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子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急诊夜班能变动世界线在线阅读 - 第055章 奇怪的李圣宇

第055章 奇怪的李圣宇

        “喂!你疯啦,别打了!”吴佑安见状立刻从后面架起李圣宇的肩就往后拖。

        只是以自己“力体双e”的身体素质,一时根本拽不动他。

        休息室和前面的诊室是相通的,此时接班的正是老张,见状连忙过来帮忙:“嘎哈呢?发啥疯呢?赶紧松开!”

        诊室中的病人此时也是惊得目瞪口呆,白步杰虽然是便装,可李圣宇的白大褂只解开了扣子,此时还披在身上呢。

        他立刻拿出手机录起了视频,诊室外面等着的病人也都扒着窗户往里看。

        事情闹大了……

        “都散开散开!别拍了!”得到消息的保安队长一会儿就带人冲了进来,不由分说将犹自不依不饶的李圣宇和白步杰分开,把二人都带去了保卫科。

        被拖走的白步杰看着实在有些凄惨,李圣宇发起疯来下手太狠,几乎拳拳不离脸。

        这哥们现在人脑袋打成了狗脑袋,青一块紫一块的,鼻子嘴角血还止不住的往下淌。

        眼睛肿的就只剩下一条缝了,也不知是睁着还是闭着……

        这下自己也不用走了,事情闹这么大,没准围观人群里就有人报了警,走了也可能还会被叫回来。

        果然,不一会儿警察便同样到了保卫科。

        吴佑安和老张作为当时在场的人也同样被叫去问话。

        “他们为什么打架?”

        “不知道。”

        “你当时不是和他们在一起吗?”

        “白医生找他的时候我已经要走了,不算在一起。”

        “他们平时有什么过结吗?”

        “我才刚回来,不清楚。”

        ……

        面对询问,自己始终保持一问三不知的最高原则。

        开玩笑,只是打架的话还好,就自己听到的那些内容一旦说出去,事情可就彻底闹大了。

        自己的一面之词恐怕不足以证明白步杰设局坑人,但李圣宇的工作站开出去的药可是有记录的,处方也都是他的亲笔,这个是跑不了的。

        白步杰这个人品也就罢了,怎么样都和自己无关。

        但是到时候李圣宇受到牵连,恐怕丢工作都算轻的吧……

        好在处理事情的警察同志也并没有为难自己,他们平时也常来看个病、查个体什么的。

        如果只是同事之间的寻常口角,最后发展成了打架斗殴,那他们也想大事化小、小事化无。

        最后再和闻讯赶来的王有德、行政值班交涉过后,民警们便要收队了。

        不过临走时还是好心提醒了一句:“我先把他们带去所里了,有人报了警,流程还是要走的。但他们这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不用太担心。但是……

        “我看现场有不少人已经录了像,如果传到网上,引发了舆论关注,问题的性质就变了。你们还是做好准备好一点。”

        王有德千恩万谢的送走了警察,只是人们走后,那脸色立刻阴沉的快要下雨。

        自己犹豫了一下,还是同王有德一起去了主任办公室,锁上门后悄悄告知了他自己听到的事情。

        这种事情怎么处理,自己没有经验,老王一向安全第一,又当了这么多年主任,他应该会有妥善处理的办法。

        “我知道了,回头我会处理。不早了,你先回去吧。”老王听完后脸色更难看了。

        吴佑安才刚离开主任办公室,就听到里面传来稀里哗啦的东西落地声。

        大概是化身为“非凡桌面清理大师”了吧。

        自己也不是不能理解,眼看还一年就退了,居然在自己科里出这么大事,警察都惊动了。

        而且还不知视频会不会流到网上,造成负面影响。

        要知道打人的李圣宇,当时白大褂可还没脱呢。

        一向看他不顺眼,想要找机会换掉他的刘院长,又怎么可能放过这么好的机会。

        但事已至此,自己也做不了什么,只能回去等消息了。

        ……

        一夜无话。

        第二天上午,院领导班子就已经做出了处理决定,通过oa系统发给了全院。

        简单说就是:主任王有德免职调岗,李圣宇、白步杰开除。

        收到这种消息,自己心里还是有些别扭。

        明明前两天还在一起嘻嘻哈哈,说好了有机会要请客吃饭的主任同事,怎么忽然间就变成了这样呢?

        正心烦意乱的吴佑安,忽然接到了李圣宇的电话,接通后立刻抢先问出声:“喂?怎么回事,怎么就直接开除了?有没有我能帮忙的,还有转机不?”

        他没问当时李圣宇为什么打人,更没有说对方这样有多不冷静、多不明智。

        这种马后炮的风凉话,说了也没有任何意义。

        真当对方是朋友,能帮便帮一把也就是了。

        李圣宇似乎是没想到自己会这么说,沉默了好一会儿,才呼出一口气道:“谢了,有你这句话就行了。不说那些了,我打电话是想和你说点别的。”

        “都这时候了,还说什么别的?”

        此时电话里,李圣宇的声音倒好像是真的看开了:“怎么说咱们也搭档快一个月了,也算配合默契,我觉得和你也挺合得来的。除了上次给你的那本工作笔记,我衣柜里还有一本做各类操作的小技巧和心得,你回头也找老王要钥匙拿了吧,送你了。

        “之后可能会有陌生人打电话、或者亲自找你打听我的情况,你就说不知道就行了。至于他们到时说什么,你不用在意,都是骗你的,肯定不敢把你怎么样。”

        ?

        这发言听着怎么这么危险。

        “你要干什么?怎么还一副交代后事的样子,不至于啊,最多不就是拘你几天嘛,犯不上逃啊。就算工作没了,凭你的本事再找一家也就是了,医师资格又没吊销!”

        “你想多了,我没想逃,不过拘留结束之后,我确实不能再呆在这边了。本来还想着回头哪天和你聊聊这件事的,现在也不必了。有缘再见吧,先这样了,我这还是人家警察同志破例让打的电话,不能让人家为难。”

        说罢他就挂了电话,听得自己一头雾水。

        这都哪跟哪啊?

        ……

        心不在焉的过完了白天,又到了自己上急诊夜班的时间。

        一周没上夜班,有一种久违的感觉。

        站在急诊门口,他忍不住想,这次世界线变动之后,要是这件事也能发生变化就好了。

        可惜以往变化的都是和病人直接相关的事情,以及自己的运气,对其他不相干的人和事根本看不出影响。

        多想无益,先进去吧,这次的病人如果治愈,空间权限就能升级了,到时或许会有新的变化也说不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