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子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急诊夜班能变动世界线在线阅读 - 第032章 我骂我自己

第032章 我骂我自己

        “他是个好孩子。”董大爷对之前一进屋就污言秽语,甚至诅咒他的儿子,这样形容道。

        大家的脑子一时间没转过弯来。

        是网络上有什么新的流行梗吗?“好孩子”这个词,已经不是他原本的意思了?

        如果不是的话,那要么是董大爷或者自己等人有一方,这么多年对“好孩子”这个词的理解有问题?

        老人看见大家的表情,叹了口气:“对不起,他是不是又胡说八道了?要是有惹你们生气的地方,我代他向你们道歉。”

        说罢老人看到一旁还在生闷气,但不搞清楚真相又不愿拂袖而去的王有德。

        又朝他道了个歉:“对不起,这位大夫,刚才是我不对。我知道你是好意,这都是我们家的问题。”

        那位之前被怼的护士实在听不下去了:“不是,我就没明白,他到底好在哪了?您知道他进来看见您躺在床上,嘴里说的都是什么吗?”

        护士姐姐大致说了一遍,有些太难听的话实在说不出口。

        可董大爷并没有太过惊讶,看来平时就没少听这种话,轻叹口气:“是我欠他的。”

        吴佑安平时对别人的八卦和闲事不敢兴趣,即使如此,都听得实在憋屈,终于忍不住开口:“胰岛素其实是你自己打的,是不是?”

        大家听到吴佑安的话都愣住了,齐齐看向他,不知道这是哪里来的突发奇想。

        董大爷虽也微微一惊,却没有太大的反应,只轻轻叹了一口气。

        这下众人更惊讶了,看这意思,还真是他自己打的?不想活了?

        要说是被混蛋儿子气的,看着也不像,到底是怎么回事?!

        “上次也是,对吧?你每次不忌口之后反而低血糖发作,是为了临死前吃顿好的?上次看完病,你发现只比平时多打一些胰岛素死不了人,这次干脆把一整支都打进去了?”

        吴佑安说话是带着些怨气的。

        对医生而言,自己救治的患者不珍惜自己的生命,是很让人痛心的事情。

        你说你自己都不珍惜你的命,我这劳心劳力的是干什么呢?

        之后在众人你一句我一句的劝说下,老人终于开口了:“是,是我自己打的。”

        事情很单纯,就是因为钱的事。

        董大爷老来得子,30岁才生了个儿子,那真是捧在手里怕掉了,含在嘴里怕化了。

        夫妻俩都只是普通工人,没什么太高的文化,只想拼命存钱,让命运赐给他们的这个孩子日子过好一点。

        只是命运在给了他们这个孩子之后,便没有再继续宠爱他们了。

        先是妻子查出了白血病,就算白血病已经纳入了大病医保,高昂持续治疗费用,也不是他们这样的家庭能承受的。

        而且无论花多少钱,也依旧看不到希望。

        不愿再拖累丈夫的妻子,选择了放弃治疗。

        本就不富裕的家庭雪上加霜,开始走起了下坡路。

        但是孩子很听话,也很争气,学习什么的从不让董大爷操心,甚至小小年纪就帮忙做家务。

        这是支撑他活下去的唯一支柱了。

        可是一个男人,又当爹又当妈,白天还要在厂里从事繁重的工作。

        他自己的身体也是每况愈下,还查出了糖尿病。

        后来厂子黄了,他又没有一技之长,只能到处打零工。

        但好在是撑到了儿子大学毕业,在一家效益不错的物流公司,找到了一份库管工作,五险一金交齐,到手还能有五千左右。

        他还记得儿子找到工作那天,父子俩欢天喜地,破天荒买了条烤羊腿庆祝,喝的昏天黑地……

        本以为日子就要好起来,只是他的糖尿病却越来越难控制。

        “……然后呢?”吴佑安正等着下文,大爷却又沉默了。

        “没了。”

        “没了?得个糖尿病你就要死要活的?糖尿病门特你办了吧,每月不管是吃药还是打胰岛素,也花不了太多钱吧?”

        “……糖尿病不是会发展成肾病吗?没几年就要透析了,透析得花多少钱啊。我不想拖累他。”董大爷低着头,“这些年月月吃药,后来又打胰岛素,就说国家政策好,报销比例也高。可我用药越来越多,这毛病也治不好,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现在打工都没人要我个糟老头子,光花钱不赚钱……他长的又不差,也有工作,挺大岁数了还没结婚,还不都是我拖累的。以后要是再透析……”

        吴佑安对长的不差这个评价持保留意见,但这不是重点。

        “你先等等。”自己感觉有点脑壳痛,“谁告诉你糖尿病一定会透析的?”

        “家门口摊煎饼的老姐姐,她老公就是这样没的。”

        “……”

        缓了半天,吴佑安才把这口气顺过来:“你就从来没问问大夫?就听卖煎饼的说完就不想活了?”

        “大夫都跟我说实话,那还赚谁的钱……”董大爷下意识的说出了平时聊天常说的话,老脸忍不住一阵发烫,“对不起,你们都是好人,我不是说你们。”

        众人一阵沉默。

        是什么时候开始,医患关系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的?

        不过这些也不是他们能解决的。

        耐着性子给大爷扫盲之后,护士们便把门口的儿子叫了进来。

        “他醒了?”男子一进屋,看见半坐着一脸惭愧,正在和王有德聊天的老人就气不打一出来,“嘿,你倒挺舒服的啊。你知道你这一下我花了多少钱吗?啊?连监护费,药费,插管呼吸机,还一堆只能自费的……我他妈一个月快白干了!”

        “行了你别说了,你知道他为什么犯低血糖吗?还不都是因为你!”之前被怼那位护士姐姐忍不住,把大爷自己打了胰岛素的事情说了,“要不是你天天钱钱钱的,他会做这种事?”

        男人傻眼了,看着躺在床上一脸惭愧的董大爷一言不发,手渐渐抖了起来。

        “你他妈……我……”眼泪在男人眼里打转,他变得两眼通红,终于崩溃了,大声咆哮起来,“老子给你花钱治了这么长时间的病,你说不活就不活了?我告诉你,门儿都没有!

        “因为你我才结不了婚?老子不乐意结婚,我就愿意单身不行吗?我不愿意有人管我不行吗?我不愿意花钱给人买化妆品首饰不行吗?

        “你……你他妈还不想活了……你个生儿子没py的老混蛋!呜呜呜……”

        男人跪在地上痛哭了失声,只是忽然间吴佑安不合时宜的声音响了起来:“好像,他生的儿子就是你啊。”

        男子的哭声一滞,情绪被打断了。

        一屋子医护不知道这个时候到底该不该笑,表情古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