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子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急诊夜班能变动世界线在线阅读 - 第031章 老王很受伤

第031章 老王很受伤

        眼见大家眼神诡异,王有德稍显尴尬,激动伸出的手也收了回来:“咳咳,怎么了?注射过量胰岛素杀人,事后连尸检都无法检测出异状,可是非常高端的。

        “先给病人注射超量胰岛素,再堂而皇之的去上班。等到患者昏迷死亡时,他便有大量目击者帮他做不在场证明。

        “平时患者有糖尿病也确实容易发生低血糖,再加上前一次低血糖的就诊记录。死的还是他父亲,他不说,任谁也不会想到是谋杀。更不会想到凶手是他,简直完美!”

        王有德一时间兴奋不已,感觉自己似乎破获了一起骇人听闻的重大刑事案件。

        吴佑安仔细想了一下,觉得王有德说的也不是完全不可能,但也存在几个明显的疑点。

        首先,如果真是董大爷的儿子谋杀亲爹,他完全可以隐瞒的更好一点。至少这支打空了的胰岛素,没必要如此轻易的交给自己。

        要不是这支胰岛素,自己便不会发现董大爷顽固性低血糖的原因。到时候就算把人治好了,“名侦探”王有德也不至于会怀疑到他身上。

        再说,他如果真是凶手,有必要一进门就对着自己亲爹骂骂咧咧的吗?假装担心激动,大哭一场,上演一场父慈子孝的大戏岂不是更好?

        设计出超量胰岛素谋杀以逃避尸检的人,又怎么会这么没心计的暴露出父子矛盾,让人徒增怀疑。

        总不能是预判了别人的预判吧?

        最后,真正让吴佑安觉得事情并非如此的,却是之前在夜班空间中董大爷的态度。

        要是真按王有德的说法,那当时不舒服的董大爷完全没必要对看病那么抵触。

        与其说是谋杀,在吴佑安看来自杀的可能性反而还更高一些。

        想到这里吴佑安一愣,自杀?

        但他没有轻易下结论,对王有德道:“王主任,要不咱再等等?按照患者的病情,不出意外下午就有可能醒过来。到时等他醒了,直接问他不是更方便?

        “现在您报了警,警察来了假如把他带走调查,这董大爷醒了也没人管他。万一不是谋杀,他醒了知道咱报警,没准反而埋怨咱。”

        “呃……有道理,那还是算了吧,等他醒了再说,安全第一嘛。”王有德讪讪的将手机收了起来。

        之后董大爷的情况始终很稳定。

        他并非因为呼吸衰竭而插管,只要清醒就能拔管撤机,因此吴佑安也没给他常规镇静,以免影响他的苏醒时间。

        而之后也一直没有其他病人来就诊,自己居然又闲下来了。

        之前抢救那个低钾女孩的时候,抢救室还挺热闹的,他本以为那才是常态,现在看来好像并不是这样。

        “小吴大夫,这也中午了,你去吃饭睡一觉吧,有事我们叫你。”之前那位被怼的护士走过来笑笑道。

        吴佑安抬起头一脸茫然:“……啊?”

        “怎么了?咱们这边一直都是这样的呀,病人又稳定,你就歇着去呗。”

        还一直都是这样?

        他不禁又对枫叶红医院的效益产生了深深地担忧……

        ……

        之后定时复查血糖,虽然回升依旧缓慢,但也始终是上升趋势。

        下午四点。

        嘟嘟嘟、嘟嘟嘟……

        呼吸机忽然发出报警声。

        吴佑安立刻起身查看,患者的自主呼吸频率开始加快,同时与呼吸机的送气产生了对抗。

        再看病人虽然仍然双眼紧闭,但表情变得有些痛苦,头开始微微摆动。

        要醒了!

        他立刻以拇指用力按压患者的眼眶,靠近鼻子方向大约1/3的位置——也就是眶上孔。

        患者的挣扎立刻加剧。

        “大爷,醒了吗?醒了睁睁眼!”自己同时在他耳边大声呼叫。

        病人缓缓睁开眼,一瞬间的茫然过后便开始了剧烈的咳嗽和挣扎,手开始向上够嘴里的气管插管。

        呼吸机报警也变成了高频刺耳的声音。

        对清醒的人来说,气管插管还是十分痛苦的。

        平时嗓子扎根刺,吃东西呛一口都难受的要命,何况是往气管里插根管子。

        吴佑安看了一眼监护,患者心率、呼吸频率加快,血压升高,但血氧没什么问题。

        应该都是难受导致的生理现象。

        他马上下达口头医嘱:“准备拔管吧,静脉注射一支地塞米松。”

        气管插管病人拔管时有些会引发气道水肿,严重时甚至窒息,地塞米松则能起到预防作用。

        “咳咳咳!哎呀……”

        拔管后病人一阵咳嗽,哎呦了一阵之后终于平静了下来。

        “您感觉怎么样?知道自己在哪吗?”

        董大爷看看自己,表情有点复杂:“……吴大夫,又是你啊。”

        意识清楚,言语流利,高级智能活动正常。

        应该问题不大了。

        最后一次复查的血糖也达到了4.7。

        “您怎么又犯低血糖了?还比上次更严重,我之前嘱咐您的话您都忘啦?”吴佑安完全没有这段记忆,但还是顺着自己得到的信息问道。

        旁边的护士也跟着说道:“要不是邻居送来的及时,您这次可就危险啦。”

        然而董大爷似乎完全没有险死还生的喜悦,只是面无表情的沉默。

        王有德此时也走了过来,和颜悦色道:“老哥,你有什么苦衷就跟我们说。不用怕,现在是法治社会,如果有人伤害你,问题一定能解决的。”

        老王原本以为董大爷听完一定会激动万分,或愤怒或悲哀的痛斥逆子的罪行。

        然后他再帮忙报警,将那个弑父的恶魔送到他该去的地方,为社会除一大害。

        剧本都写好了,可依然沉默的董大爷似乎并不愿意配合演这出大戏。

        老王以为是自己说的不够明白,干脆挑明了直说,反正那混蛋现在不在屋里:“是不是你儿子给你打的胰岛素?是的话你还是赶紧报警把他送监狱去吧,那一整支胰岛素可全都……”

        哪知道老王话没说完,董大爷就发飙了:“报警?送监狱?你报个试试!我跟你拼了我……”

        眼看他挣扎着就要起来下地,吴佑安和护士们连忙又把他摁了下去。

        老王很受伤,名侦探兼热心市民王先生,不但没得到感谢和嘉奖,居然还被要帮忙的对象威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