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子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急诊夜班能变动世界线在线阅读 - 第088章 没病的病(补发)

第088章 没病的病(补发)

        胸痛五项:正常。

        心脏彩超:正常。

        胸ct:正常!

        头ct:正常!

        ……

        吴佑安看着自己开出的检查化验做完的结果,清一色的正常。

        再看看面前这位仍然没有好转,一直处在强烈濒死感中的病人,有些无语。

        “您再查个血气分析吧。”

        说这话的时候,吴佑安自己也有些惭愧。

        这和他平时的诊疗风格完全不同,心肺相关的检查化验,凡是做起来方便,出结果也快的,他几乎给病人查了个遍。

        甚至连脑部也做了检查。

        可就算是这样,仍然是一点线索都没有。

        肺炎、心衰、心梗、心律失常、支气管炎、哮喘、气胸……

        和他症状相关的疾病,被吴佑安一个一个提上议程,又很快一个个被排除。

        绕了一大圈,病人钱花了不少,却还在原地踏步。

        但现在没有别的办法,原因找不出来,就没办法对症下药。

        平喘这件事,不是简单粗暴的给点儿茶碱,开个喘定就完事了的。

        舒张气道的药物,或多或少都会对心率,对心功能产生一些不良影响。

        而治疗心源性喘憋的办法用在肺部疾病上,也会带来问题。

        比如利尿会使肺里的痰液变得粘稠,甚至形成痰痂堵塞气道,造成患者窒息乃至死亡。

        所以只能硬着头皮查下去。

        好在患者还是十分配合的,而且病情似乎也并没有出现明恶化的情况。

        他虚弱的点点头:“好,我相信吴医生你。不过……你能不能先给我用点缓解症状的药?输点液什么的,我再接着查?

        “以前在心脏科看的时候,他们给我输的那种液就挺管事的。”

        吴佑安心中一动:“你以前也犯过这毛病?在心内科查过?查出问题没有?”

        刚才这名病人表现的十分严重,自己优先抢救,倒是没有顾得上仔细询问这患者的既往史。

        “是啊,看过,当时说我就是心肌缺血,输点液就好了。”

        心肌缺血?

        吴佑安拿起手中的心电图,看来看去也是标准的很,完全没有任何一点缺血的迹象。

        要说病人现在已经好转了的话,那倒是有可能。

        心肌缺血发作的时候,t波与st段的变化会比较明显,只要不是严重的狭窄和梗死,那在患者不发做的时候还是有可能完全正常得。

        心肌标志物,也就是心肌酶等血化验,还有心脏彩超也是如此,普通的心绞痛心肌缺血,在患者没有症状的时候查确实有可能正常。

        可是……

        这病人现在的状态,那叫没症状?

        他都快喘成破风箱一样了。

        “你现在比刚刚好点没有?”

        患者皱眉:“吴医生,我都这样了,您就别开……开我玩笑了。我像……呼、呼,像好点的样子吗?而且我现在手脚也开始麻了。”

        这太过不合常理。

        自己有必要查一下他的就诊记录。

        “吴医生,你和我说实话……我……我是不是要死了?”这个看着挺壮实的男人,此时已经快哭出来了。

        “没有,你的生命体征非常正常,化验检查心肺也没什么问题,不会那么轻易就死。你现在先去化验个血气,我看看结果。”

        或许是吴佑安说的非常笃定给了他一些信心,这个男人奇迹般喘得似乎没那么厉害了。

        在家属的搀扶下,去化验血气了。

        自己并没有急着接诊下一个病人,而是快速的查阅起了他的就诊记录。

        这个病人已经不止一次来枫叶红医院看病了。

        从去年的三月份开始,他就断断续续的来看过病。

        也是因为这个症状,但是看病历记载的情况,之前都没有那么严重。

        那个时候他只是觉得胸闷、心慌而已。

        心内科给他下的诊断就是心肌缺血,冠心病打问号。

        他一直找心内科同一个医生看病。

        这位医生叫常鑫。

        已经是年近四十的一位主治医师了。

        吴佑安打开了这个病人之前几次就诊时做得心电图,同样没有任何异常。

        就连当时的心电图室出具的正式报告上面,写的也是正常心电图。

        之前所有的其他化验检查,也和这次一样,没有一个异常的。

        可常医生每次给的诊断都是心肌缺血。

        难道是住院做造影了?所以那位常医生才这么肯定?

        自己又查了他的住院记录,却一无所获。

        再看他之前用过的药。

        并不是治疗心绞痛、心肌缺血、冠心病的一线用药。

        甚至连扩展冠脉血管,改善心脏自身供血的药都不是。

        却是一个昂贵的二线用药,也就是不作为心脏病首选的药。

        这是什么人间迷惑行为?

        如果那位常医生认为他心脏有问题,为什么不使用疗效确切的一线药?

        如果认为没问题,那就连药都不该用。

        单用一个二线药是几个意思?

        正在此时,病人拿着血气的结果也回来了。

        终于,自己终于发现几个有异常的数值了!

        二氧化碳分压18,氧分压165,乳酸4.5……这三个数值最先吸引了吴佑安的注意。

        结合碳酸氢根等其他数值,提示患者目前出现了呼吸性碱中毒、高乳酸血症。

        但他的氧分压却并不低。

        他手脚麻木的感觉,根源就出在这呼吸性碱中毒上面。

        高频率的喘息,造成了患者血液中的二氧化碳分压水平极速下降。

        二氧化碳对人并不是毫无用处的废气。

        它在血液中对维持人体的酸碱平衡,甚至呼吸功能都有重要意义。

        吴佑安在看到这份血气结果的一瞬间,猛然警觉,自己的思维似乎被限制住了。

        他一直只在熟悉的内科领域寻找患者的问题,但谁说喘憋,就一定是内科疾病了?

        如果将“索敌范围”扩大,会不会有新的发现呢?

        随着想法的转变,自己视野中由想象构成的诊断全部打乱,随后开始陆续加入新的诊断,然后开始了重新排列。

        而在新的排列组合中,一个新的诊断以红到发亮的姿态出现在了他的视野中。

        焦虑症。

        物质决定意识。

        每个新时代成长起来的人都无比熟悉这句话,在医学领域也十分具有指导意义。

        这句话的后半句,在日常工作中却不常被验证,但也同等重要。

        意识对物质具有反作用。

        身体器官、组织的病变会引发人的痛苦、担忧、焦虑等等情绪。

        但是,人的情绪对身体就没有影响了吗?

        当然有影响。

        吴佑安的思路一下被打开了,如果这位患者是焦虑症,那么一切就说的通了。

        这种精神疾病的诊断,首先要排除身体的器质性病变。

        而且要确诊的话,需要填写一份复杂的评估量表。

        这是精神科医生的工作。

        但吴佑安还有更简单的办法。

        他以微不可查的细小声音说道:“砸瓦鲁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