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子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急诊夜班能变动世界线在线阅读 - 第016章 意外总比明天先来

第016章 意外总比明天先来

        低钾血症可大可小,像她症状这么明显,很可能血钾已经低到了二点几,甚至一点多这种危险的数值。

        这个数值的血钾可不单单是会引起不舒服那么简单,如果不尽快补上去,有可能诱发室颤、心源性猝死。

        但像女孩说的直接给她盲补也是不行的,现在一切都只是自己的推测,需要化验来验证。

        而且血钾的正常值只有3.5~5.5这个短短的区间,低了不行,高了也不行。

        高血钾造成的心率下降,甚至停搏,也是会致命的。

        它就是一个这么麻烦的东西。

        吴佑安以尽量简单易懂的说法,向女孩和她旁边的年轻男子说明了这些问题。

        那男人先动摇了:“玲玲,要不咱抽吧,人家大夫说的很有道理啊。”

        自己心中一喜,看来口舌没有白费。

        玲玲犹豫了一下,有些怯怯的问道:“是扎手指头吗?扎手指头还行,如果是扎胳膊的话……”

        “不扎胳膊。”

        听自己说不扎胳膊,玲玲显然松了一口气。

        只是没想到,这气刚松到一半,吴佑安又忽然口风一转:“静脉验电解质太慢了,起码一个多小时才出结果,这段时间你还是有危险。”

        玲玲心里有种不祥的预感,眉头越皱越紧。

        “需要直接从手腕抽动脉血,做血气分析,这个几分钟就出结果了。正好低钾会引起碱中毒,可以看看你的血ph到底怎……”

        “啊?!还抽动脉啊……那得多疼啊。”

        后面的话她已经听不进去了,即使仍旧很虚弱乏力,她还是用仅有的力气大声提出抗议。

        “这是现在最好的选择了,不然是有生命危险的。”

        “……”

        女孩明显十分怕疼,但听自己说的这么严重,拒绝检验的话当然也说不出来了。

        只是要克服心理障碍显然还需要更多的勇气。

        任由她在这犹豫纠结,最后可能也会想通,同意化验。

        但眼下正是需要争分夺秒的时候,万一她纠结的时候室颤了怎么办。

        吴佑安忽然灵机一动,想起了刚刚另一个病人。

        那是自己之前接诊过的,正好也要抽血气。

        “来,你扶着她跟我过来,让她看看就不害怕了。”

        那男人不敢耽搁,立刻扶着玲玲跟了过来。

        “我嗦,您了可轻点儿啊。我打小就倍儿害怕扎针,要不是那大夫嗦那么邪乎,我真不想来。”几天前那个肚子疼,沧海口音很重的年轻男人此时正好在化验室门口。

        他把脸拼命后仰,眯缝着眼看向自己伸出去的手,好像这样就能离针头远些。

        抽血护士哭笑不得:“您要害怕就把眼闭上呗。”

        “不行,眼一闭我尼玛更害怕了……来吧,扎!扎他哥儿的,我今儿豁粗去了。”

        吴佑安上前一拍这男人的肩膀,吓了他一激灵。

        “哎呦卧槽,哪个尼……哦,吴大夫啊,您还有嘛嘱咐的?”污言秽语已经到了嘴边,一见是吴佑安,他又立刻咽了回去,换上一副笑脸。

        只是切换太快,脸部肌肉不大协调,瞅着比哭还难看。

        这男人的反应倒是让身后的女孩一乐,心中的恐惧散去不少。

        “没什么嘱咐的了,就是有个病人实在怕疼不敢化验,不像你胆子这么大,所以带她过来看看。”吴佑安瞥了一眼身后的女孩,又朝面前男子咋了眨眼,“其实抽动脉一点不疼。”

        男子立刻会意,尤其听吴佑安说自己胆子大,再看对方是个小姑娘,沧海老爷们儿的面子不能丢啊。

        立刻把自己胸口拍的啪啪响:“不疼!妹咂,别害怕,你看哥先给你来来。有嘛可害怕的,不就扎个针么,切,多大点儿事啊。”

        吴佑安含笑朝化验室护士点点头。

        护士小姐姐利落的换了一副无菌手套,拿起血气针,摸上了男子的手腕。

        两根手指分别摸到动脉搏动的最强点,将针头果断的从指缝中垂直刺入。

        鲜红的血液不必抽吸,血压使其自动就顶进了血气针中,妥妥的动脉血。

        一针成功。

        “怎么样,不疼吧?”吴佑安朝他使了个眼色。

        “……不疼!”男子咬着后槽牙说出这句话,仍在努力保持笑容。

        “你看,我就说不疼了嘛,别害怕。”自己立刻回头劝道。

        玲玲当然看出来那男人是装的,不过眼前医生耐心的劝导,再加上那男人搞怪的表现,还是让她忍不住会心一笑,点点头:“嗯,我抽。”

        吴佑安立刻松了口气,如果这样她还不愿意接受化验,自己就真没招了。

        配合了吴佑安演出的男人,用棉签摁着手腕,默默走远,身影在楼道转角消失。

        “嘶——哎呦卧槽,疼死我了,介似要扎死我啊……”

        随后转角处便传来了一声压抑的哀嚎,不过被吴佑安自动忽略了。

        女孩抽完血,身旁的男人帮他摁着手腕上的针眼,正要开口问些什么。

        只是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女孩玲玲双眼一翻,身子立刻软倒了下去。

        “玲玲?!你怎么了!”男人一手不敢从动脉针孔处松开,另一只手使劲将女孩托住,焦急的大喊。

        “把她放平,快点!”吴佑安的声音与平时不同,充满了不容置疑的强硬。

        男人下意识的立刻照做。

        此时双眼紧闭的玲玲已经不自主开始了抽搐,对男人的呼喊毫无反应。

        自己立刻戴上听诊器,迅速开始检查。

        心音听不到!

        呼吸停顿。

        另一只手触摸她的颈动脉……没有搏动!

        “快推个平车过来!让抢救室准备接人,备除颤仪,备抢救车!”

        来不及犹豫,吴佑安立刻解开她的衣扣,在她身侧开始了心肺复苏。

        双手掌根交叠在她胸骨的下1/3处,双肘关节伸直,靠身体的重量下压。

        30次胸外按压,接两次人工呼吸。

        一组心肺复苏做完,平车也推到了,立刻有护士们接手了病人,将她架上了车推去抢救室。

        吴佑安一路小跑在平车旁边,依旧维持着心肺复苏,虽然姿势被迫走形,总也好过没有。

        抢救室的红灯亮起。

        而此时,刚刚女孩身旁的男人仍旧跪坐在那里,双眼茫然的看向抢救室,显然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