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子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急诊夜班能变动世界线在线阅读 - 第018章 蹊跷的化验数值

第018章 蹊跷的化验数值

        静脉补钾因为会直接入血的缘故,所以才有严格的浓度与速度限制,避免出现严重的不良反应。

        但患者既然已经醒了,如果她神志清楚,那就多了第二个选择。

        “你怎么样?知道自己现在在哪吗?”吴佑安快步走到女孩身旁,稍带力度的拍打她的肩膀。

        女孩皱眉睁开了眼睛,表情有些茫然,但看动作确实是受主观意识驱动的样子。

        并不像无意识的肢体活动。

        自己大声将问题又重复了一遍,女孩的双眼终于聚焦了过来,开口道:“我……我在医院啊,不是刚抽完血么。是我晕针了吗……哎呦,胸口怎么这么疼!”

        嗯,神清语利,躯体感觉与活动都没问题,不像有大脑严重损伤。

        第二个选择很简单,就是在静脉补的同时,让她口服补钾。

        当然,即便她没醒也能通过下胃管的方式把药灌进去,可多一项操作就多一分风险。

        尤其心律不稳的时候,下胃管把心跳下没了也不是什么罕见的事情。

        氯化钾口服剂型是缓释片,通过特殊的药物外壳来达到缓慢释放氯化钾的目的。

        那玩意并不适合眼下的情况,就算给她当糖豆吃一大把,也解决不了问题。

        吴佑安是打算让她直接喝2克氯化钾注射液,然后再从静脉卡着500毫升液体1.5克的最大量补。

        双管齐下,速度应该就起来了,还可以避免同一时间进入静脉的钾太多。

        钾在食道和胃里几乎无法吸收,只能在肠道吸收,而绝大部分又在回肠。

        人的消化道从上到下要经过食道、胃、小肠、大肠、直肠、肛门。

        小肠又分十二指肠、空肠、回肠。

        这么长的通道,即使液体的胃排空速度最快,这两克钾也只能慢慢跋山涉水,逐步在回肠被吸收。

        “这位姐姐,你先帮我解释安抚一下。”吴佑安说完就回到了电脑前。

        一来要补刚刚的抢救医嘱,再把补钾的药开了。

        现在医院都是电子网络系统,认医嘱不认人,除了刚刚抢救药是直接从抢救车里的备药拿的,其他药品不开医嘱,任谁也别想从药房拿出来。

        更何况急诊的用药,是需要家属自己交完费再去药房拿的。

        二来嘛,吴佑安有自知之明,安抚别人的活儿可不是他的长项,自己这种不会聊天的主儿,还是做些更擅长的事情吧。

        ……

        李圣宇忙碌之中又向这边瞟了一眼,神情中有掩饰不住的惊讶。

        考试、实习、规培,和实际临床工作有很大的差别。

        有些人以为是差在缺少动手的机会,其实并不全是。

        实习先不说,各地的规培早已十分严格,再不像当初混混日子就能毕业。

        大部分医院的规培生,其实都是当临床医生用的,上手的机会其实并不少。

        但有一点,却是无论怎么规培都学不会的东西,再认真都没用。

        那就是如何承受责任的重压。

        一天没自己独立当住院医,就有人会罩着自己,天塌了有带教老师顶着。

        可一旦自己独立工作,那感受到的压力可就完全不一样了。

        濒死抢救,李圣宇相信一个足够刻苦的在校本科生,就能把流程背个七七八八。

        规培生毕业,这更是必考的项目,能在医院上岗的人没有不会的。

        可会是一码事,能在承受着一条生命死活的重压下,完美的实施可就是另一码事了。

        干临床三年多,遇到濒死抢救吓得呆若木鸡,完全不知该做什么的大夫,他也见了不少。

        这吴佑安到底是什么怪胎?这是他第一次独立主持抢救濒死患者吧?

        怎么一点不像新手的样子,而且你的第一次抢救就成功了啊喂!稍微表现的高兴一点,激动一点如何?!

        吴佑安自是不知李圣宇扑克脸之下的复杂心思。

        他现在正要去和家属交代病情,也让他赶紧把药拿回来。

        一打开大门,原本坐在对面椅子上抱着头颤抖的男人立刻抬起头。

        看见自己出来,原本无神的双眼亮起了一点光,飞快的朝自己扑了过来。

        吴佑安虽不至于手无缚鸡之力,但缚狗之力肯定是没有的,更何况是人。

        能平安无事的活到现在全仰仗着反射神经和运动速度了。

        也许是投胎时,因为太怕被打就全点敏捷了。

        “哎呦!”大概没想到吴佑安会躲,更没想到这么短的距离他还真的躲开了,男人一个没刹住,直接怼在了抢救室的金属大门上……

        眼泪都快下来了。

        只是现在他也顾不得那许多,捂着鼻子忍痛问道:“玲玲呢,怎么样了?”

        正要战略性撤退的吴佑安脚下一停,原来不是要动手啊……

        “抢救成功,她现在人已经醒了。”

        “太好了!太感谢你了医生,我能进去看看她吗?”男人嘴上是询问的语气,可人已经激动的去拉抢救室大门了。

        不过他靠一双人手又哪能拉得开,又不是绿巨人。

        “你先别激动,她虽然抢救回来了,但血钾太低,现在还没脱离危险。”吴佑安当头一盆冷水,立刻让男人冷静了下来,“现在拿着你的挂号条,立刻去缴费,然后到药房把药拿回来,只尽快要把钾补上来,她就没有危险了。”

        听到这,男人又紧张起来,一溜烟跑开了。

        摇摇头,吴佑安又回到了抢救室。

        女孩的病因,治疗方案现在都已经很清楚了,但这件事仍然有疑点。

        人每天所吃的食物中,钾是普遍存在的,很多食物中都有丰富的钾。

        最出名的香蕉、芒果自不必说。

        其实作为主食的各类谷物,还有土豆、菠菜、海带之类,各种豆类、坚果,肉食中钾含量也不低。

        只要正常饮食的人,没有特殊疾病是不太可能低钾的。

        如果真如这个女孩所说,她只是这两天腹泻,又不是特别厉害的上吐下泻,加上短时间内进食不太好,确实可以低钾。

        却没理由低这么多!

        吴佑安决定再去向女孩核实一下。

        她有没有吃过一些会造成低钾的药,比如利尿剂,又或者还有没有其他情况。

        假如她单纯只是两天进食不好,钾就低成这个样子,就需要查查激素分泌有没有问题了。

        总之,这个化验数值透着蹊跷,就这么稀里糊涂的放过去可不是吴佑安的风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