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子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急诊夜班能变动世界线在线阅读 - 第62章 吴佑安的家计

第62章 吴佑安的家计

        “另外,在这次全院练兵比武中,内科系统的吴佑安吴医生表现格外突出,这一点相信大家有目共睹。

        “而且吴医生虽然规培回来后参加医院工作尚短,患者满意度调查参与率、好评率却很高!短时间内两次收到家属送来的感谢信和锦旗。

        “希望各位年轻医生要以吴医生为榜样,继续努力提高业务能力。下面请吴医生给大家讲几句,大家欢迎!来,小吴,有什么经验的话也可以给大家分享分享。”

        这次和表彰大会时不同,大家的掌声要热烈的多。

        一些人是真的有点佩服这个年轻医生,比武表现大家都看在眼里,只是……这样想的人大部分是年轻女性,单身。

        其他人嘛,摆明了吴佑安是院长红人,巴结不巴结因人而异,至少没必要得罪他。

        又不是谁都像那位急诊外科于大夫一般蠢。

        刘院长将话筒递给了正在计算自己存款,还有本月花呗欠款的吴佑安。

        接过话筒的吴佑安倒是没太过恐慌,从刚刚被叫上台他就知道会有这一出,已经默默做了半天心里建设了。

        而且多亏刘院长又臭又长的讲话习惯,现在他已经基本适应在台上的感觉了——把台下的人都想象成油条之后,就缓解了一点。

        “咳咳……我觉得这个比武练兵活动,还是非常好的。”

        吴佑安一句话说完,刘大院长脸上立刻浮现满意的微笑。

        这话他可太爱听了,这小子真的是越看越一表人才,前途无量。

        回头和他谈谈,调到更有前途的科室。

        吴佑安继续道:“毕竟有奖金。”

        嗯?刘大院长感觉话的走向似乎不太对劲。

        “要是再多点,这个活动就更好了。”

        台下的油条们立刻笑了起来。

        只是这么一笑,“油条”的想象被打破了。

        紧张感再次支配了吴佑安。

        “经验……就多看、多学、多练,没别的了。”

        吴佑安说完就把话筒递回了表情尴尬的刘院长,直接下台去了。

        走回自己的位置坐下,旁边的王有德忽然笑道:“我还以为你小子突然开窍,知道拍拍领导马屁了呢。结果你光提奖金,一点不提比武的意义,可是真敢说啊。”

        老张却一拍吴佑安的肩膀:“小吴一看就是实诚人,跟咱对路。”

        ……

        经此一事,吴佑安算是彻底成为了枫叶红医院的风云人物。

        羡慕佩服的、嫉妒发酸的、事不关己的……

        小小一家医院便像是社会的缩影,什么样的人都有。

        不过大多数人都有一个共同的想法,那就是没事不要招惹这个风头正劲的红人。

        事实上除了刚刚没管住嘴,欠缺了亿点职场智慧的于大夫,也没人打算招惹吴佑安。

        这对他来说无疑是个好消息。

        当然他眼下最关心的并不是这些。

        会议结束,众人从会议室出来。

        “话说,咱们什么时候发工资?”吴佑安双眼放光的盯着王有德。

        对钱的欲望,他从以前就很强烈。

        毕竟那时候厄运缠身,一个不小心就可能死于非命,就想着给父母多留下些钱也好。

        现在虽然转运了,但孔方兄这么可爱,谁又忍心拒绝呢?

        王有德奇怪的看向吴佑安:“我之前没和你说过吗?每月十号,也就是今天,就是发工资的日子。估计晚上六七点钟到账,到时你查一下自己的银行卡就知道了。”

        今天?

        这是个好消息,可比什么“大家的榜样”实惠多了。

        “佑安,大恩不言谢,以后有用得上我老白的地方,一句话的事。”众人分手前,老白正色道,“我先去总医院那边陪老婆孩子了,改天请大伙吃饭啊。”

        “不是,你先等等。”老张一把拽住了这就要走的老白,一脸疑惑,“你这咋跟脱胎换骨似的呢?脑白金吃多了啊?大恩又是咋回事?”

        面对老对头的调侃,老白也不生气:“要不是佑安提前看出来我儿子可能会得急进性肾小球肾炎,早早就帮忙联系安排他住院,可能现在我已经崩溃了。

        “说实话,要是我儿子真到了需要换肾的地步,没准我会找你们有钱的敲诈勒索也说不定……”

        “那肯定勒索不到我身上,有点钱我都洗大澡造没了。”老张接茬道。

        “哈哈哈哈……”众人一起哈哈大笑,并没有谁觉得老白说的是真心话。

        包括此时的老白自己,也不觉得他会做那种事情。

        笑过他又叹了口气道:“经过这么大的事,我是真的想通了。以前看谁都不顺眼,却从来不知道看看自己什么样。佑安就像面镜子,照得我跟小丑一样……惭愧啊。好了,不多说了,我先走了。”

        说着他便脚步轻快的小跑离开了。

        “啧啧啧,要说还有什么事能让我比现在更惊讶,那恐怕就是王主任开科会总结发言的时候,不再提安全第一了。”

        王有德故意重重咳嗽一声:“我还在这呢!”

        众人又是一阵哄笑,丝毫不怕王有德真的动怒。

        之后又缠着他们又缠着自己问怎么看出的肾炎,只推说是直觉,众人也并未深究。

        毕竟这种没有丝毫前兆的病,如果吴佑安真是有把握才让他去住院的,那就是能让医学界地震的重大发现了。

        那还不赶紧发论文一步登天,在这跟他们胡混个啥……

        ……

        回家的路上,吴佑安又在附近买了一圈刮刮乐彩票,净赚110元。

        似乎随着这第二次的治疗成功,横财运也恢复到了之前的样子。

        即使每个彩票店只买不超过十张,谨慎的吴佑安也不敢每天都敛一圈,他还是怕有人会发现他的特别之处。

        一般都是今天买这几家,明天买那几家。

        电视开奖的体彩福彩什么的,玩法越整越复杂,他上次看了一眼就觉得烦得慌,现在的运气又中不了大奖,也就懒得买了。

        至于除了横财运恢复,其他运气还有没有变化,暂时他还没有头绪。

        回到家的吴佑安正在一边吃外卖,一边盯着手机屏幕——上面啥也没有。

        他在等着工资到账的提示短信。

        24085.18元。

        这两万多块钱就是吴佑安的全部资产了。

        花呗欠款1340元,这差不多就是自己连煤水电在内的每月日常开销了。

        再加上房租1800元,大约三千来块钱的支出。

        他现在规培回来,每月的基本工资提到了四千,还能剩下一千,算上买刮刮乐带来的“稳定收入”,能结余两千多。

        现在就是不知道工资以外的奖金之类能有多少。

        不过说实话,他对枫叶红医院的奖金并不抱太大希望。

        不过这次有活动奖金的加持,数字应该还是相当可观的吧?

        叮咚~

        短信提示音响起,在此时的吴佑安眼中宛如天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