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子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急诊夜班能变动世界线在线阅读 - 第040章 小区“大事”

第040章 小区“大事”

        本打算立刻去看看老爸怎么样了。

        但既然知道他没事,那下次歇班再去也就是了。

        自己现在情绪正激动着,在新世界线里昨天也才刚去过,如果马上再跑过去,难免出现不正常的反应让家人担心。

        看着手机,自己又打开了之前建立的运气表格。

        在家庭运那里,将“?”改成了“好”。

        之前和老爸把话说开,这并不是运气的作用。

        在夜班空间中给老爸治病,也并没有什么运气的影响。

        之所以这么改,是因为,老爸能出现在自己的夜班空间之中,这本就是家庭运好转的表现。

        沧海市每天因病去世的人口具体有多少,吴佑安不知道。

        但作为拥有一千三四百万人口的城市,那个数字想必也不会太小。

        最近那么多人去世,却只有老爸出现在了空间中,这难道不是运气么。

        而且难怪自己上次夜班之后,怎么试都没试出运气的变化。

        因为自己没回家,没和父母联系,所以家庭运的改变自己自然感觉不出来。

        那么这次夜班之后,又是哪一项运气发生了变化呢?

        现在歇班,吴佑安也不去刻意的进行各种针对性测试了,难得运气好转,自己有太多以前想做不敢做的事了。

        对现在的自己来说,迫不及待的想享受一个普通人的生活。

        咕噜……

        他的肚子发出了一阵抗议。

        享受生活,从早餐告别牛奶面包开始!

        至于老王说的比武练兵的事情,还是等会儿直接去医院一趟,直接当面问清楚。

        自从运气好转了之后,吴佑安就再也不愿在家吃这些成品东西当早饭了。

        沧海市的早餐才是真正的特色,根本不是什么火车站附近的“狼不嚼包子”,也许早年间那确实是沧海特色,但近些年名声基本已经被他们败得差不多了。

        已经沦为了坑外地人的玩意儿。

        本地人大多是不会光顾的。

        街头巷尾,小区楼下经营了多少年的早餐铺子,才是这座城市美食文化的精髓所在。

        除了最出名的煎饼果子,还有锅巴菜、大馅云吞、面茶……等等许多品种。

        它们有一个共同特点,那就是热量爆炸,绝对是减肥小姐姐们的大敌。

        但吴佑安可不在乎。

        他要是能吃胖的体质,早十年就吃胖了。

        工作日,上班时间之前才是高峰,现在早都过了。

        早点铺子里挺清净的。

        “您的老豆腐。”

        “谢谢。”

        自己的最爱端上来了。

        沧海市的所谓“老豆腐”,也就是豆腐脑、豆花。

        而做法这边也是独树一帜。

        咸、甜豆花之战可谓由来已久,到后来连辣豆花、酸豆花也参战了。

        沧海的“老豆腐”硬要划分的话,应该算是咸豆花一派。

        不过往里面加辣油的吃法也不少。

        可单单一个咸字,并不能说明沧海老豆腐的特色。

        “浓稠”才是。

        鲜香浓稠的卤汁浇在豆花上,再浇上一大勺调好的麻酱,让其变得更加浓稠……

        其他地方的朋友第一次吃可能会不适应,浓稠的口感、浓郁的味道,就像一记重拳般迎面砸在脸上,丝毫不给人适应的时间。

        却会让好这口的人欲罢不能。

        泡个卤蛋、就个油酥烧饼。

        美好的一天就此开始。

        ……

        吃过饭,吴佑安正打算去医院,却正好碰到报刊亭开门。

        “老板,来张刮刮乐。”

        “给你,要不你把这些都留着,最后卖个废纸啥的回点本吧。反正你也中不了……”

        另一个路过的哥们在一旁笑道:“嗨,老板干吗这么说人家,影响人家手气么这不是。给我也来一张。”

        报刊亭老板已经习惯买刮刮乐的吴佑安了,现在都懒得说啥了。

        就偶尔这样阴阳两句,也没指望他就能收手。

        然而吴佑安此时正盯着手里被刮开的彩票,满脸的不可思议。

        “我中了。”吴佑安表情僵硬的拿起手里的彩票,朝老板挥了挥。

        刮刮乐上面被刮开的地方,有两组图案和上方的号码一样,中了200块钱!

        老板奇怪的看了吴佑安一眼:“事到如今,有什么可大惊小怪的。你倒霉又不是一天两天了,没中不是很正常吗?”

        他连看都懒得看一眼,接过刮刮乐就要扔到一旁的桶里。

        “哎!你等等,我说我中啦!”手疾眼快,敏捷点满的吴佑安一把抓过彩票,气急败坏的指着上面重复的图案。

        老板一愣,赶紧从旁边拿起老花镜带上。

        此时另外一个买彩票的男人也爆发出一阵欢呼:“卧槽!我中了一千!老板老板,我中了一千!”

        “哦,你等会儿啊。”老板冷淡的朝那男人挥挥手,转而仔细看着吴佑安的彩票,像发现了新大陆的哥伦布。

        半晌惊讶的抬起头:“我靠,你小子还真的中了!”

        “我就说我中了吧,快把奖金给我。”

        “老哥几个!”没想到老板摘了老花镜,拿着彩票就出了报刊亭,挥着手里的彩票朝一旁下棋的几个老人招呼道,“那个小吴大夫刮刮乐中奖啦!中了二百!”

        “什么什么?”死而复生的邻居李大爷最先反应过来,“你说我楼上那个小吴大夫?他中奖了?还二百?”

        “给我也看看。”

        “天,真的中啦。”

        老头们通过李大爷都认识这个倒霉的小吴大夫,平时有个头疼脑热的小毛病,见到他路过时也会问一问。

        当然,在之前这是很不容易的一件事。

        因为小吴大夫那时候天天都要被“斑秃”追,没空停下来解答问题……

        另外一些好事的大妈们也凑了过来,正是之前帮吴佑安辟谣的神秘组织——“老太太侦缉队”一员:“呦,还真中了啊,吴大夫这是转运啦!”

        人群热闹的议论着这件事,把中了彩票的两人直接晾在了当场。

        “老板,我中了一千!麻烦兑下奖!”旁边那哥们实在忍不住了,朝人群里的报刊亭老板喊了一声。

        只是包括老板在内,所有人都无视了他,还在热烈的讨论着吴佑安中彩票的事。

        二人表情都有些微妙,尤其那位中了一千块的老兄,心里实在不是滋味儿。

        “兄弟,你那张彩票到底中了多少钱,不会是二百万吧。”那老兄忽然开了窍,以为二百是简称,这样一来就合理了。

        心中好受了许多,忍不住为自己的机智点了个赞。

        “不是,是二百块。”吴佑安无奈的声音把那哥们的合理想法击了个粉碎,一同碎掉的还有他的机智。

        “……艹,那我中了一千,为什么没人理我呀??”

        吴佑安也觉得奇怪,为什么自己有点同情这个中了五倍于自己奖金的哥们儿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