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子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急诊夜班能变动世界线在线阅读 - 第81章 跟踪狂

第81章 跟踪狂

        第二天才刚10:30,李圣宇的电话就打过来了,车已经停在了吴佑安楼下。

        “我说,你用不用来得这么早啊……”被搞了个突然袭击的吴佑安朝他抱怨道。

        “我才想说,你要不要女朋友不在就穿成这个样子啊?”

        自己低头看看身上的衣服,挺常见的休闲装,没穿错啊?

        听他这么说还以为穿着睡衣就出来了呢。

        “我衣服怎么了?没错啊。”

        “这不就是你平时上班总穿的那身吗?!”

        “是啊。”

        李圣宇看着一脸坦然的吴佑安,放弃了:“……算了算了,上车吧,反正那里也没人在意这些。”

        架着不起眼大众驶离小区的二人,却没发现原本停在他楼下的一辆黑色别克也动了起来,不近不远的缀上了他们的车。

        黑别克上,坐在副驾的张天宇打了个大大的哈欠,睡眼惺忪的道:“我说大哥,你是我亲哥行不?拜托你放过我吧,你还能不能更无聊一点啊?特意请了一天假,还说有重要的事,结果居然是来做跟踪狂?”

        驾驶席上的董寅神情专注的盯着前面的大众,生怕跟丢:“你懂个屁,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我这是在搜集情报。”

        “那你拽上我干毛线啊?!”

        “一个人太显眼。”

        “……俩大老爷们就不显眼了?而且我再请假,这月的业绩可就堪忧了啊,nina会喷死我的。”

        “那辆大众,不一般啊。”

        “你好好听人说话啊!”饱含着愤怒的吐了个槽,张天宇就放弃挣扎了。

        钻了牛角尖的董寅,八匹马也拉不回来,他早就深有体会了。

        和这种状态的他去讲道理,那纯粹是和自己过不去。

        他也眯着眼看了一眼前方的大众,但很快就失去了兴趣:“哪不一般了,很平常嘛,桑塔纳?最多也就十万出头吧。不是和你调查的结果一样嘛,穷小子一个,朋友看来也没什么钱的样子。”

        “桑塔纳个锤子啊桑塔纳,你他娘是不是眼瞎?再好好看看!”寅子儒雅随和的与他讨论起来。

        张天宇又盯着看了半天,眼珠子都快瞪成写轮眼了,也没看出朵花来。

        桑塔纳再怎么看,也看不成劳斯莱斯啊?

        “那特么不还一行字呢吗?那是辉腾!”

        “辉腾?”张天宇对车了解不多,迈腾速腾他就知道,辉腾是个啥玩意?

        董寅瞥了他一眼:“早些年大众出的一款豪华车,外形很低调,性能和售价却不一般,后来因为各种原因停产了。十万出头?再翻个将近十倍差不多。”

        “这么叼?”不过张天宇还是不太理解,“开好车不就是为了装逼的吗?这整的跟桑塔纳似的,再贵有什么意思?”

        “也许人家为的就是低调,朋友开得起这种车,他能只是个穷小子?我就知道,他肯定不简单,羽馨绝对不可能会喜欢个一穷二白的基层小医生。”董寅仿佛发现了什么秘密,双眼直放光。

        一旁的张天宇十分无奈,完了,这人已经魔怔了。

        自己与其陪着他瞎浪,还不如哪天找个心理医生给他看看……

        ……

        下车之后,吴佑安越走越觉得熟悉,到地方一看:“这不还是上次那家狗……小店吗?你还真是喜欢这里啊。”

        李圣宇神秘兮兮道:“今天老板有好东西,一般人我可不请他来。”

        自己却没当回事,这地方的菜做的确实不错,不过大冬天的能有什么好东西。

        新送到的大白菜?

        “不会是新送到的大白菜吧。”

        面对自己的玩笑,李圣宇却似乎颇有些惊讶:“真有你的,这都能猜中?”

        吴佑安:“……”

        他这是在“反弹”自己的玩笑吗?可是看他的表情又不像是说笑的样子。

        白菜算啥好东西?还能种出翡翠的来不成。

        走进这间连名字都没有的小店,李圣宇像上次一样朝服务生出示了一张卡片,随后二人便被请了进去。

        今天或许是工作日的原因,小店里面的四张桌子,只坐了一个人。

        就是上次有过一面之缘的那位老大爷。

        上次他那桌好像也只有他自己,一个人也要下馆子,还真有兴致。

        老人一抬头看见自己和李圣宇进来,举起眼前的小酒盅笑道:“小伙子,咱们又见面啦。”

        二人点头致意:“您好。”

        “看来你们也是为了那个来的吧?”老人也神秘兮兮道。

        吴佑安试探着问:“白菜?”

        本以为老爷子会给点不一样的反应,哪知道他酒盅轻轻一顿,笑道:“哈哈,对,就是白菜!”

        说罢便自顾喝酒吃菜,没再多说什么。

        好家伙,原来李圣宇没开玩笑,还真是白菜啊?

        二人落座,李圣宇先开启了话头:“找你帮忙之前,我想先问个事,纯粹是好奇,没别的意思。如果你不想说,就当我没问。”

        见自己点头,他继续道:“昨天那个病人,你为什么没让他住院?”

        他加这么多前提,自己还以为是什么问题,原来是这个事啊。

        吴佑安面色平静的解释道:“他的多脏衰,已经是不可逆的了。即便这次缓解了,过不了多长时间,还会再发作的。

        “把他收住院,除了让他剩下的时间大半在病房度过,再给他的家庭增加许多经济负担之外,没有任何意义。”

        即便是治疗风格偏向激进的吴佑安,起码也知道人力是有限的。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到了这种病入膏肓的地步,已经不是人力能够逆转的了。

        李圣宇愣了片刻又道:“但你就这么让他走了,急诊收容率、病房的床位使用率……

        “这些数据可都是晋升三甲医院需要看的,刘院之前也提过好多次,你不怕他事后找你麻烦?得大领导赏识的机会,可不多啊。”

        吴佑安听完也是一愣,这里面还有那么多事呢?

        不过他并不觉得自己做错了。

        “他要是非那么想,我也没办法。”

        他说出了钢铁直男语录排行榜第一的经典句式。

        李圣宇听完还没来得及说话。

        旁边那位吃饭的老人,却忍不住拍手:“说得好。”

        也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话,二人没有刻意压低声音,却不想老人忽然插话。

        “没事没事,我可能喝多了,高兴。你们别介意。”说完老爷子又对吴佑安举杯道,“小伙子,这杯敬你。”

        自己连忙端起手里的茶水回礼。

        ……

        里边相谈正欢,小店门口的董寅却是郁闷了。

        这个不显山不露水的地方,居然是个小饭馆。

        这也没什么,可门口的服务生居然把自己拦下来了!

        这个连名字都没有的小店,居然是特么会员制的!

        那也不要紧,咱不差钱儿,办一个就是了。

        居然又被告知没有介绍人不予办理。

        董寅立刻意识到了不对劲,但他还没说什么。

        旁边被拉着转了一上午,正一肚子没地方撒的张天宇却忍不了了。

        “怎么?你家开的御膳房啊?靠,咱爷们儿又不是吃饭不给钱,你跟我这装特么什么大尾巴狼啊?”

        寅子一口老血差点没吐出来,早知道不拉他一起来了。

        这个憨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