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子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急诊夜班能变动世界线在线阅读 - 第036章 意想不到的病人

第036章 意想不到的病人

        吴家客厅和厨房,就像南北极与赤道。

        一边好像空气都要被冻成固态,一边则火热得像大夏天烤炉子。

        客厅中吴佑安和吴爸二人坐在沙发上看电视,二人分坐左右两头,好像沙发中间有什么烫屁股的东西。

        他们都全神贯注的盯着电视中放的节目,一副沉迷于电视无法自拔,不想被打断的样子。

        然而电视里传出来的声音却是:“喜羊羊,美羊羊,懒羊羊,沸羊羊……我一定会回来的~~”

        仔细看的话,吴爸似乎屁股底下扎了针,总是蹭来蹭去。

        大冬天的,吴佑安额角却挂着一滴冷汗,眼睛虽然看似盯着电视,焦点却没在屏幕上。

        尴尬。

        极其的尴尬。

        比指甲盖划黑板时发出的声音、手上的感觉还难受。

        尤其是听着厨房里那娘俩热火朝天的谈笑声,更是让这二位越来越僵硬。

        ……

        “阿姨,你猜他们谁会先开口?”林羽馨一脸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表情。

        吴妈也乐呵呵的接话:“我猜是我们家老吴先扛不住,昨晚上他还说梦话来着……”

        林羽馨忍不住笑出声,不过还是摇摇头:“我还是觉得小吴同学先扛不住,毕竟这次可是他主动说要回来的。我猜肯定是他上班时发生什么事,让他的想法有变化了。”

        “那咱们要不要赌点啥?”

        “好啊好啊,赌什么?”

        “谁输了今天谁洗碗。”

        “一言为定!”

        ……

        客厅中的老吴小吴二人组,还不知道他们已经被开了盘。

        其实吴佑安绞尽脑汁在想一个合适的开场白,他今天已经决定要跟老爹缓和关系了,只是这件事对他来说实在是难度系数太高。

        小吴同学不知道的是,老吴同志的大脑也在思考差不多的事情。

        只是显然,对老吴同志来说,这也不是简单的事情。

        ……

        吃饭时,一大桌子比过年还要丰盛的菜摆满了桌子。

        “佑安,你尝尝这个。这是昨天你爸炖的排骨。没用高压锅,拿铁锅炖的,他足足站那盯了两个多钟头。”

        吴佑安的碗里,夹来的菜已经快堆成小山了。

        “我那是自己想喝酒!”

        号称酒精考验的老吴同志,今天这才喝了一两脸就红了,不像他的风格啊。

        吴妈和林羽馨都是眼角含笑。

        吴佑安夹了一块排骨,软烂鲜香,是记忆中的味道。

        也忍不住笑了起来。

        放下筷子,举起了酒杯。

        “爸,我敬你。”

        父子间,有些事情不需要说的那么清楚明白,老吴同志已经知道吴佑安是什么意思了。

        敬他,是为了上次吵架的事情表个态。

        但却不道歉,是因为他还打算坚持自己的决定。

        吴爸端起酒杯和吴佑安碰了一下,有些感慨。

        看看眼前有些日子没见的儿子,恍惚间冒出个想法:“原来,他都已经这么大啦……”

        将杯中酒一饮而尽,老吴已经决定尊重儿子的选择了。

        但还是想最后再确认一下:“真的不再考虑一下?我和你们刘院长过去是战友,虽然很多年没联络了,但是只要我找一下他……”

        “不用。”吴佑安语气依旧坚决,一如当初。

        虽然他现在已经转运了,没必要再像当初一样故意说些老爸不爱听的话。

        但不代表他就改变了想法。

        “咱也不图他给咱搞特殊,可现在这年头,至少也能保证你不受到一些不公平的对待啊?”

        “那就等我真受到不公平对待了再说。”

        “可……”吴爸还想再说,被吴妈在桌子底下踹了一脚,劲有点大,迎面骨贼疼,“咳咳!吃饭吃饭。”

        ……

        事情开了头,后面就好办多了。

        有吴妈和林羽馨在一旁引导,爷俩你一句我一句的,也说了不少话。

        这顿饭吃得算是其乐融融。

        吃过饭,吴妈刚要收拾桌子,却被林羽馨一把按住了。

        “阿姨,您不用管这些,你们三口很久没在一块说话了,这些交给我收拾就行了。”

        吴妈连忙起身:“哎,这哪行,愿赌服输嘛,我来我来。”

        “什么愿赌服输?”爷俩异口同声问道。

        吴妈和林羽馨对视一眼,也是异口同声:“秘密!”

        “好了,那都是说着玩的嘛,哪有真让您收拾的道理。置了这么一大桌子菜已经很累了!”

        林羽馨说罢便手脚麻利的收拾起了桌子,不一会儿客厅便整洁如初了。

        之后又像一个“无情的洗碗机器”一般,高效的处理着碗碟。

        “哎呀,看人家羽馨这效率,以后也不知便宜了谁。”吴妈说到这故意半真半假的打趣道,“以后真有这方面打算了,一定要优先考虑我们家佑安呐。”

        “才没有!”林羽馨双颊绯红。

        她现在的样子要是让公司的那位钻石王老五看见了,怕不是要把眼珠子都瞪出来。

        等都收拾完,几人落座,吴妈立刻趁热打铁:“你现在和你爸也没什么了,要不然就干脆搬回来吧?”

        没想到吴佑安却摇摇头:“我也该独立了。”

        “就是,他都26啦,我26那年都已经……咳咳。”在这一点上吴爸还是很支持他的,可惜吴妈仅仅一个凌厉的眼神就又萎了。

        “唉……”吴妈照例瞪完老公,却忍不住又叹了口气。

        她也知道,以这爷俩一脉相承的执拗性子,吴佑安能答应才奇了怪呢。

        “那好吧,但有什么事一定要告诉我们。”吴妈看上去还是担心不已。

        林羽馨立刻站了出来:“放心吧阿姨,不是还有我呢吗?”

        她这才安心不少,目送儿子离开。

        “别看了,要看去窗户边继续看,早都出楼道啦。”吴爸拍拍依旧探头看着楼梯的吴妈笑道。

        刚要再治一治老吴同志这个有问题的态度,吴妈忽然有些担心的道:“……老吴你脸色看上去不怎么好啊,怎么了?不舒服吗?”

        “没有啊,你净瞎想。快进屋吧,外面凉别冻感冒了。”

        ……

        ……

        告别了父母和林羽馨的吴佑安回了家。

        晚上又该上夜班了。

        看望了父母的他今天心情不错。

        连带着这个夜班空间看起来也顺眼了很多……好吧,这和心情没什么关系,空间随着病人的治愈,已经变得几乎和白天时没什么不同了。

        当然,很多地方还是不能去就是了。

        点开那个“空间权限”的图标。

        治愈病人那一项变成了3/5。

        很快就要升级了。

        今天确实是个值得高兴的日子啊,吴佑安嘴里下意识的哼起了小曲儿。

        只是点开叫号列表,看到候诊病人的时候,他愣住了。

        一切好心情也不翼而飞。

        只剩下难以置信。

        吴瑞年。

        这是老爸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