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子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急诊夜班能变动世界线在线阅读 - 第030章 “名侦探”王有德

第030章 “名侦探”王有德

        “再往里进一点,好,看见开口了吧,这一张一合的就是。那点粘液不用管,往里进,旋转着进,动作柔和一点……”

        吴佑安正在王有德的指导下……给董大爷气管插管。

        眼前的可视喉镜屏幕上,一开始只能看见一片模模糊糊的肉红色。

        稍微按王有德说的调整了进镜子的角度,画面立刻清晰了很多。

        也看到了盖住声门的会厌。

        依他所说将喉镜再度向里伸,屏幕上看着几乎要顶到会厌上了才停下,稍稍后退、上提。

        会厌便随着喉镜的提拉动作卷上去了,露出了后方一开一合的声门。

        声门口稍微有点粘液,是正常的气道分泌物。

        吴佑安接过护士递来的插管,透明的插管前端1/3被折弯,还抹上了润滑剂,方便进入口腔后送进声门。

        自己将其尖端送入声门后,护士熟练的拔除导丝,再继续旋转插管入气道。

        董大爷脖子稍长,门齿对齐刻度23cm时,自己示意护士打足气囊。

        然后就是最后一步,听诊双肺。

        在确认过双肺随着呼吸都有呼吸音,插管进入的确实是气管而不是食管后,气管插管就算完成了。

        连接呼吸机、收拾残局的事情自然有护士来做。

        王有德设置好呼吸机参数后,微笑道:“还不错,看来小吴规培的时间果然没有荒废,下次可以一个人插管了。”

        操作算不上吴佑安的长项。

        也就是及格线之上的水平。

        不过在枫叶红医院,尤其是内科医生里面,操作水准能达到及格线的人,恐怕连半数都不足。

        每个科室能有两三个就不错了。

        确定了病人生命体征平稳,自己到外面又找到他儿子。

        “怎么样?做的顺利吗?”那人见自己二人出来从椅子上起身问道。

        吴佑安点头道:“插管很顺利,他现在生命体征还算平稳。”

        病人儿子立刻松了口气。

        自己以为他内心其实还是挺关心董大爷的,没想到他下一句就是:“总算钱没白花,3000块啊。”

        “……”

        鄙视归鄙视,该问的话还是要问的。

        “他这几天吃饭怎么样?”

        “嗨,你一说这个我就来气,这老家伙一口也不少吃,嘛好吃嘛。”儿子一副不忿的模样,“大早晨的就吃了俩三鲜包子,就介还糖尿病呢,也不知道忌口。”

        自己皱起了眉头,信息和病情对不上啊。

        “他平时也这么不忌口吗?”

        儿子挠了挠头,表情有点尴尬:“呃……那倒不是,平时……平时他也挺注意的,就上次找您看病之前破天荒吃了一条鱼,再有就是这次。”

        两次都是饮食不忌口之后反而出现低血糖?

        2型糖尿病早期的进餐后低血糖吗?

        “他得糖尿病多久了?”

        “少说也得有20来年了吧。”

        这个选项也被排除了。

        那就只剩用药的问题了。

        “平时用什么药控制血糖?”

        “打胰岛素。”

        “带了吗?拿来我看看。”

        男人从旁边包里翻出来一支胰岛素递过来:“就是这个。”

        吴佑安接过一看是一支诺和灵30r,很常用的中-短效胰岛素。

        一般根据病情一天打1-2次就行。

        只是自己仔细看了下,发现这支已经空了。

        “他今天早上打了吗?打了多少。”

        男人理所当然的道:“我哪知道,平时都是他自己拿药自己打。我吃完早点就上班去了,结果刚到单位邻居就打电话说他送去抢救……”

        吴佑安叹了口气,不过也在意料之中。

        “这支胰岛素是在这家医院开的?”

        “是,每次他都在这的糖尿病门诊拿药。”

        “他每天都按时按量打吗?”

        这你要再说不知道,那就真的没什么好说的了。

        万幸,男人点点头:“每天都定时定量。”

        自己拿着空胰岛素回到抢救室,在电脑前查起了董大爷的购药记录。

        想要大致推算一下他最近的胰岛素用量,再和以前对比一下,看看有没有差别。

        只是这一查,却查出问题来了。

        记录上明确写着他最后一支胰岛素的开具日期。

        10月28日

        就是两天前而已。

        300单位一支的胰岛素,两天就没了?

        就算按一天打两次算,一次打75单位?真需要那么大量的那还是血吗?是糖浆吧。

        此时王有德也来到了自己身后:“怎么了?找到问题了?”

        吴佑安点点头,将自己的发现告诉了他。

        老王也皱起了眉头:“总之低血糖的原因是找到了,先对症处理吧。我查查诺和灵30r的药效时间……”

        “起效半小时,2-8小时达到最大浓度,持续时间大约24小时。”

        “……”

        王有德十分确定,吴佑安刚刚并没有查过。

        他是越来越看不懂这个看病有点激进,对主任不够尊敬的年轻人了。

        也不知到底是捡到宝,还是捡到定时炸弹。

        吴佑安抬头看看时间,现在是不到10点。

        这董大爷估计是6-7点间打的胰岛素,已经过去三四个小时了。

        哪怕他早上一次打了300,自己持续给他输糖,不出意外的话,下午人应该也能醒过来。

        “你对症处理,我先报警吧。”

        王有德的话听得吴佑安一愣:“为什么要报警?”

        老王一脸“你还太嫩”的表情:“小吴,你还是少了一点社会经验啊。就他儿子进来时这种态度,而且这大爷之前就犯过一次低血糖,如果是自己没掌握好用量,怎么会这么快就又犯了?还比上次更严重!

        “上次你夜班他来时,我正好要值行政班,我是看着你千叮万嘱才让他走的。正常人总会多加注意的吧。这说明什么?”

        吴佑安愣愣的看着分析得头头是道的王有德。

        老王面带微笑,潇洒的一捋稀疏的头发,只是没捋好,抢救室的灯光照下来,一时间佛光大盛!

        “真相只有一个!”王有德自信的说出了某死神小学生的经典名台词,“这很有可能是谋杀,而凶手说不定就是他儿子!”

        自己一脸懵逼,周围听到的护士姐姐们也是差不多的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