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子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急诊夜班能变动世界线在线阅读 - 第047章 这绝对是造假!

第047章 这绝对是造假!

        医务科办公室。

        吕科长手里拿着一张卷子,张着嘴表情呆滞。

        “哎呦卧槽!”手里的烟已经烧到了屁股,手指传来的一阵灼痛终于让他回神了,皱着眉甩甩手,赶紧掐灭了手里的烟头。

        枫叶红医院的医生素质,尤其是年轻医生的素质,说实话还是不太乐观。

        这份卷子,他结合了三基考试、中级职称考试、还有一小部分比如rb的“医师国家试验”、美国的“美国医学执照考试(usmle)”等外国医生考试的题目。

        在医疗领域,一些发达国家单说技术水平的话确实要领先于国内。

        但他找的题目只是外国的资格考试内容,这个通不过,那在国外连行医资格都拿不到。

        然而枫叶红医院参赛的年轻医师,这份卷子的得分,都徘徊在65-80分这个水平。

        甚至有还有3个人不及格。

        假如这是全院所有员工的平均水平,那他和刘院睡觉都能笑出声来。

        但别忘了,参加考试的这些人可是各科选派的理论基础最扎实的人,这可以说是全院年轻医师中,理论知识的最高水准!

        而不是什么平均水准。

        年轻医生是一家医院的基础和未来,要想像刘火火打算的那样和市里老牌医院竞争,占有一席之地,这个水平可太不够看了。

        但是,这里面也有惊喜。

        他手里拿的这张试卷,正是当时吴佑安的那张。

        他刚刚判完卷子。

        这家伙又拿了满分!

        他现在终于能够体会当初业务副院长,在招聘考试时被支配的恐惧了……

        取下眼镜,他忍不住揉了揉眼角,又仔细看了一遍。

        “妈的,绝了。”

        医务科里的其他人纷纷惊讶的看向他们的科长。

        吕科长平时是很讲究的一个人,穿衣打扮一丝不苟,言谈举止斯文有度。

        今天这是怎么了,咋还骂上街了?

        再也按耐不住激动的心情,吕科长直接拿着卷子站起身。

        他要去“报喜”了。

        扣扣。

        “进来。”老刘正拿着手机站在窗边,示意吕科长先坐,“没事,黄主任您接着说。嗯嗯,好,我知道。您放心,只要您能支持我这个打算,我有把握两年,不,一年之内打造一家咱区的招牌医院出来!是是,先不说大话……那好,就这样啊黄主任,改天请您吃饭,再见。”

        吕科长看着平时派头挺足的刘院长,打电话稍微有些低姿态的样子有些尴尬,自己不会来的不是时候吧?

        俗话说不打勤不打懒,专打不长眼。

        自己可别无意中犯了忌讳才好。

        老刘收起手机看看紧张的吕科长,不以为意的摆摆手:“没事,跟区里领导聊了一下医院发展的事。”

        区领导、黄主任。

        吕科长立刻就放松下来了,原来是顶头领导,难怪。

        “你有什么事?”

        “哦,您先看看这张卷子。”吕科长将吴佑安的考卷递给了刘院。

        他当然不是故意让领导难堪,刘院虽不是正统临床医生出身,但是自从接任枫叶红医院院长之后,也没少和业务副院长了解医疗业务。

        这份题给他,虽然会做的肯定没多少。

        但吴佑安的这份满分试卷,后面简答和论述题的不凡之处,他却一定看得出来。

        果不其然,刘院眉头一挑:“这小子可以啊,我以为我已经很高看他了,没想到居然还有惊喜。”

        吴佑安这份答案,简答题他答得虽然简洁直接,却并不简单。

        让他写急性左心衰合并慢性阻塞性肺炎、再合并新发肺感染的治疗原则,他倒好,原则写完又直接给出了一套行之有效,且符合指南要求的治疗方案。

        让他写克罗恩病的鉴别诊断,别人都是光写个名字,什么溃疡性结肠炎之类的。

        他还在后面标注出了为什么这些疾病容易和克罗恩病误诊,鉴别要点在哪里……

        最夸张的还是那道论述题。

        前面的诊断、鉴别就不说了。

        进一步化验检查计划这一问。

        简直精准到可怕。

        这种题一般都是只计算得分点的,也就是说,你写了10个化验,只要有1项是确实必须的,就给你1项的分,其他的答错了也不扣分。

        别人都恨不得把知道的化验检查全写上。

        就这样偶尔还有漏的。

        吴佑安则精准的令人发指,完全就是标准答案原版,多一个没用的化验都没有。

        最后一问诊疗计划上,也是把疾病中后期可能出现的并发症什么的,全都考虑了进去,严防死堵个遍。

        连躺时间长了会出现压疮、胃肠蠕动能力下降可能便秘……这些小问题都他娘的写进去了。

        难怪这卷子的空间被他写的满满当当的。

        要不是他都写得很简洁,就这一页纸还未必够用!

        “时间这么紧张,他居然还真写完了这么多。这孩子不错,回头不然安排他到其他科室吧?跟着王铁桶那种人可惜了啊。”刘院长满意的面含微笑道。

        “院长,您说的,有两个问题。”

        “哦?说来听听。”刘火火虽然是风风火火的急脾气,却不是听不进去话的人。

        “首先是,时间对吴佑安来说不算紧张,他20分钟就交卷了。”

        “……”刘院长扭头看向吕科长,确定他没有开玩笑,嘴不自觉的微微张开。

        爽!

        吕科长嘴角偷偷微扬,又连忙控制住了,他特意跑来,就是想看看老刘的这副表情。

        可不能只有自己失态。

        “那第二个问题呢?”不愧是见过世面的,刘院比吕科长恢复得快多了。

        吕科长有点意犹未尽,没想到刘院抗性还挺高的,连忙道:“我当时和心内科的郑主任提过,急诊内科有个小孩挺有潜力的,他也动心了。”

        刘院对郑应启还是挺放心的,当初也是他支持自己的政策,把支架、放置起搏器、iabp(主动脉内球囊反搏)等技术引入当时一穷二白的枫叶红医院的。

        “那吴佑安同意去心内科了。”

        “没有,老郑说他直接就给拒了,一点都不拖泥带水。”

        刘院:“……”

        ……

        下午5点,医务科的科员们在下班时间,将第一场理论知识考核的成绩排名,分纸质版和电子版公布了出来。

        纸质版直接贴在了行政楼下面的公告板上,电子版发到了所有员工的oa邮箱。

        “卧槽,黑幕!”

        “没这么玩的,这造假造的也太明显了,你哪怕给他改个99分也行啊?”

        “抗议抗议!玩不起就别玩,给他改成绩算什么?”

        当天不值班的医护人员立刻就炸锅了,随后院里就传遍了。

        院领导为保住面子,或者不正当利益关系,给急诊内科新人吴佑安改成了满分试卷!

        这一谣言传的甚嚣尘上,就差说吴佑安是刘火火失散多年的亲爸爸了……

        除了当事人、院领导和急诊内科的几个人,就没一个人相信这是吴佑安的真实成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