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子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急诊夜班能变动世界线在线阅读 - 第064章 桃花运

第064章 桃花运

        吴佑安租住的这个小区,和老爸老妈那边的截然不同。

        有许多孩子在跑在玩,现在年轻人在郊区买房、市里上班的不在少数。

        毕竟市里房价暂时还是太高,对相当一部分每月只有千把块钱结余的年轻人来说,别提存首付,就算爹妈出首付,能还得起贷款的也不多。

        “出去啊吴大夫?今天不上班?”

        “嗯嗯……”

        “吴大夫,我替米沙坦吃半年了,用不用换换药?会不会有耐药性了啊。”

        “血压还平稳的情况下不要经常换药……”

        不仅热闹许多,人与人之间的距离,也和市里不大一样,这是让吴佑安稍微头痛的地方。

        黑狗“斑秃”终于也从垃圾桶后面,搬到了自行车棚子里,此时正蜷缩在一辆三轮车下面。

        “给你。”

        吴佑安像往常一样熟练的丢出了一根“王中王”火腿肠。

        只是这次不是为了逃跑,也没有刻意丢到太远的地方。

        斑秃抬起头,奇怪的看了自己一眼。

        “吃呗,我要下毒早下了,当初还能容你追我那么久!”吴佑安鄙视的瞪了它一眼。

        也不知这家伙听没听懂自己说什么,站起身走到香肠旁边嗅嗅,就叼起来一口吞了下去。

        “呐,晚上太冷的话,不行就睡这里面。”

        自己将手里拿着的大纸盒子放在了离它大约2米的地方……以前被它追得多了,总感觉下一秒就会冲过来。

        纸盒子里面垫了一些破旧衣服剪成的布,最上面是一块旧绒毯,可以钻进去。

        这也算仁至义尽了。

        家务属性都快负数的自己,可没有养流浪狗的能力。

        “哈!”往手中哈了口气使劲搓搓,手上的冷意缓解了一些。

        正在等公交车的吴佑安,忽然觉得这时候如果有辆车,好像真的不错。

        倒不是公交车里人多会紧张,单纯的人多,却和自己没有交集的话,并不会让吴佑安紧张。

        但有辆车起码不必大冷天的还在外面冻着,一点好处都没有……

        “哎呀!不好意思,我赶时间。”一个双马尾女生撞在了他背上,吴佑安被撞的往前趔趄了两步,倒是没什么大碍。

        那女孩看着像是哪个大学的学生,背着个一看就装不了多少东西的小小双肩包,此时正边看手机,边慌张的跑向一辆停在路边的车。

        洋溢着青春气息的脸上不施粉黛,居然颜值颇高。

        只是被林羽馨洗礼多年的吴佑安抗性更高,并没有觉得有什么太特别的。

        “嗯?”吴佑安一挪脚,感觉似乎踩到了什么东西,捡起一看居然是个皮夹。

        里面还有个身份证,看着应该是刚刚那个女学生掉的吧。

        这状况如果交给被干沉之前的寅子来干,会先暂时放在自己手里等等。

        等到对方正着急,甚至已经绝望的时候,再按照钱包里的身份证等等证件提供的线索找到对方,让她小小的欠自己一个人情。

        当然这只是开始,没人会因为这种事就对别人产生好感。

        而后利用自己的颜值、见识、谈吐,还有最重要的——孔方兄的力量,先从朋友开始相处。

        如果对方有虚荣、见识不广、定力不足等等小破绽,那他有把握不出一周就拿下。

        但对吴佑安而言,眼前的状况该做的选择更加简单。

        见那女孩刚刚打开车门,还没来得及上车,他立即大喊了一嗓子:“喂!刚刚撞我那姑娘!接着!”

        说着前腿提起,右臂后拉蓄力。

        如果是在玩怪物猎人,此时应该能听见吴佑安的右手接连爆出的123段蓄力音效。

        蓄满力之后猛地投出!

        “啊?”半个身子已经进了车的少女,听到呼喊声连忙回过头来,然后就看到一个向她飞过去的皮夹。

        吴佑安曾经最喜欢打篮球,后来又被迫经常丢火腿肠,他对自己的投掷精准度还是非常自信的。

        就是速度稍微快了一点。

        啪!

        “哎呦!”

        飞过去的皮夹无情的呼在了女孩的脸上。

        拍得她连忙捂住鼻子,眼泪都快下来了。

        “神经病啊!”

        气急的女孩捡起皮夹,砰的一声甩上车门,跟着车走了……

        嗯,今天已经做了两件好事。

        吴佑安忍不住在心中为自己的高尚品德点赞。

        然而在他坐公交车时,又有一个容貌姣好,穿着时尚的白领坐在了身边。

        这倒没什么,只是她似乎昨天睡眠非常差,坐那就不停的打呵欠。

        最后终于脑袋一歪,靠在了吴佑安身上睡得十分香甜。

        甚至叫都叫不醒,她居然换了个姿势,把自己一条胳膊搂进怀里,睡得更香了。

        一团主要由脂肪与腺体组织构成的柔软存在,正在挤压着自己的胳膊。

        而手被她一缠,则正好搭到了她肉感十足的腿上。

        面对这种异常,终于发现事情并不简单的吴佑安,立刻做出了他脑中的最优解。

        压眶反应。

        轻轻把另一只手搭上小姐姐的脸,四肢将她的头发轻轻拢起,拇指抚上了她的眉。

        周围乘客们看到这一幕都不禁露出了姨母笑。

        多恩爱的小情侣啊。

        只是下一刻,他们的笑容就都僵在了脸上。

        拇指找准眶上孔,全力一压!

        “啊!疼死我了,你干什么呀!”

        效果立竿见影,压眶反应yyds。

        那女子可没有吴佑安这样的好心情了,但她也发现自己刚刚什么情况了。

        可是就算她不小心靠在对方身上睡着了,至于下手这么狠的把自己弄醒吗?

        他是魔鬼吗?

        一脸怒气却又有点理亏的女人等车一停就下去了,免得尴尬。

        车上的其他人则是一脸惊讶的看着闭目假寐的吴佑安。

        原来不是情侣,可一般人遇到这种事,不是都会等对方自己醒过来,最不济也是等自己下车时再绅士的叫醒对方吗?

        这小伙子不按套路出牌啊……

        闭着眼睛的吴佑安,并不是在睡觉。

        而是觉得这两件事发生的有些蹊跷,实在很难用偶然来解释。

        他本以为有过一次失败的治疗,这次的夜班就只将自己的横财运恢复原状就完事了呢。

        但现在看来,也许还是有提升……大概率是桃花运。

        想到这里,吴佑安有些哭笑不得,桃花运这玩意提升,对自己来说实在不能算是什么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