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子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急诊夜班能变动世界线在线阅读 - 第070章 索敌

第070章 索敌

        “疼多久了?”

        女孩认真回想了一下:“真正疼起来大概3-4个小时吧,但其实之前也有不舒服的感觉,有两三天了,但是不太明显,所以我也没在意。”

        “之前不舒服的感觉具体是什么样的?胸闷憋气?”

        “嗯……有时会有一点,比如晚上或者出去吸凉气的时候。”

        “这次疼起来有缓解的时候吗?还是一直疼?”

        “一直疼。”

        “你小的时候有过先天性心脏病什么的吗?以前有过同样的症状吗?”

        “没有,以前我身体挺好的,我还是学校运动会的短跑冠军呢!”

        从既往史上,确实看不出有什么容易患心脏病的倾向,然而症状上仍不能排除心脏的问题。

        吴佑安指向诊查床:“咱们先做个心电图看看吧。”

        女孩很配合,依言在诊查床上躺下。

        “你现在躺着会觉得比坐着,或者站着的时候更难受吗?”

        “疼的话还好,不过确实比没躺着的时候憋气的感觉要明显一点。”

        吴佑安视野中的心绞痛、急性冠脉综合征等等心脏相关的词条又变得明显了很多。

        但这是基于理智和现有病史得出的结论,直觉上他还是在寻找其他的可能性。

        心电图做好了。

        窦性心动过速,心率108次/分。

        人类心脏正常情况下,都是窦房结的自主节律性最高,所以正常人的心脏都是由窦房结起搏的。

        如果说心脏是整个人体的发动机,那窦房结就是心脏的发动机。

        发动机中的战斗机。

        所以正常搏动的心律,就叫做“窦性心律”。

        而“窦性心动过速”,指的就是节律、波形什么的都没问题,就是单纯的跳得快而已。

        之前出现过的心脏病词条立刻便暗淡了下去。

        至少从心电图上看,女孩并不像是心因性胸痛。

        但窦速依然不正常,她又不是刚做过什么剧烈运动,静息状态下这个心率也太快了点。

        “刚刚做心电图的时候,你紧张吗?”

        再怎么说医者父母心,一个年轻男性医生给年轻女性做心电图,以及心胸方面的检查时,患者都会面临这种尴尬。

        心电图这种事,人手充裕的地方还可以找女医生、女护士代劳,但枫叶红医院显然不是一个人手充裕的地方。

        但其他,诸如心肺听诊之类的事情,假手他人便是不可能的事情了。无论从医疗责任,还是诊疗的完整性来说都不可取。

        不过女孩眨眨眼,很坦然的说道:“不会啊,我没觉得紧张。”

        “真的?”

        女孩笑笑:“当然啦,我骗你干什么。”

        她说的是真话,最开始的时候,要在年轻男医生面前敞胸露怀,虽说是为了治病,她还是难免有些不好意思。

        可面前这个帅气的男医生,在她解衣服的时候都只是在调整心电图机。

        等她躺下,连电极的时候表情神态都非常自然,而且动作干净迅速。

        搞得她都觉得自己像个正在被修理的机器一样,想紧张都紧张不起来了。

        吴佑安见她不像在逞强的样子,眉头不禁蹙起。

        运动、紧张、体温升高是出现窦性心动过速最常见的原因。

        运动自然没有,如果也不是紧张的话,莫非是体温?

        “你先把表夹上。”吴佑安递过去一支体温计。

        女孩乖乖将表夹好。

        吴佑安顺便给她做了心肺听诊。

        心率虽快,但是心音有力,律齐,各个心脏瓣膜的听诊区也没有听到有什么杂音。

        不过肺部听诊却听出了一些问题。

        左肺呼吸音有些低。

        气胸这个诊断,马上压过了心脏疾病的词条,跑到了前面。

        气胸简单说就是肺上面出现破口,气体进入了肺组织与胸壁之间,反过来对肺组织产生了挤压。

        而因为中间多出了这层气体,听诊时自然就觉得呼吸音弱了。

        “你之前受过外伤吗?或者剧烈咳嗽,猛地提举重物之类。”吴佑安问道。

        “没有啊。”

        这就不像了。

        虽然十几岁的年轻人中出现没有任何诱因的自发性气胸也不算少见,可那一般都是明显的瘦长体型,明显到像竹竿儿一样。

        这女孩虽然也不胖不矮,但显然算不上瘦长。

        “一会儿你听我指示,咱们再做个检查。”

        女孩乖巧的点点头。

        吴佑安将双侧手背贴了上去,开始进行双肺触诊。

        女孩的脸一下子红了,呼吸也停顿了一瞬,但是本着对医生的信任没有躲闪,再看看吴佑安清澈的眼神,终于渐渐平复下来。

        “来,说‘一’,说的长一点,尽量保持发音稳定。”

        “一……”女孩照做。

        患者左肺传来的“语颤”,不但如气胸那般减低,反而还稍有增强。

        吴佑安双手交叉,换手又重新做了一次,以免是自己双手感觉的问题。

        但结果依然是左胸语颤增强。

        “体温计拿下来吧。”

        自己接过体温计,37.5℃,低热。

        诊断就像在迷雾笼罩的战场上搜索隐藏埋伏的敌人,只能靠获取的情报一点点缩小范围。

        中间也有可能会走弯路。

        就比如现在,经过问病史、心电图、查体之后,最可能的诊断已经变化几次了。

        现在,肺炎的可能性又上升了。

        并不是所有的肺炎都会有很明显的咳嗽、咳痰,首发胸痛的肺炎,一般炎症的位置都比较靠下,而且贴近胸膜。

        常因炎症对胸膜的刺激而产生疼痛感。

        而对大气道的刺激较少,所以反而咳嗽咳痰的症状不明显。

        只是在肺炎当中,这种情况确实出现的比较少。

        “你有些低热,再结合目前的症状来看,不排除是肺炎。一会儿需要再验个血、查个胸ct。”吴佑安向女孩解释了一下目前的诊疗方向。

        女孩很配合,痛快地点点头:“好。”

        自己心中一阵舒畅的感觉,如果每天的病人全都这么痛快,这么配合,他的工作恐怕轻松一倍不止。

        有些大夫习惯于直接把检查化验都开齐让病人去做。

        但吴佑安只要不是病人在门口堆着几十号,只要有时间,还是倾向于先做普通的相关查体。

        这最多也就耽误几分钟,可是却可能给病人省下几百上千的检查化验费用。

        当然,检查化验的钱最后也到不了医生口袋,他们之所以那么干,并不是想坑病人的钱。

        而是病人实在太多了。

        看的粗,总比看不上要强。

        其实也是无奈。

        不过现在就不存在这个困难了,空间中只有一个病人,而且这次依然没有那个该死的倒计时。

        吴佑安有充足的时间,可以按照自己的步骤思路来。

        不一会儿女孩便拿着血化验的结果回来了,胸ct的影像也通过电子系统传了过来。

        确实是肺炎,但是却比自己想象的严重。

        想想也是,如果不严重,女孩又怎么会出现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