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子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急诊夜班能变动世界线在线阅读 - 第043章 “诸侯讨董”

第043章 “诸侯讨董”

        离开医院的吴佑安并不知道,他又一次成了话题人物。

        在他接到王有德电话的同时,其他科室自然也都接到了练兵比武的通知。

        顿时医院各科室哀嚎抱怨声一片。

        医生这个工作,原本各类考试、考核、学习、开会……这种杂事就很多,本就忙碌的医生护士们只能挤时间,甚至牺牲休息时间去完成。

        现在居然又搞出个什么练兵比武,这也就罢了,第一名有奖也算了,不要还不行吗?

        大家应付应付差事,一起摆烂,再挑一个没那么烂的出来……

        这是以往大家对待这种事情的一致态度。

        结果这次可好,最后一名居然要扣20%绩效!

        有那暴脾气的直接就忍不住骂起来了:“mlgb的,一天到晚都苦逼成啥样了?一个月拿着几千块钱工资,还要天天担负着人命,年节无休,年假政策更是摆设。这还不算完,居然还要折腾我们?”

        只是,抱怨虽多,真敢闹事的却没有。

        各科室还是要乖乖安排人准备技术比武。

        这么一来,最大的怨气当然是冲着刘院长去的。

        可是事情毕竟是吴佑安而起,无辜的他也成了被殃及的池鱼。

        甚至连带着对急诊内科都迁怒了起来。

        一时间,谁是吴佑安,成了医院中最流行的话题。

        各科室秣兵历马,大有十八路诸侯讨董的架势。

        被选出来参与技术比武的人都憋着股劲。

        你不是挑事吗?

        不是表彰大会吗?

        那好,咱们手底下见真章,既然已经折腾了,那干脆就来真格的。

        你不让我们好过,那到时候就别怪我们欺负新人。

        各科室怨声载道之后,化悲愤为力量,全都开始选派科里的最强阵容参赛。

        就这么一个院内的练兵比武,老刘同志搞得还挺花哨。

        不单分成了内科、外科、护理三大赛区,而且还是以科室为单位的团体赛,比赛分理论知识、技能操作、实战模拟三个部分。

        每个部分可以选派不同的科室人员参加,但只能派副高职称以下的年轻大夫。

        其他科室的人得到消息全都恶狠狠的组织最强阵容,誓要把急诊内科压在胯……踩在脚下。

        这倒是把下科室视察的刘院长高兴坏了,看见各个科室如此重视这次练兵比武,热情那么高涨。

        就连大家看自己的眼神都那么充满干劲,刘大院长之心甚慰,暗道自己果然英明神武。

        一股天不生我刘胜利,医道万古如长夜的豪情油然而生。

        他哪里知道,大家看他时充满“干劲”的眼神,那都是想干翻他……

        ……

        吴佑安那边则压根没太把这什么比武和表彰当回事,老王也没说那么细致。

        他现在正热衷于到处买刮刮乐。

        家门口的报刊亭是不打算去了。

        太惹眼。

        那些过于热情的大爷大妈们,对自己来说简直是噩梦。

        他今天颇有兴致的将附近商场、报刊亭彩票专卖店等等地方的刮刮乐,每家都买了两张。

        主要是怕只在一家买,万一中奖中的多引起别人注意。

        事实证明他这个决定还是非常正确的。

        竟然有差不多三分之一的彩票都中奖了。

        大部分都是二十、五十这种小金额。

        但偶尔也有一两百。

        最后算下来,再减去自己买彩票的成本,居然还净赚了一百多块钱。

        他立刻毫不犹豫的将自己手机记事本上的横财运,改成了“好”。

        买彩票中奖,在人的一生中不算什么稀罕事,但是自己这个中奖概率有点高的离谱了。

        虽然都是小金额的奖金,可架不住中的概率高啊。

        要不是怕引起关注和麻烦,他都想一直买下去了。

        不过还是克制住了这种想法。

        一直买一直中,靠买彩票获得稳定收入这种奇葩事情,一定会被人察觉到的。

        到时候无论是成为大众关注的焦点,还是惹来谁的调查。

        都是吴佑安这种社恐人士不愿意看到的。

        就下班路上买买,做个有点小幸运的普通市民就够了。

        吴佑安忍不住有点感动。

        要知道在不久之前,自己还是喝凉水都塞牙的衰人,现在居然敢把幸运这种词用在自己身上了,真是像二世为人一样的感觉。

        ……

        这两天吴佑安过得都十分惬意,吃吃喝喝,随便逛逛,晚上等羽馨下班再和她聊聊微信什么的。

        急诊的白班也不总是能感受生死时刻的,尤其枫叶红医院这种尴尬的定位。

        其实要死要活的时候反倒是少数。

        这次轮到吴佑安负责诊室,就都是一些小毛病。

        患者a:“大夫,我腰疼,扯得一条腿都一窜一窜的疼。”

        “疼之前做什么了吗?”

        “呃……昨天晚上,那个……做了点运动。”

        “去换个骨科号吧,你可能是腰间盘的问题。”

        “骨科?不能吧……大夫您说我会不会是肾虚?”

        “你不是只有一侧腰疼吗?也只有一条腿疼。”

        “……那我有没有可能是只有一边肾虚?”

        ……

        患者b:“大夫我头疼,应该是上火了,你给我开点去火的药就行。”

        “头晕吗?”

        “有点晕,就是上火了。”

        “有没有恶心想吐?”

        “嗯……也有点,就是上火了。”

        “来测个血压……你血压都180/110了。”

        “霍!我血压这么高啊?果然还是上火了,你给我点去火的药吧。”

        ……

        吴佑安觉得对方不需要去火,自己需要想办法去去火才是真的。

        有很多根深蒂固的观念,想要改变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

        比如和一个西医大夫大谈“上火”、“肾虚脾虚”、“气血两亏”这种中医概念……

        如果真懂也行,偏偏他们自己其实也只是一知半解,甚至完全不懂。

        还十分固执。

        医疗卫生常识的科普还是任重而道远呐。

        ……

        这两天轮到原本夜班的日子时,吴佑安还特意在晚上六点之前跑到医院去测试了一下。

        结果什么都没发生。

        这个结果倒是让他有点惊讶,那个夜班空间,居然是跟着自己的排班走的。

        同时这又带来了一个新问题。

        要是工作丢了……

        自己会不会就再也进不去那个神秘的空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