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子阁 - 修真小说 - 百度西游在线阅读 - 第204章 踏上寻亲路

第204章 踏上寻亲路

        第204章    踏上寻亲路

        东海县位于洛阳的正东方,众人上了车,由张道陵亲自驾车,打马东行。在车内,金蝉因龙儿玉兰二位美女在旁,老老实实地闭目不语。玉兰也因为金蝉在一起,也是不好意思说话。

        龙儿受到他们二人的感染,又想起被石锁所困的大哥,想着如何找到息壤之阴,也陷入了沉默。

        小黑因为小白没来,感觉无聊,见众人都是沉默,她竟也不发一言,大车之内,竟然是人人沉默,一片寂静。

        过了良久,车外突然刮起了风,吹得车帘不住抖动,金蝉正坐在车门边,忙用手压稳车帘,转头问玉兰道:“玉兰姑娘,龙姑娘,你们冷吗?”

        玉兰听了,忙回话道:“我没事。这车里比年前去五台山暖和多了。上次去五台山她都没事,现在天气一天比一天暖和了,还在车里坐着,我没事的。”

        龙儿道:“我还感觉这里面热的闷的慌呢!等会我替张大哥赶车去。”

        小黑听了,回过神来,立马从钻了出来,钻到张道陵怀中。

        张道陵见她来了,忙回头问问里面人,冷不冷,用不用找地方休息。

        金蝉望了望玉兰,道:“张大哥,冷倒是不冷,就是这一路上有点颠簸,若是前面有店,咱们先休息会吧。”

        “好。”张道陵听了,点头同意。他心想我只想赶路,忘了玉兰姑娘身子薄弱。这土道确实有点颠簸,我看不如在前面安顿,打个合适的地方,将车放下,由我夜间挑着他们前行。可是转念又一想,这东海县远在千里之外,我总是夜间行走,走得时间长了怕是他们也受不了,不如先走几天再说。没准在路上,或许能遇到寻亲的线索。想到这里,他极目远眺,见路尽头处,依稀有一杆杏黄旗在风中摇曳,心想前面是个传舍(饭馆),一般都是前铺后店,我们先到那里歇脚。

        当下他打车前行,来到那旗所在,正是一个传舍,忙刹住车。

        在店里避风的小二见门外来了一辆豪华大车,忙推开门迎了出来。小二一看赶车竟是一道长,不由地一楞,忙上前问道:“这位道爷,是打尖还是住店?”

        张道陵笑道:“都要。安排两间上房,饭菜一会再说。你先给这马儿喂好。”

        “道爷,这车里是何人,有几位啊?”

        “噢,一共四位,有三位姑娘。”

        “啊!这个。道爷,你知道的,官府有规定,若是住店的话,得有腰牌,否则小店会被问罪的。”店小二面露难色的道。

        “好说。”张道陵听了,取出玉兰给他的符节,递与店小二。

        店小二见这符节制作精美,一看就不是寻常之物。忙道了声:“您稍等。”就飞奔入内。

        过了片刻,店小二和一位有四十多岁的年纪,长得矮胖,满脸肥肉的中年男子迎了出来。

        那中年男子一看就是这里的店主。只见他满脸堆笑,一面让店小二勒马,一面笑着将符节还给张道陵。口中连声道:“贵客,里边请。”

        “得勒!”店小二忙上前勒住马。张道陵一面笑着与店主见了礼,一面招呼金蝉他们下车。

        这次出来,除了张道陵还是一身道士打扮外,金蝉则扮作一个农家少年。玉兰和龙儿打扮成两个农家少女,龙儿用易容术变成一个朴实无华的少女,玉兰则在出来前用面纱罩住了面庞,只留下一双眼睛看路。

        小黑也变成一个模样一般小姑娘,也穿上普通的农家子女的衣服,跟在她们后面。等他们一行人下了车后,店小二见这行人衣着普通,可这大车和马却是极好,心中极是奇怪。

        他还在打量玉兰等人,却被店主呵斥,让他快点喂马去。店主本人,则主动上前笑脸相迎,将众人迎进传舍。

        他闻听张道陵要两间上房,笑得脸如开了花一样,连声说有,当下带他们来到后院。这小院不大,后面只有三间正房,两边各是两间厢房。

        张道陵他们走进房中,见里面甚是简陋,根本算不上店主所说的高档上房。但里面还算是整洁。

        张道陵知道女孩子家喜欢清洁,当下吩咐一切用具都用热水洗净后再呈上来用,而女孩子们住的那间,没有招唤,任何人不可进去。

        店主是连声答应,便去安排了。

        张道陵请众人进屋休息,他则又到前面的厨房中,选了几样素菜素饭,亲眼见小二用热水洗去锅中油渍,做好饭菜,这才让小二端到房间,招呼众人一齐用餐。

        众人坐在饭桌上,见四个菜中,有炒白菜和炒蘑菇,还有一大碗豆腐和一大盆米饭。张道陵笑着道:“大家放心吃吧,我看着做的,没有荤腥之物。”

        金蝉听了,甚是感激,张道陵见了,将手一挥,笑道:“不必客气,都是自家人。”

        他们五人中,只有龙儿要了一杯清水,并不吃饭。小黑也只是吃了一小点。玉兰在宫中成天都是锦衣玉食,但来到这里,却是一点都不娇气,吃了一小碗。

        金蝉和张道陵则将大部分饭菜吃了,这店中菜味还行,只是那豆腐做的不太好吃,与耿安氏所做的味道差的远了。

        吃过饭后,收拾完毕,众人坐在一起闲聊。只听龙儿道:“张大哥,咱们一会还上路吗?”

        张道陵道:“我打听了,前方五六十里地才有村庄,今日咱们就住在这里了,下午你陪着玉兰姑娘好好休息吧,前两天咱们先慢慢走,等到合适机会,再由我挑着大伙夜行。”

        “张大哥,我没事的。我也是穷人家的孩子出身,走快点也没事的。”玉兰忙与张道陵说道。

        “要我说呀!这大车走的太慢了,要不咱们晚上咱们就由张大哥挑着我们走得了。等白天咱们再找店休息。这车,就先放在这里得了。”小黑忍不住道。

        张道陵笑道:“我打听了,这一路东行,大多是平地,夜间走,没山形遮掩,易被人发现,而且在洛阳城中,咱们未被神管,应是有缘故的。但是出了洛阳城,这一路上人生地不熟的,咱们就先慢慢行,等到了山多人稀的地方,再由我挑着大家回来。”

        众人一听,原来张道陵想得如此全面,无不点头称是。

        张道陵又望了眼众人,道:“此次出行,不比在家,有诸多不便,大家都不要太拘谨,有什么想法,只管说出来就是。”

        玉兰听了,想了想道:“张大哥,我想问你,咱们到了东海县后,下一步该怎么走?”

        张道陵听了笑道:“我也一直在想这个问题。如果我测算的没错的话,你与东海县有渊源,如果你亲人还在的话,那么按你的样子去寻找,也是未尝不可的。但这样子的话太费时间了。所以我想咱们到了东海,先在那里转转,如果有了线索,咱们再依线索细细查找,若是时间上和人手人不够的话,还可以托当地官府来帮忙查找。”

        玉兰听了张道陵所说十分周全,心中感动,谢道:“张大哥想的十分周全,我听张大哥的安排就是。但是我这事,时间所隔太远,线索又少,我想还是顺其自然吧。这次出来,咱们还是先去拜祭鲧圣吧。”

        张道陵听了点点头,赞道:“玉兰姑娘说的好,咱们就顺其自然而行,至于先做那件事,也是随遇而行。好了,今天我看天气不算是太好,东风大,还带寒气。大伙是第一次出门,咱们先歇息够了,明天天气好了,咱们就早点走。”

        众人依张道陵所说的行事。一夜无话,到了第二日清晨,张道陵早早起来,出门远眺,见东方微青的夜空中,透出一丝鱼肚白,过了片刻,一缕阳光,自云边射出,一轮红日,正欲破云而出。

        “今天可是个好天气。”张道陵打量一番,自语道。他回到客房,却见众人都收拾完毕,小二也将饭菜准备好了。众人吃过饭,便上了车,重新向东而去。

        龙儿在车内坐了会,见外面春风迎面,她耐不住寂寞,便抱了小黑,出来坐在车外的另一侧,与张道陵闲聊。

        张道陵见龙儿出来,也没办法,只得道:“你在外面,也算是抛头露面,要不带上面巾,要不易容,千万不可露出本来面目。”

        “知道了。人家这不变着脸呢吗?”龙儿白了张道陵一眼。

        “外面风大,还带有沙子,你坐一会,还是回去陪玉兰姑娘吧!”张道陵又道。

        “我才不呢,要不你进去歇会吧,我替你赶回车吧。”龙儿想起驾车,兴趣大起,便要伸手夺张道陵手中的马鞭。

        “你给我老实坐着。”张道陵忙将马鞭藏好,对龙儿喝道。

        龙儿吐了吐舌头,见张道陵不肯让自己驾车,可是也不再说让她进车内的话来。心想自己这招以进为退,可真管用。当下没话找话道:“张大哥,今天天气,比昨天可好多了。”

        “是呢!今天是二月二了!”

        “二月二?对了,我出门前见店小二拿着个棍子,在门外敲打着墙壁,口中还念念有词,什么二月二,敲床头、蝎子、蜈蚣不露头。这是什么意思啊!我记着你说过不要大惊小怪的,就没敢问他。”

        张道陵听龙儿这么说,心中感到高兴,当下也不再撵她回去,笑着解释道:“这是我北方的一个风俗,因为二月二这一天,是在二十四节气之一的惊蛰前后,此时各种昆虫包括毒虫的活动开始频繁,为了避免毒虫的伤害,人们举行一些含有驱虫意味的活动,用棍棒敲打墙壁、床炕等,以避蛇蝎、蜈蚣等虫物。不过在我的家乡那里,老百姓俗话说是二月二,龙抬头;大仓满,小仓流”。

        “二月二,龙抬头,这一天怎么和我们龙扯上关系了呢?”龙儿听了,有些不解其意。

        “哈哈,因为过了二月二这一天,春天也慢慢来到了人间,雨水也会多起来。老百姓就认为是天上的龙开始从冬眠中醒来,抬起了头。过此时节,大地返青,春耕从南到北陆续开始。俗语说,春雨贵如油,所以这一天也寄托了人们祈龙赐福、保佑风调雨顺、五谷丰登的强烈愿望。”

        “哎!是这个样子。不过,张大哥,这只是你们盼望的好日子,但是我听哥哥说,行云布雨,都是奉上天之命行事,我们龙那有这种权力。没有上天旨意,我们龙神是连头都不敢抬的。”

        “是啊!经历过这么多事情,我也清楚了许多天界之事。有些事,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像金蝉说的天庭设的“三定”,可是为何天规要定的如此不近人情,我也想不明白,或许等想明白了,才懂得天庭的一片苦心吧。”

        龙儿听了,晒了下嘴角,冷笑道:“一片苦心,我看是一片私心。”

        小黑听了,也钻出小脑袋,附和道:“我看也是。”

        张道陵见了,一瞪眼道:“小黑,你要是这个样子,就不要说话,回车里去,免得被人看见。”

        小黑听了,撇了撇嘴,果然默不作声地钻入车厢去了。

        (本章完)