息一下。”

        林羽馨双眸快速扫视了一圈,立刻把握了室内的情况,轻车熟路的从鞋柜里拿出一双和目前气质极不相符的可爱兔头拖鞋。

        褪下高跟和丝袜,换上拖鞋,以不亚于吴佑安的熟练度走过书本堆成的路障。

        她走过来,抢过乱作一团的内裤扔回抽屉,一把拉住吴佑安的手走向沙发。

        将他按在沙发上坐下,林羽馨正色道:“非战斗人员请在安全区就位,不要随便踏入战场。”

        一如既往的中二发言,不过这么多年自己也习惯了。

        说罢她便步履轻快的拿了一套家居服进了洗手间,关上门却没上锁,无防备的仿佛这里是她家一般。

        5分钟后,另一个版本的林羽馨走了出来。

        脸上的淡妆洗了下去,却神奇的姿容不减,只是少了一些清冷,多了几分亲切。

        头发简单的绑了一个马尾,身上的家居服和吴佑安同款,胸前印着一个带蝴蝶结的兔子。

        嗯……兔子的脸被顶的有点高,奇妙的变成了趾高气昂的拽拽表情。

        她倒提着拖把,看着眼前乱作一团的屋子,认真的眼神像一个倒提长枪、即将上阵杀敌的将军。

        自从吴佑安租了房子搬出来之后,林羽馨只要有空就会过来做家务,苦劝数次无果之后,他也就放弃了。

        ……

        人类真的是一个奇妙的物种,只自己一个种族,就完美的诠释了什么叫“生物多样性”。

        在自己手中泥鳅一般难搞的内裤,到了林羽馨手中全都温顺无比,看上去就好像自动叠起来的一样。

        地上散乱的书被分类归位,自己常看的几本被摆在了茶几上方便拿的位置,沙发上乱糟糟的衣服一件件被叠整齐收进了柜子。

        整个房间都在以令人震惊的速度变得整洁,即使看过很多次了,吴佑安仍然觉得很神奇。

        自己默默去冰箱拿了罐她最喜欢的巧克力牛奶,稍微温了一下,看准她收拾的间歇递了过去。

        “呼……谢谢!”拿过牛奶,林羽馨拧开盖子一口气就灌了下去。

        “啊~舒爽!”捧着空空的牛奶瓶,她一脸幸福的叹道。

        若是让她的同事们看见这个样子的林羽馨,估计会惊掉一地眼珠子吧。

        “昨天刚加班住在公司,先回家休息多好。”

        林羽馨歪头一笑:“我这就是在休息啊,现在精力满满!”

        自己还想再说什么,却被她打断了话头:“你回医院正式上班了吧,感觉怎么样?快到年底了,平时忙到都没时间给你打电话。”

        除了诡异的夜班,因为无法预料会发生什么,自己暂时不打算对任何人说。

        其余事情,对她倒是没什么可隐瞒的。

        吴佑安一五一十把上班后发生的事,挑重要的,有意思的给她讲。

        都说沧海市人生来便有些相声天赋,社恐不发作的自己也不例外。

        林羽馨边收拾边听,不时附和几句只有彼此能听懂的梗。

        讲到有趣处——比如王有德的体型和发型,二人边吐槽边笑作一团,其乐融融。

        这是吴佑安每周最可宝贵的快乐时光。

        以往做非酋的时候,更是如此。

        时近中午,屋子已经整洁的完全看不出原来的样子了,简直在闪闪发光。

        “嗯……先这样吧,我们先吃饭,剩下的等下午再说。”

        ?

        听着林羽馨貌似理所当然的话,自己忍不住脑袋上顶出了一个大大的问号。

        剩下什么了?这还不够完美吗?

        地板都快被擦秃噜皮了。

        “我先去买菜吧,想吃什么?”

        吴佑安神秘一笑:“今天咱们出去吃吧,我请客。”

        林羽馨一愣,神色似乎有些担心,但很快又巧妙的隐去了:“还是在家吃吧?外面有什么好吃的,又不健康……”

        只是自己对她的了解也一点不少,又怎会看不出来。

        也知道她在担心什么。

        “放心吧,我应该已经转运了,不会有事的。”他轻松的挤挤眼,怕对方不信又补了一句,“否则这班怎么会上得这么顺利?”

        林羽馨还有些半信半疑,不过面对吴佑安,她总是很难说出拒绝的话。

        最后还是换好衣服跟着自己出了门。

        在外面的她又恢复了那副凛凛的样子,而且为了“保护”时常倒霉的吴佑安,习惯性的警惕着周围的一切,看上去更加难以接近。

        暗叹了口气,他也没说什么。

        运气这种玄乎的玩意,自己都没整明白呢,说了她也不会相信的,还是用事实证明最好。

        在安全的路过了野狗、摆着花盆的窗台、车流汹涌的马路后,林羽馨终于有些动摇了。

        “你真的转运了?”

        “那是,我什么时候骗过你?啊,到了。”

        眼前不是什么高级餐厅,而是市井中的一家小“狗食馆”。

        沧海话的“狗食馆”和川话的“苍蝇小馆”是一个意思,并不是说里面卖的都是狗粮,或者来吃饭的都是“臭狗食”(沧海骂人话)。

        这种装潢、环境糟糕,往往藏于老旧街头的小馆子,却也不乏只有本地人才知道的宝藏。

        “老板,两屉三鲜包子、一盘扒全素、一盘八珍豆腐!”

        “好您嘞~”

        看着幸运的捡了个空座位,正兴奋的像个孩子一朝她招手的吴佑安,林羽馨终于相信他确实转运了。

        ……

        小馆子就算坐满也不超过十桌客人,菜上的很快。

        自己点的都是最典型的沧海菜,也是这个馆子最拿手的。

        当然,这一切都是以前上学时听同学说的,自己很久没在外面吃过东西了。

        包子皮薄馅大、汤汁醇厚,肉香和虾的鲜味完美的结合在一起,让人食欲大开。

        另两道菜也做的十分地道,倒是不枉自己穿街绕巷的把林羽馨带来。

        对面的女孩只吃了两个包子,浅尝了几口菜便不再动筷,只微笑看着吃得正嗨的吴佑安。

        “嗯?……不合你胃口吗?要不咱换个地方。”说着他放下手中的包子就要起身,没有一点犹豫。

        “不是啦,身材管理可是很重要的,我已经很胖了。”

        自己打量了一下她,果然女孩对胖的定义是自己无法理解的。

        硬要说,她也只有局部“胖”,不过吴佑安觉得胖的很好。

        “对了,你接着说呀。你帮那个扑克脸男诊断出了老太太的脑出血,那他有没有对你感激涕零,纳头便拜?”比起眼前的饭菜,显然林羽馨还是对他这几天的经历更感兴趣。

        “想啥呢,他咋不干脆认我做爹。”

        “切,没眼光,错过了成功的捷径。”

        “全世界也就你会这么认为。”说到这,吴佑安又想起了明天的饭局,“唉,他倒是说明天要请我吃饭,还什么把女朋友带上,26没女朋友很奇怪吗?好烦啊,我打算放他鸽子……”

        林羽馨眼睛亮了起来:“别啊,新入职就拒绝同事请客,可是新人大忌!”

        自己觉得好像哪里不对劲:“这也算新人大忌?不就是拒绝个饭局,他也不是我领导……”

        “算!”对面的女孩立刻变回了职场精英的样子,显得很有说服力,“别人会给你打上难相处、乖僻的标签,能去还是要去的。至于没有女朋友确实是个问题,人家带了你一个人去也尴尬。这样吧……”

        吴佑安感觉自己猜到了后续的话题走向。

        果然,林羽馨顺势笑道:“我陪你去吧,应该不会给你丢面子。”

        她自信满满拍胸口的样子,让自己好像看见平静的海面,忽然掀起了波涛。

        “明天周一,你不上班的吗?”

        “喂,nina吗?明天我有事,请个假啊,就这样。”林羽馨挂断电话,看着目瞪口呆的吴佑安,“这下我明天真的不用上班啦。”

        “nina是谁?”

        “我们部门经理。”

        “你这才是新人大忌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