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子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急诊夜班能变动世界线在线阅读 - 第058章 惊变

第058章 惊变

        17:30

        吴佑安再次来到了枫叶红医院的急诊门前,心中稍微有些忐忑。

        那个空间,应该不会治疗失败一次就彻底消失吧?

        直接告诉自己不太可能,但还是忍不住心里有点嘀咕。

        “怎么了吴大夫,不进去吗?”在门口犹豫的时间久了一点,遇到了上次一起考试的心内科医生。

        “哦,没什么,走吧。”

        “说起来,你们科怎么出了那么大的事?现在院里连全员比武的结果都顾不上发布了,行政科室好像都在忙这件事啊。”

        “具体情况我也不太清楚。”

        “看不出来李大夫平时那么酷的一个人,居然也有这么火爆的……”

        二人踏入急诊大门的一瞬间。

        心内科医生的话戛然而止,连带着他整个人也一并消失了。

        不过现在自己已经知道,消失的不是他,反倒是自己跨越时空来到了这里。

        还是熟悉的感觉,不过角落中那些现实没有的绿植,这次已经全都消失了。

        至此差不多可以肯定,之前的治疗确实失败了。

        运气变差、空间的环境倒退。

        就是不知道,一会儿出现的病人还会不会是白飞劲。

        如果换了别人,那么自己或许就永远到达不了“白飞劲没有死”的那条世界线了……

        但愿不会如此吧。

        ……

        同一时间,11月9号的晚上17:30。

        枫叶红镇的镇东派出所,李圣宇和白步杰已经被王有德从局子里捞了出来。

        平时也算熟悉了,也没有造成太严重的后果,最后只对他们罚款了事,并没送去拘留。

        三人走在路上,一时无言。

        两个被院里写好材料报区里等批复了,批复一下来,就算正式开除了。

        在诊室当众打架,还被病人录了视频传到了网上。

        今天白天视频的热度已经越来越高了。

        这种情况下区里不可能不批,他们二人的饭碗肯定是丢了。

        王有德因为这件事被院长抓住把柄,从急诊科主任的位置上撤了下来,也是无话可说。

        虽然院里仍没有好的人选接手急诊内科,但发生了这种事,区里肯定会同意再次从市里引进人才的。

        短则一周,迟则半月,应该就能找到人。

        这也是刘院如此果断的底气,这和他因为自己的原因撤掉王有德可不一样。

        至于李、白二人的缺就更好办了,从住院部调俩人下来先顶一阵就是了。

        三人一夜之间就成了loser三人组,自然没什么心情说话。

        正无言的走向王有德的车,白步杰忽然电话响起。

        “喂?”电话中似乎有微弱的哭喊声传出,只是老王和李圣宇也各有心事,都没注意。

        “抱歉,稍微等我会儿。”白步杰立刻捂住手机往旁边走了几步。

        待听清了对方说的话,白步杰双眼瞬间睁大,握着手机的手绷紧,手背上青筋暴突。

        不过马上又恢复了平静,只是眼中似乎少了一些光彩。

        一言不发的挂断电话,他走了回来。

        此时脸上已经换上了一副非常后悔、惭愧的表情。

        “老王,圣宇,是我姓白的对不起你们。呜呜……”他忽然噗通一下跪在了地上,嚎啕大哭。

        老王和李圣宇神色漠然。

        大家都不是小孩子了,事已至此,多说何益?

        白步杰这一手,破坏了王、李二人各自最重要的人生计划。

        道歉要是有用,还要杀手做什么?

        “先走吧,我还有事要处理,没工夫在这看你表演。”平时一贯以老好人形象示人的王有德,这时也是神色冰冷,语气低沉。

        “呜呜……”收住了哭声,还在抽噎的老白抬起头扇了自己一个大嘴巴,“是,之前是我鬼迷了心窍。虽然我也有不得已的原因,但你们不能原谅我,我也没什么话说。不过现在‘药’还飘在外面,咱总要在事情发展到更糟之前追回来啊。”

        王、李二人脸色一变。

        李圣宇皱眉道:“你装个屁啊,药不是在你手里吗?”

        对他的恶言恶语,老白也不在意,一脸愧疚似乎是真的悔过了:“嗨!那玩意我哪敢留在自己手里啊?之前我用快递盒子把它封了起来,假装是别的东西存在了发小那。结果……结果他居然打开了,发现是ma啡之后,现在反过来勒索我,我又不能报警……

        “我知道之前是我不对,但现在这事,咱总要商量出个办法来。真出事了,老王那时候是科主任,咱们三个谁都跑不了啊。”

        王有德眼睛一瞪:“还不都是你他妈搞出来的事情!现在还有脸找我们?”

        “我知道,我知道都是我错,但现在我真是没办法了。你们也不想事情闹大吧?”

        王、李二人对视一眼,杀了老白的心都有,可又确实没办法,眼下还真得和他坐下来商量商量。想个办法把药拿到手,再找个冠冕堂皇的理由还回药库去。

        见他们表情松动,老白赶紧一骨碌爬起来:“走走,这里不适合说话,这离我家近,先去我那吧。我媳妇陪着我儿子在医院呢,今晚不在家。”

        说到儿子的时候,他的手忍不住又暗暗攥成了拳头,嘴角忍不住一阵抽搐。

        只是如此细微的变化,心思复杂的王李二人自然是没注意到。

        三人一路驱车到了白步杰家中。

        一进门另外二人就忍不住眉头紧锁。

        “靠,你这怎么搞的,天天喝多少?也不怕把自己喝死!”

        老白家中乱的像猪窝,还净是空酒瓶子。

        他尴尬的大致收拾了一下:“嗨,最近心烦……你们先坐吧,我去找点吃的,咱对付一口。”

        “不用了。”二人哪有心情吃东西?

        “要的要的,事儿再大,也不能饿着肚子说啊。”

        二人在客厅落座,老白在厨房一阵翻翻找找。

        不一会儿拿着一碟花生米,和酱牛肉过来了。

        胳肢窝还夹着一瓶二锅头。

        “不好意思,家里只有下酒菜……”

        “行了,快说正事吧!”

        老白也不管二人吃不吃,自顾自的把东西摆好,又拿了三个杯子来。

        给二人和自己先满上,随后端起杯:“我错的太多……先敬你们一杯,都在酒里了。喝完咱就说正事。”

        他仰头一饮而尽,抹了把嘴,眼睛有些红了。

        随后低下头嘟囔着:“圣宇啊,你知道……我……”

        他声音越来越小,其他二人都听不清楚他在说什么。

        靠,这家伙不会一杯就倒吧?那还说个鸡毛正事儿。

        “喂,你他妈还行不行……”

        李圣宇往老白那边探过身去,想推他一把,却没想到老白猛地抬起头,表情狰狞,双目因为充血变得赤红。

        红的像个恶魔。

        他猛然从背后抽出刚刚在厨房藏得菜刀,寒光乍现,就往李圣宇的脖子削了过来!

        李圣宇看到他的表情就下意识的觉得不对,只是事情实在太突然了,他还没来的及反应,就感觉脖颈间一凉……

        疼痛的感觉一时还没有传来,鲜血已经先一步喷溅出来。

        桌上、地上、房顶上血红一片,也喷了老白一头一脸,浴血的他更显恐怖。

        看着捂着脖子只能发出“呵呵”声倒地的李圣宇,白步杰发出了一阵阵癫狂的大笑:“哈哈,哈哈哈哈……我儿子死了,你们也都别想活!谁他妈都别活了!”

        说着便持刀扑向了吓傻的王有德。

        早已发福,体力差得一批的老王,又哪里是手持凶器的白步杰对手?

        一时间,这间屋子变成了人间炼狱,甚至大门下面的缝隙里,都开始渗出了行红的鲜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