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子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急诊夜班能变动世界线在线阅读 - 第023章 探索空间

第023章 探索空间

        傍晚,枫叶红医院急诊门口。

        吴佑安两手扒着门边,半个身子探进了员工通道,却还留了一条腿在外面。

        里面吵吵嚷嚷的,他并没有任何异样的感觉。

        “咳咳,吴医生,你进不进去?要不然我先进?”身后一位已经耐心等了2分钟的人终于忍不住出声道。

        “哦哦,不好意思,你先进吧。”吴佑安连忙把通道让了出来。

        不过他有些纳闷,这个从未见过的人为什么认识自己?

        对他来说,见过一次但忘记了的可能性是不存在的,只要见过,接触过的人,自己就不会忘。

        从小学时就开始了,如果拿一张小学一年级的合影来,自己能明确的叫出每个同学的名字。

        看见吴佑安的表情,那男人却也不急了,反正时间还早。

        “吴医生不用纳闷,咱俩确实没见过。”这男人爽朗笑道,“我是神经外科的医生,你之前查出脑出血的田大娘现在就归我管。”

        “哦,你好你好。她现在怎么样了?”说起病人的事,他的社恐反应便淡了不少,主动询问起来。

        “挺好的,人也醒了,颅内引流管和胃管什么的都撤了。复查的化验除了钠高点,其他都没什么大碍。”

        “钠高是你们用脱水药的原因吗?”

        脑出血和梗死的病人,为了最大限度减轻脑水肿,预防脑疝,都会用到甘露醇、甘油果糖等脱水药物。

        这些高渗性液体会利用血液与组织间渗透压的高低差,将组织中的水拉出来,从而达到减轻水肿的目的。

        再搭配利尿剂,将被拉入血液中的多余水份,通过肾排出去。

        这就像流传的撒盐能融化蜗牛等软体动物的“坊间传闻”一样,其实是撒盐让蜗牛表面的粘液渗透压异常升高,导致蜗牛体内的水分为了平衡渗透压而大量渗出、丢失。

        而身体本身则变得干瘪皱缩,从表面上看就像融化了差不多。

        往人的身体里输脱水药,也是一样的原理,只是会严格控制剂量。

        但随着脱水治疗的持续应用,会导致人体内因为水少了,钠、氯浓度相对升高。

        那位神外医生听了微微一愣,看看吴佑安佩服道:“想不到吴医生对神经科也有研究?”

        “哪有什么研究,这不是常识吗?”自己腼腆一笑。

        常识个屁啊!

        神外医生脸上笑嘻嘻,心里mmp,忍不住内心吐槽,你对常识二字怕不是有什么误解?

        其实吴佑安真不是装,对他来说什么知识都能轻松记住,想要区分哪个是常识,哪个不是,其实也挺费劲的。

        但这也不意味着他就全知全能了,能记住和能理解、会应用是两回事。

        比如他怎么都叠不好一条内裤……

        两人又聊了一些关于田大娘的病情和其他事情,吴佑安这才知道,他们科很多人都通过这件事认识自己了。

        不禁再次对于这些热衷人际交往和八卦的人们升起敬意,这种麻烦事,自己躲还来不及。

        他走了之后,陆陆续续走入员工通道的人多了起来。

        时间不早,再有15分钟就到了交接班时间了。

        吴佑安也不再试探,整个人进入了员工通道。

        果不其然,那种熟悉的感觉再度出现,自己再一次进入了那个特殊空间。

        此次比起之前,那个鬼片儿一样忽明忽灭的灯也好了。

        好像整体色调也阳间了一些。

        关于自己身上发生的事情,吴佑安最近也抽空查了一些简单的资料,对“世界线”的说法,有了一个粗浅的概念。

        这个像世界bug一样突兀出现的空间太过匪夷所思,而且能对现实世界造成如此巨大的影响,吴佑安不得不小心探索。

        多了解一些,便多一些趋利避害的可能。

        说起世界线的话,吴佑安理解就是事物在四维时空中,因时间、空间坐标的不断变化,而产生的运行轨迹。

        而世界线的一些衍生理论当然只是猜想和推论,在人类没办法真正跨越“时间”这个壁障之前,便无法验证这种说法的真实性。

        但这并不妨碍吴佑安利用这种猜想来尝试解读自己身上发生的事情。

        首先,这个空间应该是独立于时间流动之外的存在。

        自己得出这个结论,是因为无论那名刑警,还是田大娘,都是在当时的时间节点已经死亡的人。

        他却仍然能在空间中遇到死亡之前状态的他们,而治好他们之后,世界便从那个时间点开始发生变化。

        这是已经验证过的事情了。

        另外在这个空间中,自己似乎并不受“运气”影响,比如第一次来的时候,那会儿自己已经霉星高照了,整个诊治过程也还是顺利进行的。

        但其中的环境,却可能会随着自己现世中“运气”的变化而变化。

        第一次进来时,之所以那么阴森恐怖,便是因为自己的运气差到了极点。

        如果这种假设成立的话,那么这个空间的产生一定与自己有重大关系。

        其他人也有,或者也能进入这个空间,从而改写现实的可能性将无限趋近于零。

        这空间可以排除是人造物,吴佑安不觉得哪个人类或者组织已经有这种能力。

        如果真有这种能力,没理由不用来给其自身服务,反而落在自己身上。

        至于是自然现象,还是某些人类不可查知存在的造物,可以今后再继续观察。

        ……

        一路思考,他再一次走遍了这个空间能去的地方。

        和第一次一样,除了急诊区之外,他没办法去医院的其他区域。

        除了急诊内科诊室之外,也不能进入其他房间。

        对面的治疗室中,女人哭声已经消失,门则还是紧锁着。

        走进诊室,其中的陈设比第一次干净整洁了不少。

        里间的休息室被自己翻了个遍,和白天没什么不同。

        随后不死心的吴佑安又将外间诊室翻找了一圈,也没什么特别的。

        他最终坐回了电脑前,屏幕上还是自己的工作站、叫号系统。

        忽然间灵光一闪,前几次自己没心思研究,直接便接诊了病人。

        这次他将工作站最小化,看看电脑桌面,终于发现了不同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